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符神

点击:
张天师破空而来传下神奇的符箓之术,万年之后地上界五国并立。
邪鬼界、地上界、天上界三界争锋。有亲情有友情有爱情或许还有基情。
阴阳五行符法万年后再现地上界,文子符凭着张天师秘法传承的符箓之术大杀三界,守护忠心为国的世家,打败妄图占领地上界的野心家。

第001章 周言单枪匹马挑世家

洛江城是大哲王朝东部沿海地带的一座小城,今天正是小城三天一次的赶集日子,热热闹闹的街道上忽然传来一阵呼喊声:“快去看啊!被文家灭掉的周家继承人来报仇啦!一个年轻轻的小伙子放出话来,要一人将文家屠尽!”

要说这文家,那可真是了不得,乃是洛江城最顶尖的豪门望族,传承已经数百年,族中符箓师多不胜数,当代族长文定国甚至是九阶的黄级符箓师,只差一步便可跨入蓝级符箓师的行列了。要知道符箓师不仅要看天赋,还要看修炼者自身的意志,黄级虽说是符箓师最低等级,但大部分符箓师也不过停留在黄级五六阶罢了,九阶黄级符箓师已经是洛江城的第一高手了。

十年前的洛江城还有一家百年世家——周家。可惜周家人才凋敝,被文家一番打压,又遭了匪患袭击,最终落得家道断了传承,想不到十年之后的今天,竟然有一位自称周家继承人的少年前来报复。

地上界的人都有看热闹的天性,正在洛江城闲逛的庄汉仆妇们听得这一声喊,一窝蜂似地向那文家涌去,想要看看那周家的继承人到底怎样一人屠尽文家全族。

只见一位身材中等偏矮,穿着一身深蓝道袍的十七八岁的少年轻轻把手中的东西放下,向文家的方向看了一眼,冷冷一笑,自言自语道:“也好,反正只是闲逛,闲着也是闲着,就去看看文家到底怎么被人羞辱好了。”说完抬脚便往西城文家走去,显然对洛江城的环境是极为熟悉。

当这少年来到文家宅邸时,这里早已是人山人海,好奇的百姓将文家巨大的宅邸围了个水泄不通,人们或垫着脚尖,或脚踩高凳向文家里面张望,更有甚者甚至爬上了文家的围墙,骑在墙上一边大呼小叫一边观看里面的战斗情况。

少年虚空画符,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只见在他面前的围观百姓受到了一股不可抗拒的巨大推力,跌跌撞撞的移开一条通道来,少年就这般施施然从人群中的通道穿过,不紧不慢的走到文家大门前停了下来。

“喂……那个好像是文家大少爷吧?三年前不是失踪了吗,怎么现在出现在这里,好像还成了一名符箓师呢。”被少年推开的围观者可不敢对符箓师有任何怨气,只得自认倒霉,有些见过世面的百姓认出了少年的身份来历,颇为自得的向旁边的人说起了文家大少爷的奇特之处。

这文家大少爷名叫文子符,乃是文家嫡长子,出生才半年就能开口说话了,奇的是他开口第一句不是叫爹娘,反而是你妹两个字,而且咬字清晰,发音准确,丝毫不像一般牙牙学语的婴儿那般语音含糊,需要注意听才能听懂。文子符才一岁不到,就已经能跑能跳,三岁就熟读经书,出口成章,时有惊人之语。

见到这般天资出众的少年子弟,文家当然兴奋异常,要知道想要成为一名符箓师,需要的不仅仅是坚定的意志,还有渊博的知识,出众的头脑等等条件。当时方才接任文家家主不久的文定国大喜之下,立即决定下任继承人为文子符,倒是文子符的老爹反而被剥夺了继承权。

所谓少时了了大未必佳,文子符便是典型的例子,他年幼之时聪敏强记,但到了七八岁便渐渐变得平凡起来。更令人失望的是,作为文家继承人,他竟然无法修习文家秘传的符咒之术,一直到他十来岁时,他同父异母的弟弟文子兴强势崛起,以区区五岁稚龄习得符咒之术,成为了文家新的希望之星。

既然嫡传的大少爷无法修习符箓之术,以符箓秘法传家的文家自然不能再让文子符作为继承人,在文子符十岁时,文定国一言而决,夺了文子符的继承权,开始着力培养他的弟弟文子兴。有所谓母凭子贵,文子兴既然成为了文家的希望之星,那他的母亲身份自然水涨船高,由一介侍妾扶为正妻,而文子符的母亲却沦为家中仆役丫鬟婆子冷嘲热讽的对象。

到文子符十四岁那年,也不知他到底受了什么刺激,不声不响的离家出走,就此毫无音讯。文家自然不会为了一个废物子弟大张旗鼓,装模作样的寻了两天不见消息,便再也不提此事,仿佛文子符不曾出现在这世上一般。可怜文子符的母亲,不仅地位被夺,便连爱子也杳无音讯,整日以泪洗面,不过半年,就瘦成了皮包骨头,哪有原来风姿卓越的半点样子。

“这文子符不是不能修习符咒之术的废物吗?怎么现在看来似乎身怀绝技的样子?”旁边另一个对文子符经历知根知底的百姓问道。

“嘘……小声些,若被大少爷听到了,当心打得你皮开肉绽。”一男子撮唇轻嘘一声,生怕那对文子符不敬的话语落到了曾经的废物大少爷耳朵里。

文子符虽然听到了四周百姓的议论声,却是不以为意。他从十年前开始就听着周围仆役鄙视的议论声中长大,尤其到十岁被夺了继承权之后,丫鬟仆妇们更是肆无忌惮,即便当着他的面也是毫无顾忌,若非为了无辜的可怜母亲,他或许早就已经离家出走了。只是这七八年在嘲讽声中长大的日子,将他的意志锻炼得坚毅无比,自然对周围百姓无关痛痒的议论毫不在乎了。

“怎么会是他?”文子符看着文家大院中傲然独立的黑衣少年,心中暗暗赞叹一声好一个翩跹美少年,但那少年他虽然不认识,但进城前两人曾擦肩而过,对于自己无法看清实力的少年,文子符自然印象深刻。那周言生得剑眉星目,唇红齿白,个子高大却并不令人觉得雄壮,尤其是他脸上冰冷傲然的神色,仿佛世间一切都不值得他放在眼中似地。

此刻这美少年前面却是一大群男男女女紧张的戒备着,为首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冷哼道:“无知小儿,居然口出狂言,我文家传承数百年,便是你们周家也是我家的手下败将,如今区区一只漏网之鱼竟敢妄言屠我全家,当真以为我文家无人么!”

美少年周言冷冷一笑,不屑的道:“文定国,若你文家就只有这点实力,那我就真屠尽你文家也无不可。本来我对报仇是没什么兴趣的,可惜我娘临终所托,即便走走过场,你们文家也要拿出点实力才行啊。”

“竖子!口出狂言,待我来教训你!”文定国身后窜出一个身着蓝衫的中年男子来,他从怀中掏出一张黄色符箓,灵力稍一运转,那符箓便熊熊燃烧起来,他双手连连结印,口中念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落雷之术!”(这一句实在太经典了!)霎时便见到周言头上一朵黑云翻滚不休,竟隐隐有轰雷之声。

地上界符箓灵咒分为五系,分别为雷、火、风、水、土五种,这其中又以雷系灵咒攻击力最强,修炼最为困难,一般的黄九阶雷系符箓师,若单论攻击力,比之大多蓝级符箓师的攻击力都要强。传说万年前的圣贤张天师曾以九雷连珠法诛神,由此可见雷系符箓的攻击力了。

“黄五阶的落雷术,不过尔耳罢了!”周言冷冷道,显然并不将头上的灵咒放在眼里,不闪不避的任由那黑云翻滚,一道小指粗细的雷电向他轰了过来,只见那落雷在他身前三寸许的位置激起一阵涟漪,便消散无踪。

那中年男子见着自己最强力的一击竟然毫无效果,不由大吃一惊道:“这怎么可能,我这落雷术虽说只是五阶灵咒,放眼整个洛江城,也没人能够不闪不避的硬接这种攻击!”

周言不屑道:“渣滓就是渣滓,区区五阶的灵咒便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么,果然是井底之蛙!”只见他右手虚空画符,左手连掐印诀,也不见他施念咒语,一个脸盆大小的火球便在他面前形成。他掐诀的左手向那中年男子的方向一指,火球在他心意控制之下,急速飞了过去。

中年男人见那火球向自己飞来,连忙再次掏出一张黄色符纸,想要施法护住自身,但那火球来势实在太快,他方才摸出符纸来,那火球便已经飞到了他面前。变起仓促之间,原本静立在人群前方的文定国一声大喝,劈手一道印诀将那火球险险击飞,保得那中年男子一命。

“你不是他的对手,且先退下!”在文定国的吩咐声中,那中年男子不甘的躬身退回家族中,小心戒备着周言再突起攻击。

“周小友,既然你自己也说对报仇没有兴趣,何不就此揭过,我文家以后定当有求必应!”文定国拱了拱手,嘴里虽然说着示弱的话,但脸上却看不到任何不甘,不满的神色。他方才为了救自己的儿子,运转灵力将周言发出的火球劈开,此刻依旧灵力震荡不息,那一下让他受了一些内伤。

要知道虚空画符掐诀,会大大降低灵咒的威力,即便是目前地上界仅有的五位银符师,也不敢说自己虚空画符施放的灵咒不会有丝毫减弱。他身为洛江城的第一强者,黄九阶的符箓师,一只脚已经踏入了蓝级符箓师的领域,自然知道方才周言这一下不是易与,若周言真的认真起来,只怕文家难逃灭族厄运,因此他才不得不放低了姿态,请求周言放弃复仇的打算,毕竟是做了近二十年的大家族的家主,脸上不露声色这点城府还是有的。

“黄九阶的死老头都低头服软了,这周言只怕至少也是蓝级的实力了!”对自己爷爷的性格一清二楚的文子符暗道。心中暗暗幸灾乐祸文家在劫难逃,那些当初嘲讽自己,欺负自己的小人都难逃一死的命运!

“废物没有资格跟我讲条件,想要我放你们一马也不是不可以,拿出你们的实力来,若是让我高兴了,本少爷就放你们一条生路,蝼蚁!”周言冷冰冰的脸上没有任何神色变化,但说出来的话语却是狂傲异常,要知道文家可是洛江城一霸,符箓师十数位,虽然无法与各大王朝的千年世家相比,但在这洛江城中却从来不曾有人敢将文家说得如此不堪。

饶是以文定国数十年的阅历与城府,也被面前这小小美少年的狂傲给激怒了,文家在洛江城威名素著,他文定国更是被称为洛江城第一高手,这般屡次三番被一个小小少年羞辱嘲讽,说话时便带上了威胁的语气道:“我文定国资质不佳,空活了近六十年,却尚未踏入蓝级符箓师的门槛,但我文家好歹传承数百年,族中珍藏的蓝级符箓多不胜数,我便是拼着一死,越级施放蓝级灵咒,想来你小小年纪,也难逃一死吧!”

哪知周言却仍旧不将文定国的威胁放在心上,冷傲道:“果然是渣滓,自身实力不行,便只能依靠传承了么,你区区一介黄级符箓师,就算你拼了性命放出蓝级灵咒又如何,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听说你们文家有个天才,半岁能开口说你妹,三岁便熟读经书,为何不见他出来?你文家或许便只有他能与我一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