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嗜血神皇

点击:
九州大陆,修炼等级,元阶、士阶、魂阶、紫府、大乘、圆满、武皇、武帝、神皇!
考古实习生赵歌的魂魄,离奇的进入到了一个奇特的世界,更加离奇的是,他考古的一具石棺,进入到他的脑子里一并带了过来,棺中,有着一个神秘的美女,美女又引出一个神秘的世界。
从此,他神速崛起,刻骨铭心的爱情,挥刀快意的恩仇,波澜壮阔的新世界,谱写一曲热血壮丽的修炼战歌。

第001章 穿越成伪娘

“呼……”

从漫长的噩梦中醒来,赵歌努力睁开无比沉重的眼皮,目光扫了扫四周,发现现在的自己,居然正身处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之中,而身为考古实习生的他,顿时惊喜不已。他下意识的就要爬起来考古一番,结果却发现自己浑身都几乎散了架,一点力气都没有,于是他轻叹了一口气,只好作罢。

身子虽然躺在床上无法动弹,赵歌的眼睛中,却闪烁着狂热的光芒,这次发达了,真的发达了,仅仅是桌面上摆放的那个青瓷,那上面的釉色,便是许多大师无论如何都无法仿造出来的。

“咦,难道……这是在故宫?”瞧着房间中的这些颇具考古意义的宝贝,激动不已的赵歌,心中同是却也泛起了一丝疑问,“可是,故宫不是不再允许搞贵族会所了么?”

“可是除了故宫之外,又还有哪里这样古色古香的地方?”

然而就在赵歌疑惑不已之时,赵歌的脑子里,却突然浮现起一名身穿白袍的绝色女子,绝色女子手持一口细长的利剑,正在一座巨大的石拱桥上舞剑。

女子的身段婀娜曼妙,曲线毕露,舞姿优雅流畅,手中的长剑,在她周身开出朵朵璀璨的剑花,人剑合一,美轮美奂。

“她叫东门嫣!”

赵歌的脑子中,一下子就蹦出这个舞剑女子的名字。这令他吃惊不已。

尚未等他来的及去想这到底是什么原因,紧接着,赵歌的脑子里又出现了另一副画面,东门嫣正陪在自己的身边,两人正有说有笑、卿卿我我间,前面却行来了一名英俊的青年男子。行至自己的身边,那青年男子却是突然狰狞一笑,旋即二话不说,便奋力一掌拍在了自己的身上……

……

“啊……”赵歌大叫一声,只觉得脑袋剧痛无比。

“歌儿,你醒了!”

一道带着喜悦的柔美嗓音,随着赵歌的大叫传来,紧接着,一个婀娜的身影,映入了赵歌的视线之中。

这是一个年龄看上去约莫三十来岁左右的女子,身穿淡绿色的裙袍,脸蛋看上去十分的秀美,给人一种婉约柔和的感觉,只是额前那几缕凌乱的青丝,以及那红肿的眸子,却又让她秀美中带着楚楚动人的憔悴。

望着醒来的赵歌,秀美女子的小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喜色,抬起白嫩的纤手轻捧起赵歌的脸庞,关切的问道,“歌儿,你现在怎么样,感觉还好么?”

听得眼前这秀美女子问起自己的身体,赵歌顿时觉得浑身剧痛无比,胸腔内一阵血气翻腾,一口鲜血,差点就此喷了出来。

强压住胸腔中翻腾的血气,赵歌目光忍不住扫了扫桌面上的那个青瓷,冲着眼前的秀美女子轻摇了摇头,无比虚弱的道:“我死还不了,请问,这是……在哪里?我是不是正身在梦中?”

听得赵歌的这话,前面的秀美女子,神色一瞬间呆了,接着两行清泪瞬间便簌簌而落,望着赵歌不知所措的泣道:“我可怜的歌儿啊,天呐,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的脑子给打了吗?这是在天外楼啊!你等等,为娘马上去让嫣儿那丫头来帮你把把脉。”

秀美女子当即转过身,婀娜的身影,转眼间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嫣儿丫头?为娘?天外楼?

待得秀美女子消失之后,赵歌一动不动地趟在床榻上,这一下脑子真的彻底浆糊了,这些都是什么呀?我明明是名实习考古的学生,在考古一口古石棺时发生了意外,现在的自己,就算要躺,也应该躺在医院才对的啊,怎么莫名其妙就躺在了这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还天外楼,为娘,嫣儿丫头,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还有那个叫东门嫣的女子!

还有那英俊男子给自己致命的一掌……

突然,他脑子里仿佛一扇门被打开了,紧接着,另一个人的记忆,如潮水一般的涌了进来。

这里已经不属于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了,这里没有高楼大厦,没有先进的科技,这里,有着属于自己的文明。

这里是一个名叫九州的大陆,和原来的那个世界完全不同,九州大陆崇尚武艺,修炼之风极盛,各大宗派、世家等各种势力屹立如林,即便是在大路上随便遇一个人,都有可能是修炼者。当然,基于资质与勤奋程度的不同,这里的人的修为,也有高低之分。

九州大陆的习武,通常有九个等级,由底至高分为元阶、士阶、魂阶、紫府、大乘、圆满、武皇、武帝、神尊。而每一个等级,又分为三个境界:入门、中境以及至高境。

现在赵歌身处的地方,就是九州大陆大夏帝国的一个宗派之中,这个宗派的名字,就叫做天外楼。

很显然的,赵歌身上发生了一件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前世的赵歌死了,同时时空被莫名其妙的扭曲了,让得他的灵魂传越到了这里,附在了这个世界的一名叫赵歌的身上。

而这个世界的赵歌,也已经死了,和刚才那秀美女子口中的冯少主抢女人,结果被冯少主打死了。

先前记忆中的那名一掌拍死自己的英俊男子,就是冯少主。

而那名先前在一座巨大的石拱桥上舞剑,后来又与自己卿卿我我的东门嫣,就是这具躯体与冯少主争夺的女人。

“居然窝囊的死在了情敌的手上……”赵歌无奈地笑了笑。

通过这个世界的这具身躯的记忆,赵歌得知,方才那名模样秀美婉约的女子,就是这具身躯的娘亲,名叫紫依,这具身躯是她的私生子。

紫依的修为不低,在整个天外楼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但是因为天外楼是个由清一色女子组成的宗派,宗规极严,因此尽管紫依的修为颇高,但是由于有赵歌这个私生子,所以在这天外楼一旧没有半点名分,甚至处处遭人鄙夷。十七年前,赵歌呱呱坠地之时,若不是宗主念在紫依是难得的高手,留在宗中可以提升不少宗派的实力,只怕当时就将紫依处死了。

这十七年来,紫依一直将赵歌视为珍宝,正因为紫依的过分疼爱,让得赵歌几乎成了一个白痴,天天不问修炼,只顾在天外楼的那些女弟子面前耍蛮撒娇,惹得那些女弟子见了他便仿佛见了苍蝇一样,若不是顾忌着紫依的修为高,只怕早就有人一剑将他结果了。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前些日子,赵歌看上了一名叫东门嫣的天外楼女弟子,于是天天对她死缠烂打,人家堂堂的天外楼弟子,又怎么会看上他这个白痴,更可况,人家已经早就心有所属了。

而东门嫣心属的对象,就是冯家的少主冯波天。

“还真是个……脑残!”

感受着这些不堪的记忆,赵歌微扬了扬嘴角,扯出一抹无奈的笑意。事情明摆着,自己的死,是东门嫣与冯波天一起谋划好了的。

通过这具躯体的记忆,赵歌知道冯家颇有些势力,而冯波天自己,也是个魂阶至高境的高手,要干掉他报仇有几分困难,不过,赵歌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整天只知道在那些女弟子面前耍蛮撒娇的赵歌了,以后自己必须努力修炼,争取早日干掉冯波天,为自己报仇。

虽然浑身剧痛无比,但是赵歌知道自己已经不会再死了,他缓缓合上眼睛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修为,顿时无奈地苦笑了起来。

元阶至高境!

这样的修炼境界,在人才济济的天外楼,就同等于废物,这样的一个人,即便是没有那些恶习,天外楼的那帮女弟子也不可能看得上的。

“这具躯体的长相如何?”赵歌抬起手,轻摸了摸陌生的脸颊。虽然不是外貌协会的,但是赵歌还是想到了这个问题。

目光在这古色古香的房间中扫了扫,瞧得不远处的那张红木桌上,摆放着一面打磨成圆形的铜镜。躺在床上攒了一丝力气之后,赵歌努力从床上爬起来,来到铜镜前。而然,当瞧得铜镜中自己的模样,赵歌顿时差点惊叫出声来。

只见一张涂了一层厚厚的胭脂水粉的脸,跃现在了铜镜之中,绯红的脸颊犹若二月的桃花,红润的小嘴娇艳欲滴,魅惑的眼影妩媚无限……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原来赵歌一直没发现,自己的身上,居然穿着一袭粉色的裙袍,模样看上去娘们十足。

“这……天呐,你让我再死一次吧!”望着铜镜中的自己,赵歌悲呼一声。

赵歌万万想不到,这具躯体的前世,居然会是个伪娘,这的确将赵歌恶心到了,仅在铜镜前看了一眼,便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就这形象也想泡妞?没有被男人强行爆菊花,已经是万幸中的万幸了,要改,马上将这万恶的伪娘形象改掉。”

第002章 神秘力量

铜镜中的自己,当真是说花容月貌、倾国倾城一点都不为过,几乎将天外楼的大部分女弟子都比下去了。这样的美貌“女子”行走在天外楼中,不将天外楼的女弟子恶心到才怪。

望着铜镜中倾国倾城的“女子”,赵歌哭笑不得:“要改,现在!马上!”

“歌儿,你怎么起来了?快到床上躺下。”这时,紫依焦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紧接着响起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赵歌回过头去,只见急急赶进来的紫依身后,还跟着两名女子,其中一名的年纪约莫儿十岁左右,一头青丝犹若轻柔的披于那娇巧的香肩上,身穿一袭白色的裙袍,罩住那曼妙的玉躯,显得美丽无双,光洁如玉。

“呃……”

瞧得这名秀美女子,赵歌不由得微微愕然,原来娘亲口中的嫣儿,就是那个与冯波天一起谋杀自己的东门嫣。见她此时竟然来为自己把脉,赵歌的心中,隐隐升起一丝不妙之感。

面对赵歌,东门嫣的眸子中,也是明显掠过一抹慌乱,但是很快又被她压制了下去,神色恢复正常,心中却是微微一叹:“波天哥的那一掌,居然没有将这个废物拍死,实在是太意外了。”

东门嫣身边是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女,一见到这名少女,赵歌的神色再次不着痕迹地呆了呆。自己男扮女装的样子惊艳一世,但是,还是被眼前的这名少女瞬间便比了下去,灵动的眸子,挺直的巧鼻,饱满中带着些许俏皮味道的红润小嘴。水蓝色的袍子裹住那尚有些青涩的身子,一根白色的腰带,束在那盈盈的小蛮腰上,整个人显得俏丽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