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乡村小神棍/极品小神棍

点击:
小小神棍,医卜星相,无所不能!
观气色,断吉凶,寻命理,论祸福……
察气运,定阴阳,看命数,推旺衰……
看张横这个小神棍,如何以草根的身份,游戏权贵,逍遥花间,玩转亿万财富于股掌,尽在《极品小神棍》!

第1章 地铁遭遇

“啊,你这色狼,你想干什么?”

拥挤的地铁车厢里,陡地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尖叫。

张横浑身剧震,猛地惊醒了过来,却被眼前的情形给震呆了。

此时此刻,眼前一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年轻少女,正羞愤交加地指着他在喝叱,四周,无数人充满鄙夷而愤怒的目光,凝注到了他的身上,一个个指指点点着,群情激愤。

“这么年青就不学好,竟然在这地铁里做色狼,真是太不要脸了!”

“是啊,是啊!这种色狼,跟他客气什么,快快报警,叫警察把他抓起来!”

“唉,年青人好好的什么不好学,却学色狼,作孽啊!”

四周指责议论声一片,人们已自动地向旁边退开,硬是在人满为患的地铁车厢里,挤出了一个空间,把张横孤立在了那儿。

“呃,我,我,我……”

望着四周这副情形,张横又惊又急,似是想解释什么。但是,他我我我的我了半天,一时却不知该如何说才好。

张横,一个乡下来城里的打工仔,今年二十二岁,如今在一家生物公司上班。

只是,他做梦也想不到,今天早上乘地铁上班,却会被眼前的这个少女指责为猥亵她的色狼。

他本想为自己辩解几句,但想到刚才的事,张横的神情却是陡地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起来,心中暗呼:“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不错,就在刚才,张横身上确实是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刚上地铁,张横就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母亲告诉他,他的妹妹张秀要订婚了,对象是村里朝百万的儿子朝平安。

“不,这怎么可能,母亲,你是不是搞错了。”

张横顿时被震惊了。

张横自然知道村里朝百万家的儿子朝平安是谁,那是个傻子。二十岁了,还不会说一句完整的话,整天流着口水,村里人都叫他傻子安。

不仅如此,自己的妹妹张秀今年还只有十九岁,刚在读大二。

以傻子安的情况,妹妹阿秀怎么会突然要与他订婚呢?

然而,电话里母亲长长地叹了口气,她说的话更是无奈:我们惹不起朝百万家啊!

张横的脑袋瓜子嗡的一声,一股极度愤怒的情绪刹那充塞了心神,让他悲愤无比。

母亲后来说了些什么,张横已完全听不到了,他的脑海中只回响着母亲的那句话:我们惹不起朝百万家,我们惹不起朝百万家!

而张横也明白了母亲的意思,妹妹是被逼无奈,这才要与傻子安订婚。

“不,不,不行,这绝对不行!妹妹绝不能嫁给傻子安!”

张横的心在怒吼,手却是死死地捏住了胸口的一件挂件。

那是一个核桃木雕镂的挂件,雕的是一尊头上长着独角的怪兽图腾。

也许是用力过猛,那个核桃木挂件,竟然啪地一下被捏碎。

陡地,手指上传来了一阵刺痛,核桃木的碎片,扎破了张横的手指,一缕鲜血,沾染到了上面。

嗡!

脑海轰然一震,一股热流猛然从指间传来,无数的信息也滚滚地灌注到了张横的意识里。

“天巫之种,得天巫之种,受天巫传承!”

一个苍凉而扭涩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无数的影像和符号,如同走马灯般在张横脑海中闪过。

“天巫传承,天巫之道,医卜星相,包罗万象,夺天地造化……”

张横喃喃地念道着意识中灌入的信息,整个人震憾在了当场。

根据这些信息,自己得到了一个叫天巫的传承,其中包括了巫术以及医术和占卜星相之术的许多神奇知识。

也正是在那不可思议的奇异状态下,张横有些手足无措,所以做出了一些无意识的动作,却正好碰触了前面女生身体某些不该碰触的部位,这才会被她认为自己是猥亵她的色狼。

望望四周一个个或愤怒,或惋惜,或幸灾乐祸的人们,再看看面前羞恼交加,愤恨无比的少女,张横的目光落到了自己右手。

右手的手指还流着血迹,破碎的核桃挂件散落了一地。而脑海中那些信息,却依旧是如此的清晰,仿佛它们本来就是自己多年的记忆一样,早就镌刻在自己的意识里。

“难道这是真的,自己刚才真的得到了那个天巫传承?”

张横又惊又疑,心情难以喻意:“可是,现在该怎么办,貌似自己如今成了猥亵少女的色狼。难道自己真的要去局子里呆上一段时间,吃上几天干饭吗?”

更重要的是:一旦自己进了局子关上几天,妹妹阿秀下周与傻子安订婚的事,岂不是要落实,阿秀这不是掉入了火坑!

怎么办?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张横急得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地流了下来。

第2章 天巫透视眼

嗡!

正心急如焚,突然眼前一阵模糊,面前的那个少女变得朦胧起来,她的身周象是突然笼罩了一层光氲,整个人如梦如幻般的不真实。

“呃,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一怔,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他下意识地望向了四周。

但是,四周的那些人,此刻也全部变得虚幻一片,每个人的身上,竟然也全似笼罩了一层光氲,光怪陆离。

不仅如此,隐隐约约的,还可以看到这些人骨架的轮廓,很是诡异。

张横的嘴顿时张成了蛤蟆,一时愣在了当场。

正有些不知所措,脑海又是一震,一段信息再次传来。

“天巫之眼,明察天地气象,洞悉万物气运,断吉凶,辩祸福……”

张横喃喃着,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原来这是得到了天巫传承,小爷开启了天巫之眼。”

张横终于明白了自己眼前这诡异的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是获得了天巫传承之后,自己所获得的一项异能……天巫之眼。

按照信息的提示,天巫之眼可以察看天地万象的气运,从而明白吉凶,判断祸福。

万事万物都有气运,普通人自然无法看到气运的存在。但是,在天巫之眼下,气运却是纤毫毕现。

就以眼前的情形来说,那些人身上笼罩着的光氲,就是这些人各自所拥有的气运。

“啊,让一让,让一让,乘警来了!”

这个时候,车厢里又是一阵骚动,车厢一端的通道里,一名列车员和一名乘警从人群里挤了过来。

显然,刚才已是有人通知了乘警,现在却是赶过来处理这里的事情了。

张横的心神陡然一震,也立刻从那诡异的状态中惊醒。

望望那边挤过来的乘警,再看看四周群情激愤的人群,张横心中陡地一凛,知道自己再不采取措施,只怕真的要去局子里喝咖啡了。

“不,小姐,你搞错了,刚才我没有对你做什么,我是个中医,我只是发现你身上有问题。”

张横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连忙转向了那名少女:“你身上这个部位是不是有黄豆大小的一个红斑。”

张横手指指向了少女左边胸口的部位,大声地道。

“啊!”

那少女原本被张横那句他是中医给怔了一下,但是,张横后面那句你那个部位是不是有一粒黄豆大小的红斑,却是让它象受惊的兔子一样,几乎跳起来,整个人更是一下子双臂紧紧地抱住了胸前,用包包死死地护住了胸口。

张横所说的那个部位,正是她的胸口。

少女自然知道,自己的胸口确实是生有一个黄豆大小的红班。

但是,这却是让她陡然意识到,貌似眼前的这只色狼,不仅趁着人多摸了她,还偷窥了她的隐私部位。

不是吗?她胸口有一枚黄豆大小的红班,如果不是偷窥了她,这色狼是如何知道的?

不仅是她,旁边的人也顿时喧哗一片,许多人再次叫骂起来:“啊呀,这个家伙太不要脸了,偷窥了人家,竟然还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还怕别人不知道,真是太不要脸了,太嚣张了,现在的色狼都这么牛吗?”

“呃!”

张横一怔,脸色也刹那涨得通红。

他也猛然意识到了,刚才自己的那句话,确实是有些出格了。

但是,此刻话已出口,要想收回来已是绝无可能,张横也只好硬着头皮再说下去了。

“啊呀,你们不要误会,我真的不是偷窥了她,而是从她的气色上看出来的。”

张横现在也只有睁着眼说起了瞎话:“你们应该知道,中医有望闻问切,我就是从望气这一项,看出了这位小姐身上有问题。”

说着,也不等旁边众人的反应,再次转向了那位少女:“这位小姐,你的那个红斑,平时不痛不痒,也没什么感觉,但是,你要是来了例假,那个红斑就会又痛又痒,甚至心脏也会时时地绞痛,对不对。”

“还有,你曾到许多医院去看过,有医生当这红斑是红斑狼疮给治。”

张横继续道:“可是,治到现在,也不见有任何的见效。其实,你的这个红斑不是什么红斑狼疮,而是一种怪疾。”

张横喋喋地说着,对面的少女神情却是越来越古怪。

原本,当张横说到她来例假的时候,少女又羞又急,还以为眼前的这个色狼又要胡说八道羞辱她了。

但是,当听到张横后面的话,少女的神情陡地一僵,脸上也猛地露出了惊骇的神色:“啊,你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