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风流小农民(有烟的幸福男人)

点击:
悲催小农民恋上都市富二代的妖娆女友。没钱,没权,没地位,那只能凭借俺擎天之术,让她疯狂,让她爱上我! 土生土长在农村,我的伟大理想就是把农村改造成我的后宫,关进满园春光。 把上流社会改造成老子的厕所,别跟我提你们多有钱,你们多有文化教养! 这是一部风流而不下流,就算是下流也不是很下流,就算是很下流也不会非常下流的农村小伙翻身的风流故事!

第一章:村里的寡妇都喜欢我

俺们村儿可是远近闻名的寡妇村儿,别看村儿只有百十来户,光就是三十五岁以下的寡妇就有十几二十家。夹答列伤

隔壁邻居张小花,今年才二十六,病死了丈夫。村西头的刘月月,今年才二十一啊,刚结婚第二天早晨丈夫就死在床上了,医院一检查,说是什么劳累过度!还有村口的韩梦,三十出头,如狼似虎!死了丈夫晚上孤独……

这其中还有俺嫂子刘翠翠,这还要从五年前说起,俺哥许大多跟嫂子结婚后这就出城打工了,大哥一走这就是五年,期间一个电话也没有打,就像是彻底的失踪了一样,因为走得急,也没有给老许家留个种,这一晃就是五年,眼看着嫂子就要进ru寡妇军了,许二多的心甚是担忧……

就是因为寡妇多,俺们村村长的位置可是一个宝座,感情跟在女儿国的皇帝一样,寡妇为了生活也能被潜规则!

好在目前为止俺许二多的老爸许全有是这村儿的村长,寡妇有啥事,还是需要找我许二多……不过俺许二多还是特别中意嫂子,大家不要误会,俺许二多只是中意嫂子做的饭,心中也有点担心嫂子晚上会不会寂寞什么的……

“妹子……”

“你叫谁妹子呢……”

寡妇韩梦瞪着眼,有点不乐意的从许二多的大腿上站了起来。

许二多咽了咽口水,韩梦就像一头狼,一头漂亮的母狼,虽然她比自己大了将近十岁,可是韩梦确实村里出了名的肥臀美人儿,身材虽有些高大,却很匀称,完美的大S身形,虽然带着一些农村的朴素,可却是一个十足的美人儿,只不过就是脾气有些热了点,村里的野汉子都想把这一匹上等的烈马服服帖帖的征服在胯下,开以显自己男人的威严与实力,当然许二多也想,尤其的想。

许二多看着韩梦的表情,嘿嘿笑着搓了搓手,只能暂时用软话说道:

“别!姐,梦姐,别生气,我这都叫习惯了,来坐,别客气”

许二多又重新让韩梦坐在了腿上,双手也搭在了韩梦的大腿上,不时的在轻柔一下。

“那事儿你跟你爸说了吗?”

“这个你就放心吧,低保的事儿都差不多了,三两个月就下来了,可你当初答应我的事儿你也没有办啊”

“你急什么,过两天我去县城,你想来就跟着来吧”

韩梦白了许二多一眼,站了起来,扭身就走,许二多一听这话,顿时春心荡漾的嘿嘿一笑,有一手“啪”的打在韩梦的肥臀上,这小骚hu?去县城还能有啥事儿,看那自己不出几天就要成为村里的真男人了!

一想起韩梦的身材,许二多的哈喇子都快流了下来。

今年闹了旱灾,田里的庄稼眼看着就没了收成,这农村人一年的收入可都在这庄稼上呢,村长许全有坐在大门口抽着旱烟,嘴里还在望着老天谩骂着!

“爸!依我看啊,这旱灾是不可避免滴,我现在倒是有个好想法啊!”

许二多走过来,郑重其事的说了一声。

许全有白了许二多一眼:

“你个兔崽子能有什么办法让老天下雨,别给我出些什么歪门邪道的”

许二多摇了摇头:

“爸!我实话跟您说吧,我在县城里认识一个黄半仙,那黄半仙那叫一个厉害,算命祈雨,占卜算卦那叫一绝,人称黄半仙,甚至有京城那边儿的大身份大背景的人都来找黄半仙算上一卦,可黄半仙有个规矩,只给有缘人算啊,还好您儿子我是黄半仙的故交,也算是个有缘人,我请黄半仙来为我们村儿做法事祈雨一场,这旱灾不就是过了嘛……”

“滚犊子,你不知道老子从来都不信这玩意儿的!我怎么不知道你还认识一个什么黄半仙!”

“爸!你可想好了,有句话说得好,只要有一分的希望,也要用十分的努力去争取啊!爸,你身为一村子长,村儿里那么多良田很可能就是因为你的一句话而全部死在田里啊!爸,我身为您的儿子,不想让你成为千古罪人,这才好言相劝的啊!爸啊……”

许二多像是在哭忠一样,一句一个感叹,一句一个悲愤,终于让许全有的心动摇了:

“那你个兔崽子就帮我把那什么黄半仙请来吧”

“可是爸,请黄半仙友情价差不多也要五千”

“这个我知道,你先去把黄半仙请来我在给钱!”

“可是爸,我去县城找黄半仙也要钱啊”

“多少?”

“一千吧!”

“什么?”

许全有眼珠子一瞪,站了起来,看着许二多:

“一千!老子十块钱借头驴去县城能跑个来回,你敢问我要一千?”

许二多摇头故作严肃的叹道:

“爸!你也知道,黄半仙那可是半个仙人啊,虽然我与他是故交,可是就是因为是故交所以见面礼轻了也不合适,你说是这个理儿吧”

“哼……要真的是半个仙人,那就没有这么俗,只有五百,爱要不要,不要拉倒!”

许全有有些生气的甩给了许二多五百块,这一个农村老汉,虽然是个村长可五百块钱也不是一个小数。夹答列伤

许二多拿了五百块,虽然面儿上时无奈的点头答应,可心里却早已笑的春心荡漾:

“爸!这也行,那你就在家等着吧,我这就去把我的老友黄半仙给你请来,下雨是必须的啊!”

把钱揣进口袋,许二多这就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可许二多没有去什么县城,而是直接来到了村西头刘月月寡妇家的墙头外。

站在墙头外,许二多想探头先看看院里有没有人,刘月月的婆婆张婶儿也是一个寡妇,可张婶贞洁精神非常好,居然能守寡三十来年,现在刘月月撞到了这么一个婆婆,二人共同照顾着一个四岁的妮儿也是苦了刘月月了,让刘月月更苦恼的是婆婆居然都要管着自己跟村子的汉子说话都不能太久,自己今年可才二十刚出头,要是就这样过一辈子,那还不如真的早点死了算了。

可刘月月天生骨子里就带着叛逆劲儿,没嫁过来的时候亲娘都管不了,何况还是婆婆。

“小婷婷……”

许二多躲在柴堆里,冲着门口正在独自玩耍的小妮儿叫了一声,又拿着手中的棒棒糖挥舞一下。

那门口可爱的妮儿认得许二多,许二多也不下于十次拿着棒棒糖来这样贿赂小婷婷。

也没有说话,小婷婷拿了棒棒糖就进了屋!

到屋里寡妇刘月月二话没说,心里就明白了,这就像是一个地下党的接头暗号一样,一看这女儿从外面拿了一个棒棒糖,就知道这棒棒糖是许二多的!

“娘……俺去村口买包盐啊!”

“嗯去吧……”

刘月月擦了擦手,这就带着一抹微笑走了出去,转身到了柴堆前,这麦秆柴堆很大,刘月月也是一个高手,他来那柴火都是从中间掏,慢慢的这柴火就被刘月月掏出了一个大洞,而这大洞以后就成了她跟许二多的秘密会点。

刘月月看四周没人过,弯腰就进了柴堆洞里,许二多就在洞内等着刘月月。

看刘月月进来,许二多话都没说,直接就忍不住扑了过来,把刘月月按在身下,俩手不停的乱摸,嘴也跟着凑了过来。

“别!别!别啊!”

刘月月反抗着,把许二多从身上推了下来,有些不乐意的怒道:

“干什么啊,大白天的你还不害臊啊!”

许二多擦了擦嘴角的麦秆皱眉道:

“那你晚上也不肯出来啊,月妹子,你说我们都这样秘密约会也要好几个月了,你差不多也有点急了吧,你看是不是该有下一步进展了”

许二多试问了一声,试探着把手放在了刘月月的大腿上,又来回的摸了摸。

“进展什么啊,要是被外人发现了我可是要浸猪笼的啊”

“操!这都什么年代了,要是浸猪笼,你婆婆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不许你说我婆婆坏话!”

刘月月的口气有点凌厉,翘着嘴看着吊儿郎当的许二多说道。

许二多皱了皱眉眉,又试探着轻轻的扑在刘月月的身上,这次刘月月居然没有反抗,许二多一看机会有了,双唇就冲着刘月月的小嘴盖了上去,二人翻滚了一会儿,许二多的手也有点不安分了。

许二多正要有下一步的动作,刘月月就把许二多给推开,看着许二多有点儿失望的眼神看着自己,刘月月轻轻的咬了咬嘴唇:

“现在还不行,我要回去了,下次吧,娘还等着呢”

说完话,刘月月就要往外走,许二多连忙拉住刘月月笑道:

“别慌还有事儿”

说话间,许二多从口袋里拿出两百块钱递给了刘月月又说道:

“这钱你拿着,给婷婷买点好吃的”

刘月月接过钱,看着许二多眼中带着几分感动:

“你对我真好”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听的许二多得意自豪的一笑:

“那要是看对谁了,哦对了!我过几天要去县城办事儿,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

“真的?”

“我还能骗你吗?”

“我要这个……”

说着话,刘月月有点儿不太好意思的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托了托。

许二多瞬间就明白了刘月月的意思,脸上露出了y?n荡的一笑,身子凑了过去问道:

“行!我给你买全套的,到时候你要传给我看看啊”

“讨厌……”

“哎……你穿多大的?”

许二多盯着刘月月的酥xi%u14Dng又问了一声。

刘月月小嘴一翘,颇有些自豪的说道:

“36b”

许二多眉头一皱故作疑惑的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