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惊天

点击:
历经风雨,身死道消,一缕残魂回归少年,重沓仙路。
我是天才,对不起,天才是拿来被踩!
我有神兽,不好意思,我家的神兽多的可以打酱油。
我家学渊博,财富如海,嘿嘿,龙王迷藏,道祖宝藏,三清神藏,好像都到手了吧,至于小毛神的,想去了就去,总不能都给扫荡光了吧。
人生的茶几上,总是摆满杯具,不同是的,前世的是自己,今生的是别人。
无量天尊,别人倒霉,总比自己倒霉了好。

卷一 道心种魔

第一章 乱坟岗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唐代大诗人李白的这首诗,道尽了扬州阳春之美。

三月烟花,是扬州最美之时,宽阔的驰道上,时见少年鲜衣怒马,三五成群呼啸而去,路边行人多侧步躲在一旁,唯唯诺诺,马背上恣意笑声充斥在春风中,有一种味道在其中酝酿。

日头西落,行人日渐稀少,最勤劳的农人,也完成一天劳作,归家了,远山吞噬了太阳的最后一丝光辉,昏黄暗淡笼罩大地,春风得意的扬州,渐渐散发着阴霾。

雾气慢慢升腾,扬州城西十几里外,是一个光秃秃的乱坟岗,横七竖八的条石墓碑,竖立在乱坟岗上,即便是日出中天,也阴森森的,何况黄昏,微风吹过,平添了一丝阴森,胆小之人,在此时,怕要生生吓出病来。

远处的知了不知疲倦的鸣叫,不知名的兽类的吼叫,平添了一层森然,寂静一片,毫无声息。

一朵蓝光,在乱坟岗西侧骤然出现,突兀的紧,蓝光由远及近,蓝光中一个高大的身影,打着古怪灯笼,缓缓的走上乱坟岗,身上道袍污秽,头发胡乱的扎了一个髻,蓝光之中,映照着满脸的沟壑,最少七八十岁,可脚下却稳健的很,崎岖不平的山路,走的平稳异常,蓝光照射之中,他布满沟壑的脸上,眼睛突然睁开,一道精芒,在眼里一闪而逝。

缓缓而上,忽远忽近,沿着上山的路,慢慢踱到乱坟岗中央,晃晃悠悠之间,停在一个坟头前,此坟很大,足足有七八丈方圆,圆滚滚的像个包子,连墓碑都没有,在乱坟岗上,这样的坟地,不知道凡几,都是一些的死于非命之人,草草葬在此地,连个墓碑都没。

老道士停在这里,纹丝不动,在慢慢落下的夜色中,塑像一般,只剩下手中的蓝色灯笼,在风中摇曳。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月儿缓缓的升起,淡淡的轻雾笼罩在乱坟岗上,蓝色的灯笼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熄灭了,黑麻麻的山上,只剩下一人一坟,静静伫立。

天空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繁星,月亮害羞的躲入云层,远处近处,笼罩在淡淡的星光中,平添了一层青气,突然光芒一闪,一道白色的光芒,由远及近,快如闪电,少顷,来到了乱坟岗前,原是一道巨大的剑光,剑光华丽而张扬,似乎看到了老道,微一晃,老道的身边,突然多了一个壮汉。

好一条汉子,四十上下,一双怒目,双腮胡须暴挺,活脱脱的一个猛张飞,最可怕的是汉子身上,一股锋芒直射而出,仿佛是一把出鞘的宝剑,剑气四溢,周围的一切,以他为中心,四下散去。

老道突然回头,深深的看了壮汉一眼,壮汉心中一凛,也不说话,站在老道身旁,锋芒之气一瞬间,收摄的无影无踪,壮汉束手不懂,跟老道一样,化作雕塑站立着。坟头的雕像,由一个变成了两个。

又过了许久,遥远的天边,传来了淡淡的声息,仿佛园子里,软香在抱的妮娜,仔细一听,不由让人面红耳赤的,想要进入到那动人的境况中,墨色的天际,六点桃红,被风吹舞,漂浮不定,忽远忽近,缓缓的向山上来。

站在老道身后的壮汉,眼神一转,笑骂道:“死妖妇,又在装神弄鬼,老大都到了,还不快过来!”

声音呼啸,却束而不发。桃红的光芒一闪而逝,一个衣着暴露的美妇,体态婀娜,媚光四射,一看就是祸国殃民的主,一晃到了坟前,道:“老大,小妹来了!”

老道微微点头,抬起头的他,再也看不到一丝的老迈,眼神中神光流转,回头看看壮汉和美妇,两人心中一凛,收起心思,恭敬的捉手而立。

“20年了,为了今天,我足足等了20年,你们都准备好了么?”

“老大,早准备好了!”壮汉随手一招,一道道的剑光,从他的身上飞出,聚合成万千光点,一个巨大而驳杂的大阵,就此布置在乱坟岗上,在凡人的视野之中,乱坟岗,仿佛一下子,变得模糊不清了起来。

“呵呵,二哥总是这么的暴力,我来补补缺!”女子话音刚落,无数香风飘起,花瓣渐渐落下,乱坟岗再一次的出现在了世人视野之中,一如平常一样,阴森恐怖,不过,坟头的三个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刚刚的变化,任何修士经过的话,肯定会惊呼,万剑藏影大阵和万花迷踪阵,这是北海三凶中,二凶夺命追魂剑和三凶桃花煞女的拿手绝活,三凶修为高强,精于隐藏,纵横天地数百年,依然威名不堕,他们到了这个普通的乱坟岗干嘛?

……

夜色是越发的浓重了,在两重阵法防护的中心,那个巨大的坟墓,已经变成了大洞,修真之手段,何等精奇,别说是普通的墓穴,哪怕是精钢所制,也挡不住三凶的脚步,他们早已经下到地底了。

坟墓的前方三五米的地方,三凶之前所站立的地方,地面出现了一阵晃动,一个手臂从土里突然的冒出。

夜深人静,又是在乱坟岗,这么一个突兀出现的手臂,若是被人看到,哪怕是胆大的,都会被吓的魂飞魄散,从土里出来的,莫非是僵尸?

手的主人很是灵变,双手在土里,如入无人之境,很快的,一个看起来十四五岁,从土里钻出,浑身上下都泥土,只有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遮息符和闭气符奏效了,瞒过了三位凝婴境界的大高手,错非重生,我怎敢如此大胆!”少年自言自语的说道,手脚却丝毫不停,弯着身子,进入到墓地之中。

“东华帝君墓!谁会想到,扬州城西的一座乱坟岗上,会藏着这么一个大人物的墓,说出去,九州四界的修真界,恐怕会引起无限波澜吧,真亏得灭绝老道,从一个古籍之中找到端倪,足足花费了20年时间准备,这才找到地点,真有耐心!”

少年似乎闭气久了,又或是心里紧张,一路的自言自语个不停,说是说,手脚灵变,不多时,顺着三凶开辟出来的道路,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大门前,门当然是打开的,显然,之前的三人,已经进去好久了。

因在地下,大门的绝大部分,被黄土所遮挡,却看出它的华丽,各色宝石,金银珠宝,几乎是应有尽有,脑袋大小的夜明珠,拳头大小的祖母绿,随便的镶嵌其上,华丽的同时,却有些暴发户的土气。

眼前的一扇门,估计凡俗皇朝,可以用来盖一座皇宫了吧。金银对于凡人来说,是无上诱惑,可对于修士来说,属于是可有可无之物,除非,想要在凡俗世界发展一下势力,否则,就跟沙土一般。

少年的目的,就是大门,当然他不是为了珠宝,这些之余他,虽不是粪土,可在三凶的眼皮底下,动了任何一点,恐怕他有命拿,没命花。左右看了一下,顺着门向下摸索,左边摸摸,右边摸摸,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不对啊,应该是在这里啊,周良,别怕,他们进东华帝君墓,没有两个时辰,绝对出不来的!”

双手不停,周良心中有些焦急,里面的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那是大名鼎鼎的北海三凶,死在他们手上的修士,就不知凡几,至于凡人,更是数不胜数,二凶和三凶的大阵,都曾用凡人魂魄炼制,死在其中的凡人,恐怕不下万数,一旦被发现,死都是轻的,说不定永世不得超生。

周良冒险来此,冒着如此大的危险,原因就在于,那件东西太重要了,关系到他之后的高度,得手的希望很高,所以才来的,可现在,急切间怎么都找不到。

年轻的脸上,露出了的一丝焦急,手脚却不慢,摸着摸着,右手顺着门向下,终于碰到了一个稍低的地方,眉毛一扬,用力的按下,啪,一声轻响,在门前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洞穴,手下去一捞,洞穴不大,放着一张薄绢,不知道什么材料构成,很普通的样子,触手却柔韧无比,拉扯不断,薄绢包裹着的,是一个羊脂玉瓶。

“找到了!”周良一声欢呼,伸手把两物放入怀中,扭头就跑,身后,无声无息的,那个洞穴恢复了原样,如没有任何人来过一样。

原路返回之后,顾不得查看到手的东西,挖坑把自己给埋了,一道金光闪闪的符无风燃起,周围灵气四溢,平地上,恢复了原样,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有了。

乱坟岗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微风吹过云彩,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露出了脸,毫不吝啬的把光芒播撒在大地。

两个时辰之后,三凶表情欣喜的出了墓地,夺命追魂剑兴奋的道:“大哥,没想到东华老儿居然把太阳三元剑留在了这里,我们三人组成剑阵,天下可去!”

“对啊,大哥,还有紫霄天云伞,华盖五蕴罗,全都是上古至宝!”桃花煞女也激动的说道。

“好了,宝物还没有炼化,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走!”绝情老道随手一挥,大坟恢复了原样,一个乱坟岗上普通的坟地,里面的宝物也尽数取出,谁会注意到。

北海三凶,也算是的宇内少有高手了,来历神秘,实力强横,可从的东华帝君墓中获得的宝物,依然让他们兴奋不已,这一次掘墓,三个人收获颇丰,心情正高,没有检查周围有没有人,二凶和三凶直接撤了阵法,一起驾驭着剑光,北遁而去,修士的手段,御空飞行,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夜空之中,无影无踪了,留下那个巨大的坟墓,在夜空中久久伫立。

第二章 重生之魂

北风吹过乱风岗,阵势撤去,恢复了往日真实,可仙家手段,浑然看不出这个坟头被动过,已经快要落下的月光,正照在坟头之上,平静中透着一丝的冷意。

三凶的剑光早已经消失在天际,得到想要的东西后,毫无顾忌的驾剑而去,三个凝婴的高手聚在一起,又有多少人,敢直档锋芒。

小半个时辰之后,光秃秃的坟头之上,一道金色的光芒一闪而去,符咒失去了效力,地下三尺的周良恢复了呼吸,他没敢大意,听听周围的动静,整个乱坟岗上,只有微微的风声,才从坑里又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