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知北游

点击:
十六年,你的阳寿只有十六年。
这是洛阳的预言大师伽叶第一次看见林飞时,送给他的话。
这一年,林飞十六岁。
初入北境,一个崭新而玄妙的世界向林飞打开,三个关系古怪的美女高手,一个看似预定的命运走向……
墙角下的青苔,它苦涩梗喉,因为“我”尝过。脚下的泥浆,它肮脏丑陋,因为“我”曾经就在那里。
因为活着,就有希望。
这是对宿命的挣扎和反抗。
飞扬飞扬,
岁月挽留了你,
你却被岁月遗忘。
飞扬飞扬,
听一声剑鸣,
还道一声莫忘。

第一册

第001章 人死前做什么(上)

我叫林飞。

但是更多的人喜欢叫我“垃圾”、“小瘪三”、“臭无赖”、或者是“色狼”。

其实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就像我叫林飞,也没有一飞冲天,倒更像是洛阳城墙根下水沟旁的一摊烂泥。

趴在大槐树顶上,我头上盖着一片宽荷叶,眯起眼,伸长了脖子,盯着对面王员外家的花园。

我是男人,看的当然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个美少女。

她坐在花园的秋千上,仰着头,快乐地摇来荡去,雪白的脖子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秋千时而高高抛起,越过围墙,时而隐没在树荫里,银铃般的笑声洒得满地都是。

烈日炎炎,阳光晒得树叶都蔫了,流淌的汗水几乎粘住了眼皮,但我仍然贼眼溜溜,看得心醉神迷。

“二哥,你又在偷看王家小姐了!”树底下,一个人抬着头,对我尖叫,脏兮兮的小脸上,两条青龙从鼻孔里喷出,又倏地缩回去。

“嘘!”我竖起食指,放在唇边,同时对他挥了挥拳头。

他叫李洁净,是我们乞讨诈骗小偷抢劫帮的小弟。我在帮里排行老二,那是因为我聪明,老大是不能当的,一旦犯事,官府追究起来,老大一定最遭殃。

枪打出头鸟嘛。

“你别看了,快点下来啊!弟兄们都在白马寺门口等你呢。”李洁净眼巴巴地望着我,这么陡直的大槐树,帮里没几个人敢爬,因此当我为了偷看王家小姐,在帮里十来个兄弟的注视下,英勇地爬上树时,我得到了一点可怜的骄傲。

“色胆包天。”帮里的兄弟最后这么说。

我这样的人,也配有骄傲吗?

贪婪地再看一眼王家小姐,我一溜烟下树,带着李洁净,大摇大摆地向城南白马寺走去。

一路上,行人见到我们,都捂住了鼻子,皱起眉头避开。就算是彪形大汉,也要绕着我们走。

因为李洁净身上实在太臭了,就像是隔了几夜的馊饭菜,苍蝇盯着他嗡嗡打转。帮里哪个兄弟鼻塞感冒,凑近闻闻他,鼻子就通了。

我当然也好不到哪去,半个月没洗澡,笑起来乌黑灿烂。

不过我的衣服洗得很干净,虽然破,但是很干净。

午后的白马寺,静悄悄的,香客都已离去,黄色的庙墙内,隐隐传来和尚们有气无力的诵经声。

十多个衣衫褴褛的少年围在墙边,有的发呆,有的斜躺着打瞌睡,有的在聚精会神地抓虱子。

“小飞,你总算来了!”少年中,又黑又壮的大熊迎上来。

我懒洋洋地打招呼:“老大,你好。”

大熊是乞讨诈骗小偷抢劫帮的老大,他倒是人如其名,又黑又壮,手臂上还有好多毛,我觉得他老爸很可能是山里的野人。

我们都是孤儿,平日里流浪街头,无所事事。为了能吃饱喝足,在我的倡议下,组建了这个名字似乎很长的帮派。

见到我,十多个弟兄都围拢过来,大熊瓮声瓮气地道:“小飞,还是老规矩,你出主意,大伙儿听你安排。”

我急忙摆手:“不不不!主意是你老大出的,我只是提供一个建议,建议,明白吗?”出了事,我可不想背黑锅。

大熊不耐烦地道:“行了行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俺们都知道你死鬼老爸是个秀才,就你喜欢挑字眼!”

我讪讪一笑,我总是喜欢提醒他们,我死去的老爸是个秀才。秀才,知道吗?会识字,可以科举当官的人!

可老爸生前,好像只能被县衙的差役呼来骂去。

“这次的计划,地点在白马寺大雄宝殿,目标是装满了铜板的功德箱。”我故意咳嗽了一声,背负双手,摆足腔调:“小的们都明白了吗?”

李洁净用力吸了一下鼻涕:“二哥,我们早知道了,你就快点说该怎么办吧。”

我白了他一眼:“你小子急什么?反正你总是在外面望风,告诉你有个屁用?”

帮里胆子最小的二虎子犹豫地道:“二哥,白马寺里那么多和尚,我们去偷钱是不是太冒险了?”

“胆小鬼,你懂个鸟!”我恶狠狠地道:“今天周县官为他死鬼老爸做法事,庙里的和尚大多都去衙门了,剩下的没有几个。现在的机会千载难逢,你难道没看见,下午连巡街的差役都没有?”

大熊信服地道:“老二说得没错,俺刚才偷偷察看了一下,白马寺里只剩下三四个秃驴。”

我得意地道:“所以,我的计划是,二虎子、小钱、朱大毛第一批行动,你们的目标是白马寺的菜园,装作要去偷白菜的样子,把秃驴们引过去。王富贵你手脚最快,你第二批行动,先入大雄宝殿,然后朝后殿拼命地跑,这么一来,负责接引香客的秃驴一定会追你,大雄宝殿内就会空无一人。”

大熊兴奋地叫道:“我明白了!然后俺们第三批进去,拿起功德箱就跑。俺力气最大,一人就能抱起它!”

我点点头:“不用全都进去,留几个人策应,以防意外。现在我数一二三,大家散开,开始行动!”

十多个兄弟立刻鸟兽哄散,我先跟着二虎子三个人,绕到南墙,让他们踩着我的肩膀,一个个爬过去,翻进菜地。我趴在墙头,紧张地窥探。很快,和尚们听到动向,都纷纷跑过来。一时间,鸡飞狗跳,和尚的喝骂和二虎子他们的东逃西窜乱成一团。

第一步成功!

我抽出怀里的短笛,响亮地吹了三声鸟叫。

计划按照我预料的一步步进行。

二虎子几个被和尚们狠揍了几下,还是放他们走了,虽说是和尚,下起手来却不慈悲,望着二虎子被打肿的熊猫眼,我开心地笑了。

见到别人倒霉,我总是很开心,这是我偷看王家小姐之外,唯一的欢乐。

不一会儿,我就听到寺门那里,传来一连串疯狂奔跑的脚步声。

得手了!

我举起双臂,欢呼一声,一不留神摔下了墙,重重地来了个狗吃屎。

日他奶奶的!

我竟然摔在了白马寺的菜地里!

痛苦地捂着嘴,我刚要爬起来,一双麻鞋忽然出现在眼前。

糟糕!

我抬起头,天啊,居然是白马寺的主持伽叶大师!

全洛阳城都知道,伽叶是个很牛的秃驴,就连皇宫里的唐玄宗,也要尊称他为活佛。

因为伽叶料事如神,是有史以来天下第一的预言大师。

他的预言从来没有出错的时候。

不过这个牛人,很少抛头露面,弄得神秘兮兮的。也许他知道自己长得很丑,皮包骨头,像个骷髅。

我急于脱身,连忙谄媚地一笑:“伽叶大师,久仰大名啊!小人对您的仰慕之情,犹如滔滔洛水,连绵不绝,又像……”

“十六年,你的阳寿只有十六年。”伽叶惊骇地盯着我,瞳孔里射出彩虹的七色光彩。

我浑身一震。

艳阳高照的天空,忽然乌云密布,一片昏暗。

“轰隆”!天空猛地炸起一个霹雳,耀眼的蓝色电光破云劈下,伽叶一动不动,呆若木鸡,已经变成了一具焦黑的木炭,散发出扑鼻的烤肉香。

伽叶被雷电劈死了。

我呆呆地看着他,忽然狂叫一声,冲出了白马寺。

大雨倾盆而下。

这一年,我十六岁。

暴雨滂沱,雷电交加。

黄豆大的雨点密集砸下,溅起哗哗的箭头,黝黑的天空,像是抽打出无数条雪白的鞭子。

视野里白茫茫一片,行人都躲在了屋檐下。只有我像一个疯子,一面在空荡荡的街巷狂奔,一面害怕得浑身发抖。

我知道,我死定了。

伽叶的预言向来准确,被雷电劈死,更证明了古老相传的一句话:“泄漏天机者,天谴之!”

我日他伽叶祖宗十八代!我日他老天!我才十六岁啊!

不知跑了多久,“扑通”一声,我腿脚发软,跪倒在地上,一阵阵天旋地转。这里已经是郊外,洛水悠悠,像一条青黛色的罗带,河面上雨雾滚滚升腾,空旷而凄冷。用力抹了一把脸,我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我很快就要死了。直到深夜,我才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第002章 人死前做什么(下)

雨停了,蜷缩在洛水河畔,我仍然瑟瑟发抖,但总算平静了很多。

死鬼老爸说过,不要为打碎的鸡蛋哭泣,因为那没用。

反正死路一条。

人死前,该做什么?

老子我要好好地快活一番!

站起来,对着老天,我指手画脚地骂了一连串的脏话,系了系裤带,开始恨恨地意淫。

首先我要抢钱,去醉风楼大吃一顿鱼翅羹,接着我要杀人,洛阳城的混混头子白眼狼曾经打过我几个耳光,我要报仇!此外我还是个处男,早上醒来,裤子常常湿了一摊。我要弥补这个遗憾,怡春院不错,倚红楼也勉强凑活,那里的姑娘皮肤挺娇嫩的。

我是快死了,但我要把老本捞回来!我仿佛看到白眼狼跪倒在我脚下,痛哭流涕,不停求饶,又好像看到怡春院的花魁穿着鸳鸯肚兜,白嫩嫩的,一面摸我,一面一个劲地浪笑。

想着想着,我靠在河堤边睡着了。

一晚噩梦不断。

第二天起来,我浑浑噩噩,和往常一样,赶去城中心的狮子桥。每天早上,都有财主在那里施粥,尽管粥薄得可以照出人影,但乞儿的队伍还是排得长长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