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婚姻时差

点击:
在他眼里,妻子完美无缺,但有时候透着一种冷冰,有时候理智的让人害怕,妻子似乎隐藏着什么似的。
偶然一则电话中妻子发出的声音,让李辉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什么人在妻子身旁?
枝城日报第一记者的李辉,寻着自己的怀疑一步一步往前走,却发现了爱人不为人知的秘密……震惊愤怒的同时,他也渐渐在自己的怀疑中迷失自己。
良知、正义、梦想在迷失的人性中接受着考验……
家庭逐渐陷入漩涡一般的阴谋中……骑虎难下难以自拔……

001 电话

这会儿,李辉正驾驶着去年买的七万多的比亚迪回家,路上很堵,枝城这个四线小城市只有中心区绿树红砖还像样,可以开车走,再郊区一点那路上全是灰尘和噪音很大的摩托,六月的天气虽然燥热但车里有了空调,对比外面那些光着膀子擦汗的人,他像是过着上等生活的上层人,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才使得自己安于这样的小城市。

今天他本想给妻子一个惊喜,可他绝对没想到,这次提早回家竟然让他发现贤惠美丽的妻子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今天原本说报社有市委领导要来公司,结果后脚领导有事说不来了,所以原本打算在公司里待一整天的李辉到了中午就驾车回家。

回家其次,重点是回家在妻子的陪伴下好好休息一下。

十年前,李辉毕业于二流大学新闻专业,大学毕业之后还在北京干了几年社会小报的记者。可惜大北京难得混,一没背景二没钱人确实也累,也没攒多少钱,但那时候就是觉得年轻人该拼,所以也奋斗了几年。

后来有一年回家过年和一个本地副县长的女儿舒晓冉相了亲,整体感觉还行,所以就谈起了远距离恋爱。

再后来,李辉拗不过父母的唠叨,加上他也打算跟舒晓冉结婚,就回老家枝城的枝城日报当了记者,毕竟在大城市锻炼过了好几年,他比本地的好几个记者文笔好很多,很受领导重视,不到三年李辉就成为枝城日报的主笔记者,一般的大采访大头版都是他写,男人年轻是应该吃点苦,不然学不到本事。那时候的他在枝城如鱼得水,也就迎娶了年轻貌美的舒晓冉过门,不过这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驶进明悦居,并将车停在自家的车位上后,李辉转身去小区门口水果摊称了点水果,这才往楼上走去。

回家总是愉快的事情。李辉的妻子舒晓冉今年二十八岁,现在在枝城六中当美术老师,还托了家里的关系当了工会主任,各方面也算是别人羡慕的老婆。

在李辉跟他妻子结婚之前,他感觉妻子性格比较单纯,不过结婚之后,人就变的更有味道了,或许是因为他工作慢慢稳定之后就更加重视家庭生活的缘故,在妻子眼中自己又是如何呢?他不知道。

走到家门前,想给妻子惊喜的李辉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

李辉原以为妻子有在家里,却发觉家里没人,这让他有些纳闷。

想搞清楚妻子到底去了哪里的李辉当即打电话给妻子。

嘟到断线都没有人接,这让李辉有些奇怪,照理说今天她没课的,所以他又打了一次。

“嗯?老公,怎么了?”

听到妻子声音好像很累,就像是午睡刚醒的声音。可是妻子人并不在家,怎么声音又那么瘫软呢?李辉没有想太多,他是信任妻子的,接着问:“你人呢?”

“在买菜,准备回去弄饭吃。”

“那你多买一些,我回家了。”

“嗯?你不是说今天有领导,中午不回家吃饭的吗?”

“领导突然有事,所以我就回来吃饭了,”看着挂在墙上的婚纱照,会心一笑的李辉道,“快点回来吧。”

“好的,那就先这样子了,我马上……唔……马上就回去……”

嘟……嘟……

前面聊天还不觉得有什么,可当听到妻子挂电话之前的声音时,李辉脊背都在发凉,妻子好像踉跄中急忙挂了电话,他不太理解为什么要这么着急挂电话呢?

有些狐疑的李辉立马又打电话过去。

让李辉生气的是,他妻子竟然没有再接电话!

到底怎么回事?!

该死!

妻子不接电话,那么李辉也只能在家里干等。在等了足足半个小时,已经越来越烦躁的他才听到门铃声,随后打开门的他就看到妻子若无其事地站在门口,两只手还拎着一袋子的菜。

妻子今天穿着白色长裙,飘逸长发很自然地披着,整个人依然端庄靓丽。

只不过,她满脸通红,还喘着气,好像很着急的样子,李辉更怀疑了,问:“刚刚你说是在菜市场,为什么我在电话里都听不到别人的说话声?”

002 愤怒

“你不是打电话过来吗?我担心听不到你的声音,所以就走到角落接了,”说话的同时,舒晓冉就将两个袋子递了过去,“帮我放到厨房,我洗把脸就弄饭。”

“我还想叫你买一点我爱吃的菜,可你后面都不接我电话。”

“刚刚两个手都提着菜,哪有时间接电话啊?”她双手也确实都提着沉甸甸的东西呢。

妻子这话有些道理,但李辉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真的很想知道妻子挂电话的时候为什么发出那种让他产生恐慌想法的声音,更想知道妻子为什么足足半个小时才回来。

菜市场走到家一般十五分钟左右,他妻子却半个小时才走到家。

尽管李辉很多疑问,但他不想再追问下去。因为那声音也可能是她买菜的时候,别人混进去的,如果问了妻子说不清楚,肯定会责怪自己神经质,只是听到了妻子发出的怪声,也不能就此判断什么。

多看了妻子几眼,脑海里出现妻子乱来的情景,李辉就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舒晓冉就在厨房忙碌着。

吃过妻子做的美味午饭,李辉就躺在床上想着之前发生的事。他总觉得妻子之前是在跟男人胡来,但他又找不到确切的证据。在没有找到证据之前,李辉不想跟妻子摊牌。

走进卧室,见丈夫心不在焉的,坐在床边的舒晓冉问道:“怎么啦?”

“没事。”

“有心事记得跟我说哦,我可是你老婆,”说着,踢了拖鞋的舒晓冉就爬到了床上,并依偎在她丈夫怀里。

“老公,怎么了嘛?”

“来……”说罢,俯下身的李辉就吻住妻子薄唇。他们开始办正事。

完事后,李辉静静回忆着刚刚和妻子欢乐的情形。

刚刚他有闻到妻子身上非常明显的沐浴露气息。他就意识到妻子回家之后绝对有特意用沐浴露洗过,这是不是可以说明他妻子之前绝对有跟其他男人乱来,所以才用沐浴露去掩饰气味?

而因为之前闻到沐浴露的缘故,愤怒的李辉还强行在快要结束之前弄在妻子脸上了。

舒晓冉极为生气地看着他,紧皱眉头指了指书桌上的餐巾纸盒。

会意后,李辉急忙去拿餐巾纸盒,并抽了几张纸想帮妻子擦嘴,可他妻子推开了他的手。

瞪了丈夫一眼,抢过纸巾的舒晓冉就背对着丈夫。

摊开纸巾并张开薄唇,舒晓冉清理了一下面上的东西,又去浴室清洗。

片刻之后,走出浴室的舒晓冉问道:“平时你都不这样的?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搞得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事,非要受到你这么对待似的。”

“我……”李辉也说不出什么理由,也许就是因为怀疑愤怒,才让他做出这种妻子厌恶而自己喜欢的事情来。

见丈夫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舒晓冉就道:“我不想吃饭了,要吃你自己弄吧!”

说完后,赤着身子的舒晓冉就溜进被窝,背对着丈夫玩手机。

李辉平时都很温柔,尤其是在和老婆亲热的时候,所以他也知道妻子一定非常生气。但他又觉得很莫名其妙,既然妻子都敢出轨,那让他弄进嘴里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003 蛛丝马迹

或许,妻子已经不是过去他刚认识的那个女人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忽然半途回家。

尽管李辉很想质问她,为什么他忽然回来她就刚好不在家,但他又没有确切证据,所以他就道:“晓冉,不好意思,下次我不会这样子了,刚刚其实我是因为有点烦才那样的。”

“夫妻之间不用说不好意思的,而且我已经不生你的气了,”打了个呵欠后,舒晓冉笑道,“其实我还是有一点点的生气,如果你肯去买我爱吃的水果回来,我就原谅你。”

坐在床边跟妻子又说了些甜言蜜语后,穿上衣服的李辉就下楼去买哈密瓜。

在买哈密瓜的过程中,李辉有些心神不宁,毕竟今天这种非故意的“抽查”,好似让妻子中招了。

可是他又有些矛盾,在李辉看来,妻子对自己不是一般的好,而且一直就很爱很爱自己这个丈夫。

当初他北漂的时候,他妻子就等了他好几年,而那时候他妻子身边也不乏追求者,可最后还是选择嫁给他这个算不上牛逼的北漂青年。

单就这点而言,李辉就觉得妻子没有理由在外面想心思。要是对他不满意,那时候她不早就可以……

北漂那些日子……,对,他和她是两地分离,说实话他也不会专程找她,想到这里李辉脊背就一阵发凉。那时候他们分隔两地,谁知道妻子又是怎样的状态呢?或许没有他想的那么单纯。

如此一想,李辉原本对妻子的信任就像沙滩前的沙,被不断脑海中的海浪冲刷得一干二净,他更不不知道妻子到底有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

北漂期间,他们虽然还没有结婚,可好歹也是男女朋友关系,所以要是那时候妻子朝三暮四,那他是绝对不可能原谅妻子的。

但李辉又觉得自己不能陪伴她左右,唉,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只会越想越烦躁。这个社会这么乱,像妻子这样的女人已经越来越少。

妻子非常完美,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要工作有工作,平时生活里也诗情画意,还烧得一手好菜。要是没有发生今天的事的话,他还是非常幸福的。

胡思乱想间买到哈密瓜的李辉已经到了家门口。

回到家中,见妻子已经睡着了,李辉就将哈密瓜放在桌上,并站在窗前抽着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