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狗带吧青春

点击:
小时候,父母出了意外,离开了我。 我被人收养,养父养母有个女儿 她每天都欺负我 直到有一天……

第1章 被撞见了

小时候,我爸妈出了意外,撇下我一个人离开了这个世界,我被送到了孤儿院,但是没几天,我被一名穿着富态的夫妇领走了,他们说他们曾经受过我爸的帮助,才能有今天的成就,为了报恩,他们决定把我抚养成人。

他们把我领到他们家,告诉我说,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你的爸妈,你也不在叫黎玥,改姓李,叫李玥,知道吗?

我当时虽小,但是我爸妈出事后,我就变得很懂事了,鼻子一酸,眼睛泛红地点点头答应了。

进了家门后,我发现,养父养母还有个女儿,叫李婉儿,他们告诉女儿说我和他们就是一家人了,要她女儿问我叫哥哥。

还告诉我说以后都是兄妹,让我好好对她,我点了点头答应了,老实说李婉儿挺漂亮的,我很喜欢她的眼睛,眼睛很大很清澈。

但是我那个妹妹可不领情,她听了养母的话后,一脸厌恶的看着我,说她才不会有我这个乞丐一样的哥哥。

自从我来到这个家以来,养父养母就一直教导着我有东西要学会和妹妹分享,我也照做了,一有零食和漫画就先给婉儿,起初婉儿还会接受我的零食和漫画,而到后来烦了,直接拒绝我的零食和漫画说我的东西都是花她爸的钱买的,还说我不配吃零食和看漫画。

她说的我有些沮丧,有一次我倒垃圾时,发现原来我以前给她的零食和漫画,她动都没动,直接扔进垃圾桶内了。

我难过极了,以为她不喜欢零食和漫画,于是,在她有一次生日的时候,我买了她最喜欢的哆啦a梦毛绒玩具,准备送给她。

当天晚上,我和养父养母一起为婉儿庆生,我拿着哆啦a梦递给婉儿,说祝她生日快乐。谁知道,婉儿拿过哆啦a梦打开窗户直接从那里给扔了下去,还一脸嫌弃的跟我说:“你不配送我礼物,更不许你送哆啦a梦,你花的钱都是我父母的,你这个没人要的可怜虫。”

我听了眼睛一红,差点没哭出来。

养父看不下去了,问她为什么这么做,婉儿说:“我讨厌他,他是个野孩子,他不配做我哥哥。”

养父听了,一生气,直接一巴掌打在婉儿脸上,这是他第一次打婉儿,为了我,一个外人。

婉儿捂着被打的那一边的脸,眼睛一红,强忍着没让泪水出来,她直接把蛋糕扔在我的脸上,大声的说,“我讨厌你,要不是你,我爸也不会打我。”

说完,饭也不吃了,扭头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内,锁上了门,无论养父养母怎么叫她,她就是不开门。

养父当时有些后悔了,不应该为了我一个领养来的孩子而打婉儿,养母听了就说都是一家人,没有什么领养不领养的。

我在卧室听了,感觉心里一暖,差点哭了出来,为此我决定不让养父养母操心,想办法修补我和婉儿之间的间隙,当天一晚上都没睡着,一直想着这件事,等到第二天一大早,我见到婉儿后,就跟她说昨天晚上全怪我,我不该送你毛绒玩具的,希望你能原谅我。

正在刷牙的婉儿听了,直接把水泼在我的脸上,说,“李玥,你要是真想让我原谅你,那你就滚,滚出这个家,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我听了,回到自己房间,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这一刻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无助,我知道,无论我跟她说什么都是徒劳的。

后来吧,我成绩好,考上了本地一所还算不错的高中里的实验班,而婉儿则成绩一般,本来是上了这所高中的普通班,但是养父养母为了希望我俩关系能好点,就托人把我俩安排到一个班级里,还做了同桌。

但是关系依然不好,当我得知她是我同桌后高高兴兴的准备找她说话,她却警告说,“你以后想让我对你有好转的话,不许告诉任何人,咱俩的关系。”

我听了却没有半分难过,反而还一喜,这代表着以后我俩的关系会有好转的可能。

第2章 婉儿使计

她脸色一红,恼怒地骂我,说我是个死变态,对她的内裤做那种事情,还说要告诉养父养母,让他们看看他们带来的儿子的德行。

我一听就急了,这要是让养父养母知道了,估计会把我撵出去的,我不想再回到以前那种没有亲人关心的生活了。

我赶紧拉住她的胳膊,不让她离开,她一脸厌恶的要甩开我的手,我哪里肯啊,死死地拽着她的胳膊不肯丢,然后我一脸祈求的跟她说求她不要告诉妈。

“不行,你放手,你抓疼我了。”婉儿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道。

正在这时,养母听见动静了,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问我俩干啥呢,我沉默不语,婉儿犹豫了下,说没干啥,然后甩开我的胳膊,回到自“不行,你放手,你抓疼我了。”婉儿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道。

正在这时,养母听见动静了,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问我俩干啥呢,我沉默不语,婉儿犹豫了下,说没干啥,然后甩开我的胳膊,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看到这,我松了口气,以为婉儿突然原谅我之前的所作所为了。

那天晚上,就当我快要入睡的时候,婉儿穿着睡衣悄悄地走进我的房间,趴在我身上,声音很轻很温柔的说,“我有事找你,你来我房间一下。”

我问她这么晚了,让我去干嘛,她说她突然想到一道题不会,让我帮她解答。

婉儿更靠近我了,她穿着的睡衣要大上一号,在我的位置能隐隐约约地从脖子口的地方看见里面的胸部,虽然和平的区别不大,但是总比没有好不是。

婉儿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发现我在看她的胸部,她猛地坐了起来,脸色一红,怒气冲冲地准备骂我,但是不知道怎么了,她突然冷静了,跟我撒娇道:“好哥哥,你来嘛。”

什么?哥哥?我差点以为我听错了,直到婉儿又叫了一边,才敢确认,她这是接受我这个陌生人是她的哥哥了?

婉儿把我拉到她的房间,坐在她的书桌前,指着一道题说,“这道题不会,你帮我解答下。”

说完还冲我笑了笑,我当时一愣,随后看到婉儿这笑容,我就像拥有整个世界一样,之前她对我不好的态度也就都烟消云散了。

我帮她做完这道题后,准备详细帮她解答过程时,她却突然开始脱睡衣,嘴里还嚷嚷着好热,我知道她说的是热是假的,这十月份的天气,外面还吹着冷风,怎么会热呢。

她脱得很慢,靠近我后,抚摸着我的脸,“哥,我美吗?”

我点点头,吞了吞口水,感受着从她身上散发出的体香,某个部位有了反应。

“哥,你可不老实噢。”婉儿看到我的小帐篷微微顶起,用手弹了我的那个部位一下,然后一屁股坐在我的身上,摩擦着那个部位。

“婉儿,你别这样……”我心中不断挣扎着,最终理智占了上风,一把推开她。

“怎么?难道你不想做些爱做的事吗?”她被我推开后,也没生气,在我耳边吹着气说道,随后她拿着我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抚摸着。

“你到底做不做呀?你不会不行吧?”婉儿突然一脸鄙夷的看着我的裆部,我连忙摇了摇头,婉儿轻笑着说,那就来嘛。

随后,把脱到一半的睡衣穿上,然后躺在了床上,示意我过来自己脱,婉儿还张开了腿,把双手放在她自己的私处不断地抚摸着。

看到她这个姿势,我仅存的理智也荡然无存,我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扔到了床上,然后向她扑去,我手慢慢的伸进她的睡衣里,抚摸着她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一路上升,在我快要握住那并不突出的胸部时,婉儿却突然大叫起来。

“李玥,你在干嘛,我是你妹妹啊,啊……爸,救命啊。”

我一愣,她这是突然怎么了?

养父原来是当兵的,据说还是顶尖部队,差点就进了特种兵,他睡觉很敏感,稍一有动静就能醒来,再加上婉儿叫的这么大声,自然是能听到的。

“砰”的一声,门被踹开,养父一脸震惊的看着我,然后看到我的手在婉儿的睡衣里面,顿时怒不可遏,他把我拉了过来,啪啪就是两巴掌,扇的我脸颊微微红肿。

这时,养母也进来了,她看着我,又看看衣衫不整,正在微微抽泣的婉儿,明白了怎么回事,她神色复杂的看着我说,玥儿,你太让我失望了,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的房间。

被人误解的感觉很难受,平时对我最好的养母说出了这种话,我当时心都快要碎掉了。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养父还有婉儿,婉儿躲在被子里微微啜泣。

“爸,不是这样的,我……”

“你还狡辩?我都看见了,还想狡辩?”养父用手指着我,气的浑身发抖。

这时,婉儿从被子里探出头说道:“爸,我有道题不会,想让李玥帮我看看,可他一进来就对我……对我要做……”还没说完,婉儿又哭了起来。

“我!没!有!”我攥紧了拳头,看着养父,字字铿锵的说。

“爸,不信你可以看看桌子上的作业,我真的是让他过来帮我解题的。”婉儿哭的更狠了,她这演技都能拿小金人了。

“滚出去,滚,离开我家。”养父冲我吼道。

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用了,毕竟我对他们来说是个外人,他们是怎么也不会相信我的,哪怕我说的是真事,是实话。

我走出了家门,发泄似的用力把门一关,发出巨大的声响,在关门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婉儿那嘴角带着一抹笑意的看着我。

当时夜已经深了,我不知道我能去哪,兜里又没有钱,坐在马路边发呆着,冷风不断吹啸而过,连带着我的心也吹得冰凉无比。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婉儿竟然会给我下套,让我往里钻,平时那么相信她……

我感到十分无助,开始想念小时候亲爸亲妈没有出意外的时候,一家人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样子,又想到小时候在孤儿院,和别的小伙伴一起玩耍的时光,一时之间,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

第3章 婉儿在做那事?

重新回到家里后,养母把我拉进他们的卧室,说我和婉儿不能同在一个屋檐下了,还说我是哥哥,妹妹小,做哥哥的得让着妹妹之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