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步步青云

点击:
官场风云变幻,咸鱼大翻身!

第1章 是人就会犯错!

苏自坚慢慢地爬了起来,看了睡在床上的妻子李晓倩一眼,无可奈何地幽幽叹了口气。

从床头柜上取了包香烟打火机,走到阳台上点燃,弓着腰依在楼栏上吞云吐雾,感叹良多。

他原本是不吸烟的,自打结了婚后没过多久发现妻子李晓倩在夫妻生活上不感兴趣,一个月中顶多也就给他一次半次,平时那可是撞都不许他撞一下,这让年青精力盛旺的苏自坚难受之极,却又无可奈何。

望着夜色蒙蒙,街上几乎是没什么行人了,远处偶尔几声狗叫传来,更是让良夜更增几分落寂。

他吸了一只又一只,阳台上尽是他丢弃的烟头。

这时,远街上一个人影晃动,缓缓地进这边走来。

苏自坚看这个身影有点儿的眼熟,心念一动:不会是她吧?

他把眼球放大瞧去,心中十有八九肯定是什么人了,由于是在夜间不敢妄下定论。

只见那人停下脚步,抬头高望,似乎也看到了站在阳台上的苏自坚,即举起手来朝他摇了摇手示意。

苏自坚不禁欢喜若狂,原来这人是他单位同事,而且还是个女的,叫欧雁梅俩人在单位里可算是同在一间办公室,呆的时间久了,不免日久生情,只是苏自坚爱上了现在的妻子李晓倩后不愿对他人再用情,这让欧雁梅很是伤心,难以自拨,由于想念苏自坚夜里睡不着,这就独自上街,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边来,就看到了站在阳台上吸烟的苏自坚。

苏自坚蹑手蹑脚地回到屋内换上衣服,看着沉沉入睡的妻不觉暗暗好笑:他妈的,你这样对待老公,日子真的没法过了,那可就对不住了。

下到楼来,那人迎了上来,苏自坚一看这人正是欧雁梅,惊喜之下不禁把她搂在怀中,忍不住就朝她唇上吻去,俩人狂吻了一阵这才离开。

苏自坚把她带到一处工地倘末峻工的地方。

他把衣服脱下铺在地上,急急就去脱欧雁梅的衣服,欧雁梅等这一天早就等好久了,也不推拒,顺势倒了下来。

在这夜色中,工地里静悄悄地,却隐隐约约地传出了一阵动人的美乐音频,幽幽荡荡,煞是动听。

几起几落,潮飞荡悠。

良久良久,俩人这才事毕,正待起身把衣服穿上之际,忽地看见有手电简照来,直照在俩人的身上。

苏自坚与欧雁梅吃了一惊,欢爱之际那曾想到会遇上这种事,居然会有人撞到这里来,由于俩人都还没有穿衣服,猝不及防。

“什么人!干什么的!”

看到俩人的这般情景,不用多说也知道是干什么的了,这一伙人分明是欺负他俩都还没有穿衣服,一上来就捉住正着,欧雁梅吓得差点没晕了过去。

八十年代初期,似这种男女生活作风可是一件大事,这下可不了得呀!

这伙人闹得哄哄地,一边看着热闹,一边大嚷大叫,引来了不少人,附近的居民都道是有小偷呀什么的偷东西,一下子涌来了不少,一看到这种情景,真是又气又骂,把俩人揪到派出所去。

苏自坚原本练过武术,要是动起手来的话不难把这些人打倒,只是这样一来势必闹大,而且欧雁梅也逃不了,反而不美,只求他们让俩人穿上了衣服,然后再到派出所。

苏自坚知道这下可谓是炸开了锅,先别说是家里,就是单位里也是不知将要怎样处理?不觉暗暗发愁,看着欧雁梅不知如何是好?

果如他所想的那样,天亮之后单位里的领导与老婆李晓倩还有岳父李可强,李可强铁青着脸,一把揪住苏自坚的胸口一拳就打了下来,派出所的民警把他拦了下来,不然他定会痛欧一阵。

苏自坚暗暗地忍受着,谁叫自己出了这么一件事,李可强是他单位里的主任,苏自坚与李晓倩结婚之后,他便把苏自坚安排到他属下粮所工作,苏自坚表现良好,有一定的工作能力,这让他非常的高兴,那知他与女儿结婚半年之久,居然会跑到外面来干这种事,而且是单位里的女同事,这让他气得不得了,不能痛打欧雁梅,只能把苏自坚拳打脚踢来出气了。

李晓倩却是大哭大闹,上来揪住欧雁梅的头发,衣服也撕破了,脸上也抓出了好几条指痕血丝。

这种乱搞男女关系,生活作风腐败,那可是人人痛恨的一件事,苏自坚被拘留了十五天,出来后李可强要女儿与他离婚,李晓倩不肯,她知苏自坚为什么会到外面去乱搞,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原故,这种事也不好意思说了出来,再说了这要离了婚再嫁个人,说不定比苏自坚还要厉害,那可不得了,这苏自坚怎说在自己面前还能低声下气,所以她坚决不肯离婚。

这事闹大后,单位里的领导作出人员调整决定,把苏自坚与欧雁梅作出调离原工作单位的决定,把俩人都下放到各个乡镇的下属粮所,这两处粮所天南地北,各处一方,李可强之所以这么作是怕苏自坚老毛病发作,又再找欧雁梅乱搞,那女儿非得气死不可。

拎着一个大包,里面放着的是他的换洗衣物,生活用品,坐在班车上。

车辆行驰在颤抖地黄土公路上,车后扬起一阵黄灰。

苏自坚临而坐,抵腭看着窗外,车辆缓慢地驰过山道,他的思绪纷乱之极。

欧雁梅怎样了?

出了这样的大事,想必她比自己更是难过狼狈,这李晓倩要是肯与自己离了婚,自己大可嫁了她回去当老婆,这样就什么事也没有了,问题是自己家在农村,高中毕业后出来还是靠李可强的关系搞到了在粮所的这份好差事,李晓倩不肯离婚他也没有办法,这事只能这么拖着了。

他可是后悔万分,这要不是自己性急,或是把她带到一处隐蔽的地方,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不过又有什么办法了,这事都搞了出来,就得为这种事去负责吧,再说了,他也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现在单位把俩人东南西北的调离分开,自然是岳父李可强弄的手段了,要怪只能是怪自己太心急了,一点都没把这件事好好思量了才……

现在搞得她没脸作人,也被下调到农村里,一个姑娘们日子一定比自己难过万分了。

第2章 雨夜浪漫。

弯弯的山道,青青的山峦,一条曲曲弯弯的黄土延伸出去在山的那边。

由于山道曲弯,公路难行,车辆只能是缓慢地行驰着。

中午时分,一声雷响,豆大的雨粒哗啦啦地下来。

山洪从林中急灌而出,冲向班车,司机大急,把车开到一处高地停下,等得雷过雨停,已是临晚。

当时的车辆还比较落后,又泡过了水,一下子发动不起来,搞了老半天才发动,开到一个小镇便坏掉再也走不动了。

车上十多个乘客都挤到镇上唯一的客店里,这小店生意原本就不怎么好,也就那么几间客房,一下来了这么多人可容纳不下,这些大多是山村里的农民,穿着不怎么讲究,加上又是雨夜天气,人人都是脚踩乌泥,衣湿裤湿,身上都发出了异味。

店老板娘皱了皱眉头,看苏自坚人长得秀气,不象是农家人士,便安排他到自己的房内歇息同,她则到另一间房内睡觉。

睡到半夜,苏自坚醒来抽个烟,却听得哗哗的水响声,似有人在洗澡。

他心念一动:什么人三更半夜了还在洗澡呀,是男的还是女的呢?

毕竟他也是个有感情的人,突然间遇上这种事,是男人的话都不免会有那好奇的心思,这看一看的冲动促使得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澡房只是用木板钉起来的,许多漏缝闪过灯光。

耳中听着水响声,苏自坚心意起伏不定,下来拉也泡尿,看着灯光不觉凑近朝里偷窥。

这么一看之下,不禁令得他血脉偾张,浑身的血气都沸沸腾腾。

澡房里果然是有人在洗澡!。

原来这洗澡的人竟是店老板娘,她半夜起来拉尿,水湿路滑不慎滑倒摔跤,搞得一身泥水,迫不得已深夜洗澡,她把衣服脱个精光,也不急着洗澡,先把衣服洗个干净,然后再洗澡,她这么慢慢悠悠的洗澡,可是让站在外面的苏自坚大饱眼福了,看得直流水口。

毕竟是刚刚结了婚的人,在那方面才初初接触,对于这样诱人场面让他忍受不住。

他暗暗骂道:他妈的,都三更半夜了洗什么澡呀,想害老子今晚睡不着觉吗?

边骂边咽口气,那知这么一来可就坏事了,口里有大量的口水,他又是不加顾忌的咽,声音不免大了些。

里面的老板娘登即就听到了声音,把她吓了一大跳,不禁沉着声音低喝而道:“谁呀!”

苏自坚一惊:妈的,老子怎就这么倒霉,这偷看就偷看吧,居然还被人发现了。

急忙快步奔回房里上床睡觉,只是一夜之中无论如何也睡不了,满脑子都是老板娘的身体影子。

次日一早,司机对大家说车坏走不了了,得派人来修,这一等非得几天不可。

路程不远的都步行走了,还剩下几人在等待,苏自坚的目的地还有几十公里,说什么也走不到,只得留了下来。

到得晚上,老板娘给几人张罗着晚饭,吃过了晚饭后,苏自坚坐在房里抽烟,听得有敲门的声音,问道:“谁呀!”

“是我!”一听是老板娘的声音,起身开了门。

老板娘走了进来,她低沉着脸,一言不发地盯着苏自坚。

苏自坚给她看得心中发毛,强笑说道:“怎么了老板娘。”

“昨晚那人是不是你?”老板娘一言道破苏自坚心中的隐密,把他惊得毛骨怵然。

“你说什么呀,我听得不太明白。”苏自坚强笑地说道,事到如今只能给她来个死皮赖脸,赖到底了,反正她又没看到是自己在偷看,自己不承认她也抓不到证据,一想到这儿不禁暗暗得意。

“偷看我的那个人就是你!”老板娘一字一句地道了出来,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你凭什么这样说呀,这胡说八道总得有个证据的吧?”

“你想要证据吗?”老板娘冷笑了一声。

“没有证据你就别想冤枉好人!”暗道:老子不承认看你拿我怎办?

心中得意之极,几乎忍不住想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