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弑魔者的简单生活

点击:
本卷名称:第一卷:在穿越世界里的简单生活

(蚊子要说的话)
 老实说,这是我第一本书。写的不好,请见谅,觉得还可以,请多多支持。嘛,毕竟是第一本书。希望各位能看书开心。
呃,前面的,老实说,写的比较差,我自己看了会很觉得羞耻(大部分写小说的人都会这样吧)。
后面的会好一些。
①    救人、死亡、另一个世界

“啊~~~”几声惨叫声在夕阳下显得格外凄惨。几个别所的高中生,鼻青脸肿的倒在我的面前,不断在哀嚎。

“你们这些混蛋要是把我的菜给弄烂了,该怎么办?”我揉了揉被打的稍微有些淤青的脸骂道。

刚从超市买菜回家,就遇到这几个混蛋,自称什么五月‘守护者’。说什么要我离五月远一点。真是莫名其妙。

我扶起摔在路旁的自行车,骑了上去,又骂了他们两句,才骑着自行车回家。

我叫林翔,中国人,在我小学六年级时转学来到日本时,就一直被人欺负。他们打我,踢我,说我没有爸妈之类的,当时我很伤心,没有人帮我,也没有人同情我,我被同学们孤立了。

在某一天,我还是被他们欺负时,一个同班的男生,高桥信彦,他看不过去,挺身而出,劝他们不要打我,那些男生不单没有把他的听在耳里,反而连同他,和我一起欺负。

因为那件事,我现在和高桥的感情很铁,也因为那件事,我发誓要变强,要反抗,我不欺负人,但也不要被别人欺负,也就是因为后来他们又来欺负我,我反抗了,把他们打的一塌糊涂。但他们不服气,老是来找我打架。为了应对他们,我常常锻炼身体,所以他们每次来找我都是吃不了兜着走。

由于我打架的厉害传到了一些所谓的老大的耳里,他们总是会带一帮人来找我打架,刚开始面对那么多人,我处于下风,但是他们来多几次后,我也便不怕了。而且那个时候,他们也开始使用武器,铁棍,木棒之类的。

回到空无一人的家,我随便的煮了餐饭,吃了起来,吃完后洗碗,然后洗澡睡觉,一天便这样过了。

我曾经有过父母,只不过他们因为交通事故,双双死去,在我只有4岁的时候,把我养育成人的是我的叔叔,林豪,我非常感激他,他是个有才能的人,原本在国内一间有名气的公司当副总裁。在我小学六年级时被调到日本当总经理,可见他的实力是多么深受董事长的信任。

他今年三十七了,不过他没有结婚,我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像他这种帅气又有才能的人会不结婚,明明有许多女性都仰慕着他的。

———————时间:6月4号,星期一      地点:学校

“林翔,你脸上怎么了?昨天又打架了?”我刚把书包放进抽屉,一个把双手托在她那发育良好的胸前的女生就走到我桌前,用一种责怪的语气对我说道。

我看了五月一眼:“打架又怎样了?多管闲事。”

“你......”她的脸气得通红,生气的她挺可爱的。

这个叫五月里纱的女生,是我的同班同学兼学习委员,她在我初二年级时就和我同班,一直到现在,高一。

她貌似被男生评为北海高校的校花之首?确实,五月这家伙长的是很漂亮,洁白无暇的皮肤,闪烁着迷人的光芒的大眼睛,1米70腿长身短的黄金比例身材,在女生中简直是鹤立鸡群。再加上学习又好,当上校花也实在当之无愧。

昨天那几个傻逼五月守护者,应该就是喜欢五月的,大概因为我是不良少年,又和五月走的近,他们才来‘警告’我的吧?

五月是个很烦人的女生,她不管别人的闲事,就爱管我的,我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是哪里惹到她了。难道这就是她对救命恩人的回报吗?

-----在初二下学期的某一天,我因为选晚上要吃的食材,而耽误了不少时间,于是我便走小巷,图个快捷,没想到在那我看见了她被几个附近的小混混给围住了,他们想对她动手动脚。

毕竟是自己班上的人,不,就算不是班上的人,我看见有人被人欺负,我都不会放任不管,也可能是这个原因,我看见有人被欺负,就挺身而出,所以才得罪了那么多人吧?

我把食材和书包放在地上,冲了过去,三两下就把那几个混混搞定了,事实上是吓跑了,因为他们以前和我打过架,知道了我的厉害,所以现在看到我都会掉头走。

“林翔同学?”当时五月可是泪花都出来了,可以看的出她害怕的很。从那以后,原本没和我说过什么话的她便每天都找我的麻烦,叫我认真读书什么的,总之就像老妈一样烦,早知道就不救她了。不过,这是不可能的。

“翔哟,你又惹五月生气了?”高桥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看了看五月,她鼓起嘟嘟的小嘴,确实好像是在生气。只不过,熟悉她的我知道,她这样并不是生气。

我摸了摸她的头,笑道:“哎呀,学习委员大人,小弟我正值青春期,所以有点叛逆,请您原谅。”

五月她拍开我的手,说出了那句她经常说的话:“你惹我生气了,我不理你~~~还有,你不要碰我。”

嘛~~~虽然我每次摸她头时,她总是说不要我碰她,但是脸上也没有什么厌恶感,所以我又把手搭回她头上,像摸小孩一样摸了摸:“不要生气了好吗?”

“不原谅,绝对不原谅。可恶的林翔,我真的不和你说话了。”说着她红着脸晃晃悠悠的回到我隔壁--她自己的座位上,对我吐了吐她那小巧的舌头,样子很是可爱。

“真单纯。”我对着高桥笑道。

“谁单纯?”高桥问了一句。

“她啊。”这不摆明是五月吗?像个小孩子一样。

“......”高桥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然后叹了口气:“嘛~~~人都不是完美的,在一些方面突出,一定会有某些方面落下。”

“什么啊?”我从以前开始就觉得高桥很喜欢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没什么。”高桥摇了摇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这时上课铃便响起了。

———————午休

我把便当放到自己的桌上,这时五月把她桌移了过来,和我的桌合并在一起。

五月这家伙,说什么不和我说话了,但在下课后,不又是和我说话?不过,这家伙就是这样,我也习惯了。

“信彦,今天还是去饭堂吃吗?”高桥走过我身旁。

他看了看我和五月一眼,笑道:“我不想被人讨厌哦。”然后走出了教室。

“喂~~~”怎么搞的?谁会讨厌他啊?

自从高中开学以来两个月,一直都没有和我吃过便当,明明初中时经常和我还有五月一起吃便当的。是他妈妈太懒了,不给他做便当吗?

“哇~~~是炸肉丸,林翔,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哦?最近老是弄炸肉丸的?”五月像以往一样擅自打开了我的便当,看到我做的炸肉圆两眼放光的说道。

“喜欢你?别开玩笑了,你不是知道我也喜欢吃炸肉丸的吗?”

“少吹牛了,哪次你不是全都给我吃的?喜欢上我就直说嘛,说不定我会接受你哦。”五月笑嘻嘻的说道,她笑起来的两个小酒窝特别好看。

说喜欢上了五月,我觉得这是不太可能的,我之所以最近一个星期都做炸肉丸,那是因为五月最喜欢的爷爷在上个礼拜去世了,我这样做,只不过是以我的方式安慰她而已。

我拍了拍她的头:“那可真是多谢咯,亲爱的‘里纱酱’”(日本有姓氏和名字之分,一般比较亲近的人才叫名字的,‘酱’字有‘小’的意思。)

只见她的脸像熟透的苹果一样红,有些生气的说道:“笨蛋,干嘛突然叫的那么亲热?笨蛋。”说着,她把炸肉丸全都夹到她的便当盒里,埋头吃了起来。

“吃那么急,别咽到咯。”我做了什么惹她生气了吗?

“哼~~~吃饭,不理你”她白了我一眼,继续吃着便当。

总感觉,上了高中后五月就变的难懂了,果然是因为和我在一起,没有男生向她表白吗?

这时山田行人撞了一下我的桌子。我看了他一眼,他马上又缩了回去连忙说抱歉。

这个叫山田行人的,是个混混,刚上高中时就喜欢上了五月,他经常缠着她,开学的第三天,可能是他看见我和五月关系很好,他就找了一帮人来打我。

那个傻子,我一个人,单挑十多个会格斗的混混都没问题。他竟然找了七个什么都不会,只会拿木棍吓人的二货。结果当然是我把他们揍了一顿。毕竟日本全国青少年拳击大赛和剑道大赛冠军的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从那之后,他就不敢缠着五月了,但是他偶尔,还是会惹我,但是惹了之后,看了我的脸色一变,就会缩回去的欺软怕硬的家伙。

这种家伙,我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放学

“呐,今天的夕阳很美呢。”走在沿海公路上,五月对我说道。

“嗯~~~如果你能自己拿书包,那么就更美了。”五月每次回家都会让我送她回去,并且要我帮她拿书包,不过也没什么所谓,反正,她家也离超市近,送她回去也只是顺路,再加上这家伙和我走的近,我也怕她会被那些傻子袭击。

“切~~~有很多人想拿我都不让他拿呢,你别那么不知足了。”五月脸上有着一种骄傲的表情。

“是是,万人迷的超级自恋里纱酱。”这家伙太自恋了吧?

“啪~”五月重重的打了我的肩膀一下:“去死吧!”夕阳的折射下,五月的脸染上了红红的颜色,非常漂亮。

“你这家伙真毒啊,平时老是依赖我,竟然要我死?”我笑道。

“哼~~~你这家伙死了最好。”五月向我吐了吐小粉舌。

“要是我死了的话。”谁会像我那么傻,老是听你听你这个大小姐的话?

我这句话没说完,就看到了一个让我不能再镇定的画面...

-----在前面的一个十字路口有个小孩正骑着小三轮车,冲了出去,而且十字路口的另一旁竟有辆高速行驶的货车?

“喂!你干嘛?喂?”五月看见我丢下书包,拔腿就跑,以为我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