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神造 第5节

点击:


因为家世显赫的原因,欧阳晔居住的不是集体宿舍,而是独栋公寓,地下建造有一个几百平米的训练场,并安装了各种健身器材。脚步声在狭窄的楼梯间回荡,令头顶的感应灯一一开启。欧阳晔想也不想就跟了下去,并不知道有一个虚无的影子在阻拦自己。

“这可真是一个杀人灭口的好地方,安全门只设置了你和祁泽的权限。你猜猜,如果你在这里遇害,你的那些保镖什么时候才能发现?等他们撬开门帮你收尸,祁泽已经跑到哪儿去了?”严君禹冷声嘲讽,“一个小时可以飞离海皇星,两个小时能抵达最近的太空中转站,三个小时足够他离开帝国,奔向浩瀚宇宙。到时候就算军部倾尽全力捉拿凶手,抓住祁泽的几率也十分渺茫。我劝你赶紧离开这里,不管用什么方法,总之先把祁泽稳住,给他一点甜头让他放松戒备,再趁机联络严博。我曾让你们把我和严博的通讯号设置成快捷键,这一点你应该没忘吧?跑不出去就悄悄把快捷键打开,让严博听听你们的对话。”

说到这里他微微皱眉,“脱困的方法有很多种,你却一种都想不起来,甚至连最基本的防备心都丧失了。如果我还活着,一定会开除你!你根本不具备成为一名合格军人的素质。”他看向走在最前方的祁泽,目中划过一抹杀气。

欧阳晔虽然听不见教官的训诫,却感到周围的温度在缓慢下降,连忙转身朝后跑去。

严君禹大喜,以为他想逃遁。只要出了这道门,迅速更改权限把祁泽反锁住,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下一秒,他的精神体便扭曲了一瞬,本就暗淡的灵魂之光差点因此而熄灭。只见欧阳晔那蠢货竟只跑到门边,掀开控制板把温度调高一些,然后又抱着双臂缩着脖子,十分自觉地回来了。

祁泽转头看他,轻轻笑了两声,表情和嗓音中透着一股戏谑。

严君禹用力按揉眉心,感觉自己的精神体早晚会被这两个人弄崩溃。他从没见过如此坏的孩子,也没见过如此蠢的孩子,这大概就是古人说的“一物降一物”?

去他妈的一物降一物!这分明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第6章

先是偷窃尸体,然后把它塞给同伴,一方面是为了找人顶罪,一方面也是为了勒索财物,祁泽所做的每一件事都经过精心设计,可以为自己谋取最大利益。

严君禹不愿意去怀疑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也曾为他寻找借口开脱,但观察到现在,他几乎可以断言——祁泽的来历绝不简单,所图也肯定不小。他已经控制住了欧阳晔,而欧阳家做的是军需物资的生意,就现阶段而言,对他很有用处。

虽然他把自己的尸体还给了欧阳晔,但如果必要,也随时能够取回去。欧阳晔这种头脑简单的家伙哪里是他的对手?至于用物资换取异能这种话,则完全是一个拙劣的骗局,如果传到外界,恐怕连三岁的小孩都不会上当。

欧阳晔究竟是吃什么长大的?屎吗?严君禹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边,心里已经为他开了无数张退学通知单。

“祁少,你冷吗?我觉得训练场的控温设备好像出问题了。”欧阳晔抱着肩膀说道。

“没感觉。”祁泽走入开阔的竞技场,清朗的声音在半空中回荡,带上了一股神秘的味道,“拿上这把剑。”话音刚落,一柄长约80厘米的宝剑出现在他掌心,当灯光投射下来时,似乎有一缕寒气顺着剑脊迅速划过,最终汇入剑锋,令人莫名联想到四个字——锐不可当。

欧阳晔财大气粗,买过不少好东西,但这样一柄华丽非凡又古意盎然的宝剑却是第一次见。他看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咽着口水说道,“祁少,这把剑比帝国博物馆里的顶级藏品还有范儿,该不会是古董吧?”

严君禹也感到十分惊讶。严老元帅酷爱收藏古董,尤其是兵器类,见得多了,他的鉴别水准也就上去了,一眼看出这把剑绝不是现代仿品,而且品相和质地都属顶尖,如果拿去拍卖行,估价绝对在九位数以上。

既然祁泽手中握有这样价值连城的宝贝,又为什么要敲诈勒索欧阳晔,甚至连学费和生活费都出不起?严君禹盯着执剑少年,心里产生了更多谜团。

祁泽并不觉得手里的剑有什么出奇,扬手将它抛过去,命令道,“攻击这台机器,看看它威力如何。”

欧阳晔反射性地接住剑,朝放置在一旁的陪练机器人砍去。机器人设置有打斗程序,以极快的速度躲过这一击,并准备还手,却听“嗡”的一声长鸣,一道无形利刃从剑锋吐出,划破空气后狠狠扎入机器人的金属外壳。寒光转瞬即逝,原本平滑的金属板竟出现了一条半米长的剑痕,直接切断了隐藏在其下的能源中枢。

机器人咔擦咔擦走了两步,最终停摆。

“这,这是我干的?”欧阳晔指着深深的剑痕说道,“我好像没砍到它吧?难道我记错了?”

“你的确没砍到,是风刃。”严君禹盯着祁泽的目光已经完全变了。一把剑是不可能带上异能的,除非使用它的人是异能者。而异能者的武器必须由某些特殊金属打造,否则传导异能的效果不会很理想,威力也将大大削弱。

传导性强的金属无一例外都很稀少贵重,大多数用来制造超能机甲,少部分用来铸造单兵武器,市面上并不流通,唯有在军部指定的代理商那里才能见到。也因此,要购买这样一把武器,钱财、权势、地位,缺一不可。

严君禹是雷火双系异能者,又是严氏少族长,生来就高人一等。但即便如此,他得到第一件属性武器时也已经二十八岁,在隆重的成年仪式上。那是一柄火属性匕首,造价高达几千万,曾经无数次救了他的命。

属性武器的威力究竟大到什么程度,只有用过它的人才知道。毫无疑问,祁泽的这把剑是风属性武器,但问题是,欧阳晔并非风系异能者!

严君禹无法用现有的认知去解释眼前的一切。他不会愚蠢地认为是欧阳晔故意藏拙。欧阳家奉行强者为尊,不,应该说整个黑眼星系都奉行强者为尊,如果他真的是异能者,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被父亲的情妇害死,绝不会被欧阳端华打压到喘不过气的地步,也绝不会拱手让出继承权。

看看欧阳晔现在的表情,震惊、骇然、不敢置信,一切都说明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

“你究竟是谁?”严君禹逼问少年,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不会有哪方势力舍得将属性武器交给一个随时有可能牺牲的间谍。”他摇头低语。至少严氏掌控的机甲先遣部队就绝不会舍得在间谍身上花费这样巨大的成本。他们只会把属性武器分配给等级在A+以上的异能者。把最强部队与最强装备集中在一起才能发挥最强战力,这是人所共知的军事理念。

祁泽究竟是不是间谍?这个早已在严君禹心中得到答案的问题,现在又被打上一个鲜红的问号。

一人一魂还沉浸在惊讶中,祁泽又拿出一把剑说道,“试试这个。看见吊在那里的沙包了吗?不要走过去,就站在这里攻击。”

欧阳晔浑浑噩噩地接过剑,冲相隔十米远的沙包挥砍。一缕亮红色火焰从剑锋吐出,骤然升高的温度令训练场内掀起一层层气浪。气浪扭曲了祁泽平静淡然的脸庞,也扭曲了严君禹的精神体。死后,这是他头一次恢复知觉,高温炙烤着他的皮肤,令他体会到来自于灵魂的灼痛。他猛然意识到,如果这一剑砍在自己身上,或许真正的死亡会提前来临。

属性武器能对精神体造成伤害吗?如果可以,那么被它击伤的人连精神力也会受损。但在此之前,帝国军事研究所从未发布过这一消息,也没有人陈述过类似的经历。

由此可见,祁泽的剑是特殊的。看他漫不经心的态度,仿佛同时拥有两把属性不一样的武器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他的来历和底牌远远超出了严君禹的预想,而他出现在海皇星的目的也更为扑朔迷离。

思忖间,火焰像一条灵蛇,又快又准地斩断沙包,扑向后方的金属墙壁,发出高温侵蚀物体的滋滋声。足足过了几分钟,温度奇高的火焰才彻底熄灭,硬度达到A级的金属墙壁赫然出现一个焦黑的洞,隐隐可以窥见里面铺设的砖块。

“属,性,武,器?”欧阳晔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自己的猜测。

祁泽动动嘴唇,似乎想反驳,却最终什么都没说。

欧阳晔很快否定道,“不对!不是属性武器,因为我根本没有异能!”

“是属性武器。”祁泽皱着眉头,仿佛对这一说法感到很纠结,收回两把剑后解释道,“但不是普通的属性武器,而是,”话落微微一顿,又点开智脑看了看,继续开口,“而是超导武器。”

“超导武器?那是什么?”欧阳晔不明觉厉。

祁泽没有打开全息屏,所以他看不见对方在智脑上查找了什么,只以为他刚才的停顿是故意大喘气,卖个关子。但严君禹却看得一清二楚,也很快就明白所谓的“超导武器”不过是祁泽的胡说八道而已。他临时翻开字典,搜了搜金属种类,瞥见超导金属时灵机一动,杜撰了一个超导武器。为什么那么肯定是杜撰?因为严君禹自己就是一个武器专家,无论是已经问世的,或还在研究当中的新式武器,他都见过,甚至使用过。

如果黑眼星系真的存在让普通人变成异能者的超导武器,他绝不会一点消息也没收到。

“每个人都存在不为人知的潜能,或许是特殊体质,或许是精神力、异能的变异。刚才我用灵石帮你测试,发现你是风火双灵根,也就是说你原本可以拥有风火双系异能,却因为某些原因没能觉醒。超导武器能引导你发挥潜质,拥有异能。”祁泽简单解释几句。

“什么原因没能觉醒?能治吗?灵根又是什么?”欧阳晔一下抓住重点。

“‘某些’这个词的意思你懂不懂?不懂就查字典。”祁泽故意用不耐烦的态度回避最后一个问题。灵根是什么?就算他解释得再清楚,这些人也永远不会明白。

欧阳晔还真的去查了字典,慢慢念道,“‘某些’是指‘不只一个或一种的不定数量’。不定数量,也就是说祁少你也不知道咯?”他摸摸鼻子,小声询问,“祁少,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只有拿着你的剑,我才能使用异能,没有它们我还是原来那个废柴,是不是这样?”

祁泽不咸不淡地点头。

“那你之前向我索要军需物资是用来购买这两把剑的?”欧阳晔恍然大悟,紧接着又羞愧不已。他还真的以为祁少是个专门杀熟的王八蛋勒索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