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神造 第4节

点击:


祁泽没回应,而是一瞬不瞬地凝视他,过了足足两分钟才低笑起来。

欧阳晔先是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后又被他笑得脊背发凉,一颗心七上八下,十分不安。

严君禹却欣慰道,“做得好。你尽量不要惹怒他。”这番话显然令祁泽感到满意,所以他紧绷的肌肉正在慢慢放松,掌心的东西也收回了空间钮。

“不管你信不信,我不是什么间谍。”他重新拿起银叉吃水果,含糊道,“我能救活严君禹,所以必须把他的尸体带走。”

冷肃的气氛陡然消散,令欧阳晔大松一口气,他一面抹掉额头的冷汗一面让保镖把粒子枪收起来,过了几秒钟才意识到少年说了什么,否定道,“祁少,你别开玩笑,严君禹都被踩扁了,送去帝国最好的医院也救不活。”

“我能救你,自然也能救他。你要是不信,我先把尸体寄放在你的空间钮里,我们谁也不动。”他并不担心尸体会被欧阳晔还回去。他之前才对严家人否认了找到尸体的事实,如今再反口,等待他的,或者说等待整个欧阳家的,必定是严家的怒火和军部的怀疑。一旦背上联合外敌,背叛帝国的罪名,欧阳家就完了。

欧阳晔也明白这具尸体是烫手山芋,却又不得不接。自己拿着总比放在祁泽那里好,天知道什么时候他会把尸体偷偷运走。

或许祁泽不能接受严君禹的死,于是产生了妄想症,试图寻找复活他的办法,但这种奇迹怎么可能发生?爱情果然会让人变得愚蠢而又疯狂,连祁泽这样的冷血动物也不能免俗,想想也是可怜。顺利要回尸体的欧阳晔唏嘘不已。

祁泽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微眯双眼瞥他一下,继续道,“我救了你,帮你炼体,你给我交学费、生活费……”他点开智脑查看账单,总结道,“你为我花了一亿六千万星币,足够买回自己的命,我们也算两清了。这样,你给我备齐这些东西,我让你拥有异能如何?”

他指尖飞快在全息键盘上舞动,打出一张长长的清单。

严君禹确定自己的尸体被安全移交到欧阳晔手里,也确定欧阳家绝不会背叛帝国,这才重新走到少年身边,仔细研究他的一举一动。祁泽真是一个谜,从两人的对话中他终于明白欧阳晔为何会对他言听计从。

救人,促使基因进化,这些手段算不上神奇,毕竟只要有钱,高纯度的基因进化液还是能买到的。况且欧阳晔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平民,又怎会轻易被迷惑?这其中恐怕还有很多内情。

但无论祁泽暗藏多少底牌,让一个体术者拥有异能却是绝对不可能的。至少类似的科技手段,严君禹从未见过,更未听过。体质可以通过药物进行锤炼加强,异能和精神力却是生来注定的,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几千年来,无数科学家致力于攻克这一难题,却从不见成效。

起死回生,催发异能,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严君禹摇摇头,对祁泽的说法嗤之以鼻。如果他真是一名间谍,这种收买人的手段未免太低劣了,而自己的尸体只能暂时存放在欧阳晔的空间钮里,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还回去。想到这里,他明明已经脱离了肉体,却依然感到头疼无比。

另一边,欧阳晔正在查看清单,口中惊呼连连,“一吨能量液,九块雷暴晶,一个军工冶炼炉……祁少,你当我家是开银行的吗?你要这些东西干嘛?你真能让我拥有异能?”

“我能让你变成体术者,自然也能让你成为异能者。你如果信不过我,之前那些话就当我没说过。”祁泽的态度很无所谓。

欧阳晔想试试,又觉得不大可能,直接拒绝又怕错过良机将来后悔,表情要多纠结有多纠结。吭哧了半天,他含糊道,“这些东西都是战略物资,有钱也买不到,要不我先找人问问吧。”既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打了一手太极。

祁泽无可无不可地点头。

严君禹冷着一张脸瞪视少年,严重怀疑自己的尸体只是一个幌子,对方真正想要的其实是战略物资。谜团越来越多,他对少年的探究欲也越来越强烈。

 第5章

回到学校后,欧阳晔让几名保镖发下毒誓,一定会对今天的一切守口如瓶,这才把他们打发走。好在这些人都是他母亲临死前为他安排的,不会把消息泄露给欧阳家的任何人。

“祁少,你今天闯下大祸了。事情一旦曝光,我肯定保不住你。”他点开智脑仔细浏览新闻网页,眉头皱得死紧。

祁泽把自己打理干净,又换了一套崭新的衣服,这才走到客厅坐下,表情和语气都透着一股漫不经心的味道,“严君禹是严氏的少族长,地位举足轻重,在确认他已经死亡之前,严家不会让外界得知任何消息。尸体一直找不到,海皇星就会一直风平浪静下去。”

“风平浪静?你难道没发现学校里忽然多了很多陌生面孔吗?那都是严家派来的探员,说不定已经把学校里的每一个人都监视起来了!”欧阳晔焦躁地戳着全息屏。

“我问心无愧,怕什么?”祁泽也打开智脑,却不是浏览新闻,而是玩起了单机游戏。

游戏是专门为两三岁的幼童设计的,背景音乐十分可爱,泡泡破裂的噗嗤声和小动物的叫唤声令欧阳晔心情更糟。他急促地走了两圈,质问道,“什么叫问心无愧?偷走严君禹尸体的人不是你吗?”

祁泽似乎走错了一步,导致这一关没能顺利过去,于是抬起头,恶意满满地说道,“但是现在尸体在你手上,如果被人发现,我只要把一切罪名推给你就好。”

欧阳晔吓得脸都白了,结结巴巴开口,“所,所以,你把尸体交给我是有预谋的吗?你早就想好了让我背黑锅?”

“你说呢?”祁泽勾了勾唇角,笑容看上去十分无辜,却让屋里的一人一魂脊背生寒。

除开怀疑、忌惮之外,严君禹对祁泽更产生了十二万分的厌恶。他纯真可爱的外表只会将他的内心衬托得越发冷酷邪恶。反倒是原本张扬跋扈的欧阳晔,骨子里其实是个有正义感,爱国心,也重情重义的好少年。

人不可貌相,老祖宗传下来的话果然很有道理。严君禹一面喟叹一面走到欧阳晔身边,安抚性地拍打他肩膀。他明白,这孩子已经掉进了祁泽挖好的坑里,将来很有可能会为对方背黑锅,而唯一能帮他解套的办法就是自己活过来,亲口说出真.相。

但死人复活这种事,哪怕科技发展到极限也永远不会发生。想到这里,严君禹摇摇头,满心都是怜悯,怜悯自己的无能为力,也怜悯欧阳晔的识人不清。

“祁少,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你在我身边潜伏两年,就是为了等待这次机会对不对?严君禹的死也是你设计的?”欧阳晔瞬间脑补了几十万字的阴谋,感觉脑袋都快炸了。他既想奋力反抗黑恶势力,野兽般的直觉又告诉他不能招惹祁泽,左右看了看,只好朝大门跑去。

出了宿舍,他第一件事就是去教务处告发祁泽,然后主动把冰棺还给严家,争取宽大处理。然而想法是好的,坏就坏在指纹锁根本打不开,“嘀嘀嘀”的警报音响个不停,不断提醒他输入错误。他急得满头大汗,手掌一次又一次按在感应器上,还不时回头看看祁泽,像一只被逼到绝境的困兽。

“别折腾了,门锁肯定被祁泽动过手脚。”严君禹对欧阳晔的同情几乎快达到顶点。这孩子今天肯定逃不出去,自己的尸体已经成了祁泽要挟他的把柄,刚才提到的能量液、雷暴晶等军需物资,他都得一样不少的为祁泽找来。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欲壑难填,祁泽将会索要更多,直到榨干欧阳晔最后一点利用价值。

“杀了他。”严君禹冷声开口。如果这件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会采取最行之有效的方法,那就是抹除一切灾祸的源头。欧阳晔好歹是欧阳家的大少爷,杀死一名碳基人完全不必承担任何责任,只需布置一个巧妙的事故现场就可以。众所周知,碳基人的身体极其脆弱,一个小感冒也能要了他们的命。

严君禹虽然立志成为一名军人,也具备一定的正义感,但身为上.位者,冷酷的天性早已根植在骨子里,杀人对他来说绝不是禁忌,相反,是解决麻烦的必要手段。

但欧阳晔显然不这么想。见门锁打不开,祁泽又一步一步朝自己逼近,他吓得瘫坐在地上,胡乱舞着双手喊道,“你别过来,我不跑了,我们有话好好说!”

祁泽垂头看他,抿直的嘴唇忽然微微一弯,戏谑道,“你竟然当真了?我刚才是开玩笑的。”

“啊?开玩笑?”欧阳晔目瞪口呆。

“起来吧,坐在地上难看得很。”祁泽不耐烦地踢他两脚。

欧阳晔一咕噜爬起来,连声追问,“你刚才是在开玩笑?故意吓我的?你没想陷害我,让我给你背黑锅?”

“没有,我虽然不是好人,却没下作到那个地步。”祁泽眼底浮现一丝傲气,又很快消弭,懒散地往沙发里一靠,继续道,“再给你一次机会,把这些东西找齐,我就让你拥有异能。”

在祁泽面前,欧阳晔就是个抖M,被欺负惨了反而乖顺很多,点头哈腰地说,“祁少你放心,我一定尽力把东西找齐。”至于“异能”两个字却提也不敢提,可见心里也是不相信的。

杀意凛凛的严君禹真想撬开欧阳晔的头盖骨,看看他脑子里都装着什么。

“难怪欧阳涛想越过你,直接把继承权交给欧阳端华。连这种小事都解决不了,你将来怎么执掌整个家族?明明有很多方法可以止损,你却任由自己越陷越深,最后反而被一个碳基人辖制,成为对方的傀儡。我已经预见了你的结局,你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清醒。”严君禹恨铁不成钢地呢喃。

谁也听不见他说话,但如果只是沉默旁观,死亡的阴影早晚会将他吞没,所以他假装自己还活着,想说什么就说,哪怕对旁人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另一边,祁泽对欧阳晔的回答很满意,从空间钮里取出一块透明晶石说道,“握紧它,放空思想,运转内气。”

欧阳晔不明所以,却还是照做不误,过了几秒钟就见晶石放射出青色和红色的光芒,闪烁几下又慢慢熄灭。

“这是什么石头?”他好奇地询问。

祁泽避而不答,拿回石头后淡声道,“去地下训练场。”

“祁少你究竟想干嘛?”欧阳晔又开始心慌。

“去了你就知道。”祁泽打开铺设在地上的安全门,慢慢走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