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神造 第2节

点击:


两年前,严君禹在摩罗娜大森林里救下了祁泽,一年后拒绝了对方的告白,从此便再无瓜葛。他能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这里,严君禹很感激,于是走到对方身边,低声说道,“别搬了,这些金属碎片会割伤你的手。”

不知道祁泽有没有听见,但他确实停下动作,慢慢退到残骸外围,从空间钮里拿出一瓶药,喷在满是伤痕的指尖。伤口迅速愈合,留下一条条浅粉色的痕迹,再过几小时,大概连痕迹也会消失。

“只拆驾驶舱,别的不要动。”他的语气听上去冷静而又淡漠。

欧阳晔和几个保镖点头答应,果真小心翼翼地避开金属残片,只去搬被压扁的驾驶舱。

最初的感激消退后,严君禹终于察觉出异样。在他为数不多的记忆中,少年总是眼泛水光,神情羞涩,纵使不说一句话,也带给人楚楚可怜的感觉。他的性格跟他的体质一样,都很脆弱,仿佛稍微一碰就会碎掉。

但现在,少年双手插兜,下颚微扬,黑色眼眸深不见底,哪怕隔得再近也看不见一丝波澜。这是标准的旁观者姿态,也是超然的局外人作风,如果他真的全心全意爱慕自己,绝对无法保持现在的冷静。

严君禹若有所思,再去观察欧阳晔等人,便又看出几分不同于流言的地方来。哪里有宠物悠闲地站着,金主却汗流浃背,埋头干活的道理?

欧阳家做的是军需物资的买卖,与严家有几分交情。据严君禹了解,欧阳晔生性桀骜,一般人根本看不上眼,别说对一个宠物言听计从,就连自己父亲的面子也不给。而且,自从两年前他基因忽然进化,可以修炼体术并连连突破之后,脾气也跟着见涨,人送外号“狗咬人”,逮谁咬谁,十分霸道。

但他对祁泽的态度却非常诡异,看上去不像金主与宠物,反倒像主人与跟班。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严君禹自己也不敢相信这个结论,但他对别人的隐私向来没有兴趣,发现异常就算完了,并没有一探究竟的冲动。

忙碌了几分钟,扭曲变形的驾驶舱终于从机甲内部拆卸出来。欧阳晔一边用磁暴脉冲器破坏舱门,一边气喘吁吁地说道,“祁少,机甲都被踩扁了,严君禹再厉害也活不了。你何必浪费这个力气?”

祁少?还真是主人与跟班的关系?严君禹用胡思乱想排解着沉重的心情。没人比他更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他早已经死透,根本救不回来。至少在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个特种人能起死回生,连精神力达到SSS巅峰的机甲大师穆飞星也过不了这一关。

“让你拆你就拆,废什么话?”祁泽上前两步,定定看着驾驶舱。

严君禹连忙警告道,“不要过去,磁暴脉冲器的余波会震碎你的内脏!”

少年听不见他的话,反倒更凑近了些。欧阳晔也不回避,依然轰隆隆地开着机器。

严君禹想象中的惨况并未发生,少年既没有吐血倒地,也没有当场晕厥,他甚至嫌弃欧阳晔动作太慢,擅自把脉冲器调到最大功率。舱门应声打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暴露在空气中。

欧阳晔和几名保镖弯腰低头,做出哀悼的姿态。少年则俯下身摸了摸尸体的颈部和手腕,宣告道,“他死了。”脸上终于露出悲痛的表情,呢喃低语,“竟然就这么毁了!”

严君禹正沉浸在直面自己尸体的震撼中,并未注意少年的一举一动。他从小就知道自己会死在战场上,目前这种情况虽然算不上战死,但为了保护学员而牺牲,听上去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他有很多遗憾,也思念远在帝都星的亲人、朋友,但肉体已经消亡,唯余灵魂四处飘荡,这样的他无力操控任何东西,也改变不了任何结局,只能选择面对现实。

终于从剧烈的情绪漩涡中挣扎出来,他感觉自己的精神体淡化很多,仿佛随时都会消散。

与此同时,祁泽从空间钮里拿出几瓶水,把手帕沾湿,慢慢清理遗体上的血迹,语气坚定地说道,“我要把尸体带走。”

“啊?”欧阳晔以为自己听错了,表情有些呆愣。

“我要把严君禹带走。”祁泽重复一遍,并从空间钮里取出一副冰棺,迅速收殓尸体。

欧阳晔终于回过神来时,冰棺已经被少年藏进了空间钮。他连忙把人拉到一边,急促低语,“祁少,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疯啦?那可是严家大少爷严君禹,不是路边的阿猫阿狗!你要他的尸体干什么?收藏?都已经烂成那个样子,你也不嫌瘆得慌!就算恋尸癖也不是这个恋法,你好歹选一个模样完整的,不恶心人的!再说了,严君禹是SSS级特种人,生前是严家的最强兵器,死后也属于家族财产,尸体可以拿去让生物学家研究并改进严氏族人的基因。你见过哪个特种人的尸体流落在外面的?没有吧?你这种行为被抓到了会被判刑的!”

“我不说,你不说,那几个保镖管得住嘴,谁也不会知道。”祁泽态度依然坚决。

欧阳晔急了,“你以为我们都不说,你就能蒙混过关?等救援队来了,第一件事就是找严君禹的尸体!哪怕你把他藏在空间钮里,他们用监测仪一扫就能知道!严君禹那台机甲虽然变成了一堆破铜烂铁,但黑匣子还在正常运作,把我们刚才撬开驾驶舱的动静都录下来了,你瞒不过的!”

他抓住少年单薄的肩膀,用力摇了摇,“醒醒吧祁少,别再迷恋严君禹了!他都变成这样儿了,留着只会吓人!你让他落叶归根,入土为安吧!”

严君禹早在少年说要带走自己尸体时就用冷冽而又猜忌的目光盯着对方。他出身于帝国最显赫的几个家族之一,各式各样的人都见过,也明白人心是多么污秽的东西,自然而然就联想到一些并不怎么美妙的场景。

这些场景发生在别人身上没什么,发生在自己身上,那感觉实在是糟糕透顶。

“祁泽,感谢你不畏艰险前来营救我,但是请你尊重我的遗体并把它还给我的家人。”明知少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严君禹依然慎重地提出请求。正如欧阳晔所说,他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落叶归根,在灵魂即将消散的最后时刻,他想回到故里,与自己的亲人、朋友团聚。

祁泽丝毫感受不到他的诉求,扫开欧阳晔的双手,不耐烦地说道,“谁也不会发现我的动作,连黑匣子也不会有记录。”

欧阳晔还想再劝,被少年黑漆漆的眼珠一瞥,顿时就怂了。

严君禹从不知道人前人后的祁泽竟会有这样两副面孔,明面上沉默寡言,敏感内向;私底下却胆大妄为,心理偏执。而本该占据主导地位的欧阳晔却被他吃得死死的,一点也不敢反抗。

他都快被这两人气笑了,却又无力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打扫现场,掩盖了一些痕迹。他们难道真的以为只要谁也不说出去,就能躲过救援队的搜查?祁泽是碳基人,很少接触外界,思想天真些无可厚非,但欧阳晔好歹是欧阳家的大少爷,不应该连最基本的常识和法律都不懂!

“特种人的遗体是国家财产,偷盗国家财产是什么罪名你知道吗?打开星际法典,翻到1137页,直接看第七条,你会找到答案。如果被抓住,你将被判刑389年。知道389年对一个碳基人意味着什么吗?你将永远待在暗无天日的监狱里,与穷凶极恶的罪犯作伴,直到你生命终结的那一天。”严君禹严肃地告诫少年,却只看见他若无其事地眨了眨眼,表情无辜极了。

 第3章

失去肉身作为依托的精神体会变得越来越孱弱,对活人造成不了任何影响,所以哪怕严君禹散发着强烈的,让祁泽将自己尸体归还的愿望,对方也接收不到。

巨大的遗憾与哀恸正在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满心无奈,他紧紧跟在祁泽身边,努力劝说道,“你还年轻,分不清什么叫崇拜,什么叫爱情。再过十年来看,你会发现现在的自己是多么愚蠢。为了一具尸体触犯星际法并赔上自己的一生,这并不划算。趁救援队还没赶到,你把尸体还回去,我保证严家会用最大的诚意回报你。”

很可惜,他的一番苦心祁泽完全听不见,确认没有留下可疑的痕迹,他冲欧阳晔摆手,“如果我们现在就走,稍后救援队找到残骸并追查起来,一定会对我们产生怀疑,毕竟我们的飞艇到过这里,只要一查飞行记录就能知道。所以你最好赶快联系严博助教,让他过来处理。这样欲盖弥彰的做法反而能让我们顺利摆脱嫌疑。”

“祁少,我们真的要把尸体带走吗?你再好好想想?”欧阳晔犹豫不决地点开智脑。

祁泽似乎不耐烦了,径直走到他身边,按下通话按钮。那头很快有了回应,助教严博与一名身材魁梧的军人出现在全息屏幕上,吓得欧阳晔倒抽一口气。无他,只因这名军人正是严君禹祖父的第一副官,今年刚晋升中将的许起。

许起能力卓绝,手腕老辣,如今在军部担当要职,是严家嫡系。严君禹只失踪了短短几小时,他就从帝都星赶到海皇星,可见严老元帅对此多么看重,又有多么着急。

虽然欧阳家在海皇星很有地位,但在整个黑眼星系根本排不上号。像许起这样的大人物,欧阳晔只在星网上见过,现实中完全接触不到。他忐忑不安,结结巴巴地报告了机甲残骸的坐标,然后满头大汗地切断通话。

“完了!严家连许中将都派过来了!完了,完了,完了……”他绕着祁泽团团转圈,揪着头发哀嚎,“许起是严老元帅的第一副官,手里掌控着T3、T4两支机甲部队,是帝国数一数二的实权人物。如果我们得罪了他,他只需调遣十台T型机甲就能把海皇星轰成渣!祁少,我们别捅这马蜂窝了,赶紧把遗体还回去吧!”

欧阳晔彻底怂了,握住祁泽的手腕就想把空间钮打开。

祁泽是碳基人,没有精神力,他的空间钮是最普通的型号,只需按住启动键就能拿出东西。但欧阳晔费了半天劲也没能从里面倒腾出冰棺,不免急得咬牙,“我说祁少,严君禹都被踩扁了,尸体烂成那样,你还保存着干嘛?你图的什么?”

祁泽巧妙地挣脱钳制,找了一块干净的大石头坐下,冷淡道,“问那么多干什么,你们只管守口如瓶就好。出了事我一个人扛。”

“你怎么扛?偷窃……”不等欧阳晔把话说完,头顶忽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响声,救援队到了。

几名保镖露出迟疑的神色,不时看看大少爷,欲言又止。祁泽不咸不淡地添了一句,“你们不揭发我,出了事当然是我一个人扛,你们要是出卖我,就别怪我拉人陪葬。我一个无权无势的平民,还是碳基人,要特种人的尸体有什么用?你们欧阳家就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