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三国之我的老婆是武圣

点击:
这个乱世,有着热血厮杀,有着奇谋名将,但在真实历史上只浮现出冰山一角却撼动了天下格局的神秘力量又该何去何从?
太平道教为何风起云涌却因叛徒唐周功败垂成?五斗米教跟太平道崛起同期,有着怎样的恩恩怨怨,为何又偏安一隅,后世却强势崛起?曹操枭雄一生,却有最无奈的三个女人让他遗憾一生,美人是谁?张角之后,黄巾几度强势崛起,烽火燎原,幕后的大手是谁?
争霸三国,迷踪迭起,精彩纷呈。但心酸与无奈,悲凉与抗争裹挟了每一个人。曹操如此,高顺如此,吕布如此,董卓如此,孙坚如此,刘协如此,穿越者张扬亦如此。每个人都在跟乱世抗争命运,这就是乱世三国!
我的老婆是武圣,血泪欢笑不枉此生的刻骨三国新时代。

正文 第一章 救命人巾帼佳人

一觉醒来,张扬还觉得头有些疼。

他本是一个二流大学大三的学生了,是个历史爱好者,更是个地地道道的三国迷。他两个月前迷上了大型网页游戏《傲视天地》,从不玩网络游戏的他从此就沉溺无法自拔。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以及上一些要点名的课,其他时间都用在傲视天地上了。

有人问他最近玩什么游戏,星际还是魔兽?他说傲视天地,当场雷倒一片。

但别人的讥讽张扬充耳不闻,每天为海外贸易没有被打劫而欣喜,为一次委派就出了猛虎而癫狂,为mm没有来月经连续六次鼓舞成功而庆幸。可是,有得必有失啊。这不,今天就从班级邮箱里找到了这学年学分不够要留级的名单,他张扬赫然在目!

最不地道的是学校竟然通知了家长,张扬被家里人在电话里一顿痛骂。张扬一时想不开,就……

就喝醉了。

醉醺醺的时候,张扬打开电脑登陆帐号,看着心爱的主城,紫红的装备,他本来以痛下决心要注销这个游戏帐号的决心又动摇了。

这可是好几个月日夜辛苦的血汗结晶啊,尤其是为了玩好这个游戏,他一狠心透支了一个月的生活费,换成了一堆游戏金币,害得他吃了一个月的方便面。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可是汗水与血泪的结晶啊!

算了,就玩这一次,今天晚上一过,明天就注销了这号,从此洗心革面好好学习!

然而,不巧的是,电脑突然黑屏了,张扬本还以为是微软又在打击盗版了,可是电脑黑黑的屏幕突然出现一个黑洞,将张扬生生地吞了下去。

他不知道他终于如愿以偿了,来到了金戈铁马的乱世三国。然而后面的命运……

“这是在哪儿啊?”张扬摸了摸发疼的脑袋,悻悻地四处张望。

而眼前是枯草连天,黄沙漫天,一望无际除了残垣断壁、黑烟四起,就是饿殍遍地、哭声震天。

荒废的官道上,一个个面带菜色瘦骨伶伶的男女相互搀扶,毫无表情地从张扬面前走过,那眼神里除了饥寒就是冷漠。他们这是要迁徙他地求生了。

这时,前面突然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喊:“黄巾贼来了,快跑啊!”

然后这些人都惊慌失措地,拖儿带女赶紧逃难,混乱中这些本就体虚无力的人像雾挤倒踩踏而死的,不计其数。

张扬迷惑地看着这一切,心道:“这是拍电视剧吗?新三国?”

不错,不错!这些群众演员很给力嘛!服装到位,化妆师也不错,场景选得也好。

然而,马上接下来的一幕彻底彻底让张扬傻眼了。一群头披黄巾拿着杂七杂八武器的乞丐游民,张牙舞爪凶神恶煞地杀将而至。他们眼中都带着狼一般的血红色,凶残而狠毒,对于前面手无寸铁的难民好不怜悯地大开杀戒。一时间血肉横飞,惨叫震天。

张扬眼看着一个怀揣着襁褓中的婴儿的妇人,从自己面前惊慌地跑过去,却被风驰而过的一个贼军将领狞笑着冲过,将手中的长刀狠狠地插入那妇人的后心,那妇人喷出一口鲜血,消瘦的身体被那军汉连刀带起,而她手中的婴儿则飞上半空,狠狠地摔在地上,然后被那将领马踏而过,飙起一股血柱,只留下血肉模糊的一团嫩肉。

李默突然间明白了,这不是演戏,而是活生生的厮杀,或者说屠杀!唯一的可能就是,穿越了!

这种不分男女,不论老幼的屠戮,李默渐渐的眼睛红了,平生第一次有了想杀人的冲动。

“这些不过是一群对你们毫无威胁的百姓,抢掠财物也就算了,何必赶尽杀绝?

你们也都是堂堂七尺的汉子,有本事跟官军一对一对阵去,那赢了才算本事。只会屠戮弱小,不过是一群懦夫!”张扬拔起插在一个妇人背上的刀,愤怒地吼叫道。

“找死!”那个杀红了眼,就在刚才当着张扬的面将那个婴儿踏成肉泥的军汉暴喝一声,提刀纵马杀来。

张扬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心一横,抡起刀就迎了上去。

那军汉嗜血的眼睛岑亮,马蹄如风,在越过张扬身侧时,双眉一横,挥刀就砍,张扬咬着牙关使尽全力举刀格挡。

只听“咔吱”一声脆响,张扬手里的刀应声而断,那军汉狰狞一笑,张扬只感觉一股寒气从头到脚扑面而来。

“我要死了吗?刚穿越过来就死了,这让人又爱又恨的三国啊。”李默神魂开始分离,迷迷糊糊地想道。

然而这时,一道火红的身影本闪而至,银光一闪,“当”“咔哧”两声,一声惨叫连带着“噗通”的重物落地声。

张扬睁开眼一看,却是一个穿银白盔甲,火红的锦缎狡兔披风,骑火红马驹,手持长枪,威风凛凛的女将。而那个凶恶的马上大汉则双目瞪圆,喉咙处一个大窟窿正咕咕地冒着血,躺在地上死不瞑目了。

这女将年纪不过十七八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她身材高挑,窈窕有致。柳眉凤眼,琼鼻樱唇,如画的眉目,墨浓的眉黛,此刻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如花瓣般的唇齿张出一道优美的弧度,眼光如水,英气中不失妩媚,好一个美貌的巾帼英雄!

张扬从心里赞叹道。

而此时,一道火红的铁流携着踏破沉浮的气势席卷而来,本就没有防备的贼军瞬间如雪狮子化水,哭爹叫娘地逃窜开来。这只火龙军端的是骁勇善战!

加上这只黄巾军不过一千多人,装备实在低劣,其实这五百骑兵的对手?只有掉头就跑的份儿。

看到大局已定,而战果还没统计出来,无事之下,这员女将打量了张扬一下,其在高头大马上,居高临下笑着度张扬说道:“看你白白净净的,不像个庄稼人,读过书把。你的胆子是不小,胆敢单刀迎战骑兵,就是本事差了点,上战场那是活的不耐烦了,喂喂马才是你该干的。”

她那一笑,就如万花绽放般绚丽,张扬一时看的呆了。

“好美!”张扬由衷地赞叹道。

那女将的脸“唰”地一下子红了,扬起手中那把带血的长枪就要当成棍子打人,可是她刚举起来,还没打呢,张扬已经以手护头闭着眼睛躲闪了。

“刚才那番话还像个男人,谁知道就会说些让人羞的话。”女将好笑地将高高举起的长枪轻轻地放下,没好气地嗔道。

“你叫什么名字?”女将打量了张扬一番,问道。

“在下……在下乃汉室宗亲,中山靖王之后。姓刘,名扬,扬帆起航的扬,字……字吗,表字如一,始终如一的如一。”张扬扬起脸仰望着马上的美人,脑海中突然闪过刘备那句话“我乃汉室宗亲”。

就是刘备那句“我乃汉室宗亲”,可是荣获了历史上宣传类的最佳创意奖啊。就是凭着这句话,刘备第一次见面就收了关羽张飞两元超一流猛将。之后,让无数贵族巨贾,千里之才,奔相投靠,这句话居功至伟。

既然来到了三国,那就给自己一个好的起点吧,也为以后的奋斗之路增添一些资本。如今是个消息十分闭塞的时代,加上兵荒马乱,想查明一个人的身份简直比登天还难。

于是张扬灵机一动,就把自己的姓给改了。但愿这句话能让这美女大将肃然起敬,下马就拜,哭着喊着要归顺自己。

岂料这美人听了张扬的话,略一诧异,沉思一刻,板起秀美无暇的小脸道:“汉室宗亲?若不是你们这些汉室宗亲专权,与十常侍这些阉人争斗不止,天下岂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看看你们干的好事!”

张扬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下:“坏了,坏了,遇到一个极端分子了!”

“小姐,不能随便相信他的话,如今世道骗吃骗喝的那么多,我们得小心。看这人实在不像高官大族子孙,捉回去也值不了几个钱,顶多是个浪费粮食的半吊子苦力,还是——”女将身边的马上是一个,眉清目秀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年,虽然他也带着小一号的盔甲还配着腰刀,可张扬一眼就看出她是个豆蔻少女。

很明显,没有喉结,声音太清脆,而且脸蛋肌肤太白嫩,哪有这样的少年啊。虽然年纪小了些,身体还没有张开,也不如女将飒爽俊美,可再长两年,也一定是个难得的美人。

她瞥了一眼张扬,小声提醒道,然后粉嫩的小手做了个切的姿态。

“我知道了。”女将细长的眉毛一挑,有些不悦地回答道,然后小声道,“晓蝶,去看看晓娥那边缴获统计完了没有,我们得快些赶回去,不然遇到官军就麻烦了。”

“喏!”晓蝶无奈地抱了抱拳,然后提起缰绳,掉转马头,秀美的小腿一踹马肚子,缓缓加速远去了。

“话不能这样说啊,虽然我的那些同宗们确实干了不少坏事,祸国殃民崩坏社稷,怎么骂都成。可不能以偏概全,把我这个漏网的好人也给算进去了啊!”张扬什么也没听清,见女将吩咐完了正事,接着刚才的话题诉苦道。

美人看着张扬那苦瓜脸忍俊不禁,可却忍住笑,板着脸道:“肉食者鄙,这句话你听过吧?说的就是你们这些专门鱼肉百姓,一辈子也不干一件好事的硕鼠。收刮吃喝你们在行,其他的一概不行!这不,天下一乱,还不是要靠我们这些小民杀敌平乱?”

“在下虽是汉室宗亲,却没有机会鱼肉百姓啊。说实话,在下这个皇亲国戚做的也忒窝囊了些,连平常的百姓还要不如。看看我这身行头,就知道在下并非肉食者。还请将军不要误会——”张扬一抱拳苦笑道。

女将用那双明媚的眼睛打量了张扬一下,奇怪地问道:“你的头发怎么这么短,不知道发肤受之于父母,不可随意毁坏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