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红楼梦之我是薛蟠

点击:
一觉醒来,我一个性格冷淡、“无亲无故”的现代女子居然成了红楼梦里的薛蟠,那个“终日唯有斗鸡走马、游山玩水”的薛蟠,天啊。
但是是不是错了,这是薛蟠吗?不是说长相奇丑吗,怎么我看这长相走哪也是帅哥一枚啊。看来“尽信书不如无书”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既然上天给了我一个新的开始,一个新的家和关心我的家人,那我就用我的一切去保护她们,让她们平安吧!

薛府 后院

盛夏的午后总是透着丝丝闷热的气息,除了知了在树上叫个不停,便没有旁的声音了。这薛府不愧是金陵四大家之一,处处透着精贵繁华,各处自不是凡品。而此时,后院人工修缮的池塘边,几只仙鹤正昂然站立,偶尔低头汲几口水,偶过一对鸳鸯,也旁若无人般悠然自在地戏水玩耍。八角亭边的云纹柱旁,一个穿着松露撒花长衣的男童正痴痴地看着湖中荡起的水波纹,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心事。

这男童就是睡了一觉不知怎么的穿越而来的余蕊,但这个身体的主人确是叫薛蟠。是的,各位看官想的没错,不是同名同姓,他确实是红楼梦里的那个薛蟠,但也不尽然是。细看这小公子,面如傅粉,唇若施脂,眼波流转间,自由一段风流韵味,可以看出长大后也是一翩翩美少年,慕刹多少痴情女儿的人物,可如果再仔细的看他的眼睛,会看到漆黑如墨的眼中,隐约透出一丝冷然,一丝看透世事的了然无波。哪是曹雪芹笔下性情奢侈,言语傲慢,终日只知斗鸡走马、游山玩水,又性喜难色,一应经济仕途全然不知的纨绔子弟。想来母亲妹妹都长的好,哥哥又怎会差到哪里去。

醒来已经半月有余,从刚开始的茫然无措,到现在已经能够平静的接受自己从一介女子变身成男子,不,是男孩,一个六岁的小男孩。反正在现代也没什么好留恋了,只是我是魂穿,那就是说我的身体已经死去,不知道要多久才会有人发现我死在家里,呵呵,到现在还在想这些有的没的,看来这些天的养病把自己也养的无聊的发霉了。

但是想想薛蟠,人称“呆霸王”的存在,就头疼的厉害,这个书上后来由于命案而被处斩的倒霉蛋,不头疼才怪呢。而且看红楼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很多剧情都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妹妹薛宝钗嫁给了贾宝玉,薛蟠娶了个厉害的母夜叉叫什么金桂的,林黛玉后来死了,四大家族都抄了家,但无论如何结局都不是好的。

但这是书中薛蟠的结局,不是我这个薛蟠的,既然我没有长的如书中一般对不起观众,那至少证明这里的世界和书里还是有区别的,我要活出不一样的结局,不要向上一世一样,连守住完整的家都无能为力,我要保护好现在的幸福,守护自己的亲人。

当自己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双泪眼婆娑的慈眸,一个温婉的美丽妇人正搂着我哭泣道,“我的蟠儿,我的心肝命根啊,你终于醒了,担心死为娘的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要为娘怎么活啊”,边哭边用帕子磨挫我的脸,而周围站着的丫头婆子也是掩面哭泣,这时走上来一个着翠绿呢子卦衫的打大丫头,端着茶碗说道“太太别再伤心了,哥儿好不容易醒过来了,合该高兴才是,晌午孙大夫才说能醒过来,哥儿就没什么事了,只要仔细修养。不是亦有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看来哥儿是有大福气的,太太也别伤心再自个儿伤了身,企不是哥儿的不是了。”

听了这话,大家都收住了哭声。又朝着我说道“哥儿刚醒,口渴不渴”,我茫然,只能本能地点了点头,刚抱着我的夫人接过茶碗,递到我唇边,期盼地看着我,好像我喝的不是水,是救命的药一样,看我一口口喝了,方松了口气,又用帕子擦了擦我的唇角。心里一股暖流划过,不停的回荡,鼻子不由得酸了起来,从小从没有人这么对过我,生病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温柔的喂我喝过水,不知怎么的,

就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仿如本能般自然就说出“娘,孩儿没事”,扶我慢慢躺下,握着我的手,“我的蟠儿,醒了就好,醒来就好”,说这眼睛又不自觉的红了起来,那大丫头看了,忙说道,“太太也三天没合眼了,还是回屋歇会才是,这里有丫头婆子伺候,哥儿刚醒也要休息,太太念在哥儿的孝道也该保重自己才好”,我也忙劝她休息,方带着丫头婆子出去了。

看着她走远了,我也不耐地打发走了留在屋子了的婆子丫头,我要好好想想,觉得在身体的深处,有另一份记忆,闭上眼睛,那是薛蟠的,简简单单,想来也是,才六岁的孩子能有多复杂的记忆,不过看过之后,叹了口气,还真是不愧是呆霸王,六岁之前的记忆也够丰富的,玩的也是够畅快的,这不玩出事了吧,在园中爬树摔下来正好掉到池子里,救上来就一直昏迷,想来原来的薛蟠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才有了现在的他。也是不得不感叹薛蟠真是好命,虽然父亲有时对他严厉了点,但也是为他好,希望他以后继承家业,但平时还是对他很好的,更不用说惜他如命的母亲和可爱的妹妹,是的,现在薛宝钗,书中不逊于林黛玉的女子现在也有四岁了,粉粉嫩嫩的可爱豆丁一枚,和哥哥的也是相处地很好。

这薛蟠平日里虽有些顽劣,但是对这唯一的妹妹确实疼爱又有加的。上天给了我一次新的生活,给了我新的希望,既然我继承了薛蟠的一切,那就为他也为我好好守护这个家吧。从此我就是薛蟠。

可能是刚醒来就用脑子不停的思考,毕竟只是六岁的身体,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朦胧间听到丫头喊“老爷”,想来是薛蟠的父亲来了吧,隐约觉得有一双很厚实很温暖的手拂过额头,连梦也变地香甜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不知道薛蟠的父亲是什么时候死去的,所以大概设定在薛蟠12岁,薛宝钗10岁的时候,这样既有缓冲的时间,也让薛蟠能为未来多一份谋划。
其实写了才知道很多东西真的很难描写啊,看来是我的写作能力不高的缘故,希望各位看官多多谅解。

未来的路

(从今以后都以薛蟠称之,也真正把他当作男性)

这半月的养伤时光,薛蟠渐渐地适应了这书香世家,豪富之门的生活,想来这和他从来都平淡的性子有很大的关系,在哪里都没有特别的关系,适应性又特别的强,再加上这样的生活是他以前想也不敢想的,上有慈爱的父母,下有可爱的妹妹,还有舒适的生活,没有比这更美的了。

当然他自己也很惊讶于为什么这么快就接受了自己是个男子之身的事实,而且看来适应的还不错,这可能要归功与他现代的生活,身为女子的她看多了痴情女子负心汉的戏码,觉得女子总是要受很多的苦楚,无论是在感情上还是在社会生活上,所以渴望成为男子,这样至少少一些感情的被动。而且他很欣赏古代女子的三从四德,不是说欣赏压榨女性,而是身为男子的他现在不会遇到被女子抛弃的事情,毕竟他不太会轻易付出爱情给人,这样在感情上更有安全感,感情也更加的简单,毕竟古代的女子单纯,纯真,对婚姻更加忠诚,这些都是他需要的。

在这些天里,他也常常在想以后要怎样做,毕竟如果按以前的结局,这个家是要败了的,父亲也会很早的逝世,这是他不想看到的,在他享受过亲人的关爱后,在让他失去,是件痛苦的事情。如果没有尝试过,还可以放手,可是尝试过了,知道了什么是幸福又怎能放的了呢?

可是他这只小小的蝴蝶真的有能力煽动地了巨大的历史轨迹吗?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必须要做点什么,懊恼的是,他不知道薛父是怎么死的,只是知道会死,真是糟糕。希望在他活着的时候能够看到儿子有出息,想来也是件安慰的事情吧。

薛家在四大家族中是排在最后面的,其他三家都在朝廷中任有官职,都是有爵位的,而薛家现在虽然在户部挂职,但毕竟底子薄,虽有家财,但一直都仰赖于其他三家,一旦三家遭难,那薛家也难保平安,这正是薛蟠最不想看到的。他不无私,甚至称得上自私,他只在乎他想在乎的,其他的与他根本无半点干系。三家的结局对他来说和他无关,但如果牵连到薛家,那他就不得不在乎了,但是四大家族的灭亡是有很多种原因的,墙倒众人推,想来平日里四家仗着有财有势,不知得罪了多少势力。既然三家结局不无避免,那如何保得薛家的平安就成了重中之重了。

首先,应该是低调,绝对不能向以前的那个薛蟠一样,挥金如土,奢侈无度,生怕别人不知道家里有百万巨财一样。要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做事情要低调,做人更是要低调,正所谓闷声发大财就是这个道理。

其次,应该降低三家对薛家的影响程度,不是说不联系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也不应该真的达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地步,如何从诡异的局势中把薛家摘出来尤为重要。只要别人抓不到薛家的把柄,也不在朝廷中投靠任何势力,想来薛家在四大家族中就不显得突出了,不会有人有大兴趣先抓薛家这无缝的蛋的。

在现代看过一些对于红楼的分析,里面有一条说贾家的灭亡有一点就是不忠,说作为掌权者最不喜欢的就是墙头草,特别还是皇家里的墙头草,忠于现在的皇帝,却藏着前太子的余孽,想两边都讨好,后来两边都没着落。这一点倒是引以为戒,皇家的事情还是少掺和,永远站在胜利者的前面,轻易不要做选择。

再次,应该是谨慎、谦虚,在原故事里,薛蟠背有两条人命,特别是后面的那条还要了他的命,现在他可不想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在这事件中死去。女人对于他来说意义不大,相夫教子就好,心灰了,只想找到一丝温暖就好,所以,那个英莲就给那个姓冯的好了。至于性好男色就更好办了,做朋友可以,伴侣,还是算了吧,本人虽灵魂是女性,但对男子可没什么兴趣。

最后,整顿家务,考取科举,齐身、治国、平天下,先要吧家治好了才能治理别的,很多危机的出现往往是从内部开始腐化的。当然这条现在还不是可以完全着手,毕竟自己还小,但似乎自己是这家唯一的男丁,想来还是有发言权的,慢慢改造就好。

还有虽然不是非要走仕途之道,但是在这个封建礼教的社会里,身份地位是很被人看重的。薛家是紫薇舍人之后,现领内府帑银行商,共八房分,现在是皇商,但是身份已经不如以前了,想要让妹妹无忧无虑地过一辈子,成为她强有利的依靠,不要像书里那样为了不成器的哥哥,为了薛家不得不嫁给贾宝玉,虽然不之道她是否是真的喜欢贾宝玉,但是其结果看来却是悲剧。只希望她生活美满幸福,是不是钟鸣鼎食之家倒是其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