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我在水浒斗地主

点击:
穿越水浒,以水浒世界为局,召唤各路英雄前来相助。
抢地主,斗智谋。用热血和赤诚来征战天下。
局已开,前路渺茫。生死一瞬间,成败论英雄!
这是我的水浒,欢迎各位前来相助~
关键词:变身 召唤流 热血

第一章 张三斗地主

东京大相国寺外,一间草房中,张凯看着眼前的景象慢慢呼出一口气。

他明白了,这就是穿越啊。莫名其妙的,一觉睡醒之后,他就来到了这个世界。打听了一下,这里是宋朝,当今皇帝是宋徽宗。而且,还有个消息让他啼笑皆非。

太尉高俅...

又经过多方打听,他终于可以确定,自己来到了水浒的世界。

不过让他不明白的是,小说中,别人穿越都是为官为宦,为什么自己来到这儿之后居然是个泼皮无赖?

张三,这个名字他好像记得。他喜欢水浒,也看过很多版本的水浒电视。这个张三,不就是被鲁智深丢进茅坑里面那个吗?后来好像跟着鲁智深当了贼寇,一生算是碌碌无为啊。

不过,命运既然安排他穿越,肯定也会有转机。

掏出怀里带的东西,这可能就是命运给他的作弊器吧。

一把扑克牌,上面画着精美的人物图像。梅花三,吕不韦。这什么意思,难道能召唤?

就算是,他也不敢试,如果召唤出来的人才只能用一次,那他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一张牌吗?

数了数,手上总共有十七张牌。这个数字很敏感啊,斗地主的话,不算地主牌,三家每人刚好十七张啊。这么说来,这个世界肯定还有别人手里有牌。他们,就是自己暗中隐藏的敌人啊。

不过,张凯很好奇。牌发好了,底牌在谁那里?自己要斗的人是谁?盟友又是谁?

这所有的问题都在等着他去调查清楚,不过眼下,他还是想知道现在剧情发展到那儿了。

“三哥,听说相国寺后面的菜地新来了个菜头师傅,叫什么鲁智深的。咱哥儿几个去会会他,灭灭他的威风。以后手头紧的时候,也好去捞他一笔。”

旁边的人说话了,这就是李四,草房里围了十几号人,都是些闲散的破烂子弟。不过,这些人都以张凯为头。算是他来到水浒的直系手下了吧。

听到这番话,张凯明白了。这时候,鲁智深才刚来大相国寺,日后的精彩片段,这才刚开始啊。

按照水浒的情节,这些人,包括自己,都要被鲁智深扔到粪坑里。从这儿之后,倒把垂杨柳、大闹野猪林、风雪山神庙这些事才开始。

不过,既然自己来了,绝对不会再按照原来的走向进行下去了。要不然,等到暗中的敌人动手时,自己还只是个小人物。人家随便一下就能捏死自己。

想了想,张凯把扑克牌贴身藏好。现在的情况,自己还用不到这些。好钢用在刀刃上,太早暴露底牌不明智啊。

看着那十几个手下,张凯笑了。

“尔等要听我的吗?”

众人相互看了看,奇怪道:“往日都是听三哥您的,为什么今天还要问这种话?三哥是不是有计划了?您开口,上刀山,趟油锅,兄弟们绝不皱眉。”

“对,三哥您说怎么办吧?”

一众泼皮喊了起来,张凯伸手压住声音,笑道:“那好,大家凑钱给我备点酒菜,咱们,交朋友去。”

这句话一说,所有人都愣了。

他们是泼皮,从来只有他们从别人手中蹭吃蹭喝,哪儿有自己花钱请别人吃喝的道理?

听张凯说出这些话,他们都摇头了。

“三哥要钱,我们想办法都会给,但是三哥要说请别人吃酒?兄弟们只能说囊中羞涩了。”

“是啊,三哥,您再想想?”

张凯摇头,到底是泼皮无赖,他们的目光只能看的那么远。如果不是鲁智深降伏了他们,到死他们都不会转性。

不过看他们铁了心的不愿意,张凯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这样吧,你们借我点钱。咱们兵分两路,看看最后是谁能从菜园子哪儿弄来好处。如果我赢了,你们以后不准怀疑我的话。可如果我输了,以后你们决定的事儿,我绝不阻拦。怎样,敢不敢赌?”

听到赌字,这些人顿时来了精神。他们整天无所事事,除了骗吃骗喝,也就好赌了。听到自己大哥开局,他们岂能不来兴趣。

当下,所有人凑了点铜钱出来交给张凯。他们则按照原来的行事风格去干,而张凯,也要实行自己的计划了。

走出草屋,大街上所有人见到他都如避猛虎,谁都不愿意被他黏上。张凯苦笑,看来自己这个身份的名声还真不是一般的臭啊。

都说宋朝不堪,可真正走到街头,张凯才算感受到什么叫闹市。清明上河图描绘的情景和眼前的景象重叠,各方买卖人大声吆喝着出售自己的东西。河道边,车水马龙,说不尽的繁华景象。

张凯记性不错,水浒中那些英雄豪杰的出身和来历他几乎也都记得。要想在这个世界有立足之地,他必须重新洗牌。尽可能把那些能人都笼络到自己身边。

想到这些,张凯只能在心里祈祷。希望另外两家不要有太大的身世背景。如果他的对手是同样穿越而来的,又恰好是宋江或者是高俅。那就别玩了,自己肯定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啊。

如果都是普通人,那这一切就好办了。现在,拼的就是时间,拼的就是资源。而这些资源,也就是水浒中的好汉和任何能够利用的关系。

几枚铜钱,能买的东西很有限。张凯抱着一坛酒,还有一些熟肉来到相国寺后面。

他在等,李四那些无赖被鲁智深干倒,他就可以出场了。

时间慢慢过去了,终于,他看到了李四他们拿着假礼物来了。

没有露面,张凯找了个角落躲着。从这里,既能看到菜园里面的情景,也能随时跑路。

世道变了,他也不能确定鲁智深是否还是原来那个样子。如果鲁智深是穿越户,那么自己就要小心了。或者说,鲁智深的性格跟原著相差很多,那么自己又要重新想办法了。

李四他们有说有笑的进去了,张凯看到仔细,虽然听不清楚说的什么。但是他看到了,一个接近两米的大光头,先是和李四他们说笑了几句,然后所有的情景都是按照原著走的。

他们被丢进了粪坑,鲁智深在原地哈哈大笑。张凯知道,是时候了。

第二章 大力鲁智深

张凯提着酒肉走了进去,那些刚在粪坑里爬出来的泼皮一看他来了,忍不住大声喊着委屈。

再看鲁智深,两只眼睛瞪得滚圆,正上下打量张凯这个不请自来的主。

没有理会李四他们的哀声,张凯把酒肉放下,站直了身体,对着鲁智深一躬到底。

“鲁提辖,张凯有礼了!”

鲁智深他有研究,这绝对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你越是跟他对着干,他就越想把你干倒。所以,张凯这才想到用心去结交。

很不错,鲁智深急忙走了过来,一把将他扶起。

“哎呀,这位小兄弟有心了。不过,恕鲁达眼拙,不认识兄弟啊!”

张凯起身,先是笑了笑,然后指着李四他们道:“实在不好意思,这群兄弟就是小弟我的朋友。不过他们也是泼皮习惯了,竟然想要来鲁提辖这儿占点便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过,小弟买了点酒肉,一是替他们赔罪,二是真心希望能和鲁提辖交个朋友。”

听到这个情况,鲁智深哈哈大笑。他本就是豪爽的性格,张凯不加掩饰,把所有的话都挑明了,这很合他的胃口。

看到鲁智深不计较了,张凯扭头看着李四他们笑道:“你们几个撮鸟,这次信了我的话了吧?都去洗洗,然后过来拜见鲁提辖。”

说完,马凯转身又把酒朝着鲁智深送了过去。

鲁达看了,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哎呀,兄弟既然知道我鲁达,那肯定也知道洒家为何走到这儿。酒这东西,害洒家不浅啊。”

张凯笑了,他怎么不知道?鲁智深嗜酒如命,要不然也不会大闹五台山了。不过,这时候的鲁智深,已经是闲人一个了。

没有理会鲁智深的推辞,马凯直接拿出酒碗给他满上。双手捧到他面前,恳切道:“鲁提辖,不瞒您说,我听说过无数好汉的大名,唯独对鲁提辖最推崇。三拳打死镇关西,这是何等的仗义为人。如今,提辖落得这种清闲,也算是酒帮得忙啊。您放心,从今往后,这菜园中的琐事,都有小弟让人打理,各项出入都会经过提辖点头。算是小弟能为提辖分担了吧。”

听到张凯的话,鲁智深皱起了眉头。不过很快,他就放下了戒备之心。

任谁突然认识这么个好心肠的人,都会有所戒备。不过鲁智深性格豪爽,他也有资本。如果张凯骗他,就算天大的祸事,他也会找到张凯报仇。

伸手接住张凯的酒碗,鲁智深看了看他,仰头一口干了。

“哈哈,痛快!行,从今往后,我认了你这兄弟。”

这时,李四他们也都冲洗好了。一个个似落汤鸡般,站在远处不敢过来。

张凯扭头,看着他们那怂样不禁好笑。

“都过来吧,给提辖认错!”

李四他们提着衣服走了过来,拜倒之后,不住的磕响头。

鲁智深哈哈大笑,伸手把他们又扶了起来,算是不计较了。

从那过后十天八天,张凯每天就和鲁智深在一起。谈一谈天下豪杰,聊一聊江湖热血。菜园中的那些事儿,就由李四他们去干了。

不过鲁智深真是豪爽,每当有多余的生菜,他总是大手一挥,送给了李四他们。

这个举动,更让这伙泼皮感动。原本是想拿下鲁智深,结果反被人家虐了。对方不但没有看不起他们,反对他们爱护有加。

一晃,又是几天过去。天气燥热,张凯和鲁智深他们就在树下喝酒。

“呱呱~”

远处,老鸨的叫声让人很不舒服。李四几人听罢,伸手指着头顶齐声道:“赤口上天,白舌入地。”

张凯也很好奇,这句话他在不同版本的水浒中都听过,可一直不怎么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问,李四他们才解释说,老鸨叫,怕有不好的闲话传出去。过往的神灵听了,会记住。到时候,听到老鸨叫的人死后会被翻帐。所以,这样一说,算是祷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