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重生之尽风流

点击:
被逼嫁给传说X无能王爷
准备好当活寡妇了,新婚当天却被弄得下不了床
苏青婵怒骂:什么无能,色狼一个!
邹衍之郁闷挠墙:我容易么?我为你守身如玉,落了个无能之名,还不许人控制不住一回?

本文禀承故人一惯风格,春意绵绵春水荡漾春光融融,双处文~欢迎跳坑~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春风一度 种田文 宅斗

☆、萍风卷叶

“表姐。”融融阳光下,姚清弘站在她面前,那墨黑的眸子一瞬不瞬地望着她的双眼。
碧空如洗,和风轻拂,连咶噪的知了也叫得缠缠绵绵的。
姚清弘的眼神很温柔,嗓音很温柔。
“表姐,我要去慈觉寺出家了,你多保重。”

出家?他要出家?她成亲一个月的夫婿要出家!
苏青婵温婉地点了点头,平静地问道:“太太知道吗?”
“太太阻止不了我。”姚清弘笑了,眉眼带着解脱一般的决绝快意。

你有这分气概,为什么与我成亲前不曝发?为什么不在紫萱妹妹活着时曝发?我不知要嫁的是你,你难道不知要娶的是我?苏青婵在心底呐喊。

也只是心底的呐喊,她一个字也没喊出来,只体贴地道:“太太必不会同意的,你若拿定主意了,就去吧,我不拦你。”
她若想拦,自然拦得住,可她不想拦,拦得住人,也挽不回一颗死去的心。

“对不起表姐。”姚清弘言语中有愧疚,黑眸闪过悲凉莫名的情绪,“表姐,你很好,可是,我只爱紫萱妹妹。”
爱!借口!苏青婵霍然抬起头,干脆利落地道:“清弘,表姐知道你心里的苦,你只管做想做的,无需担心我。”
自己实在是太贤惠了,姨妈知道,想必要数落一番,苏青婵漠然地笑了,姨妈操纵了这宗婚事,活活逼死喻紫萱时,难道不应该想到今日的局面吗?

清弘,你为什么不在成亲前反抗?若是你拒不同意和我成亲,紫萱就不用自缢身亡,老太太就不会伤心外孙女儿身故,一口气缓不过来,也去世了。
人都死了,丧事刚办完,你却要出家当和尚,这算什么?迟来的反抗吗?

苏青婵拖着沉重的没有知觉地双腿缓缓走着,办丧事期间,她被陷于丧母之痛的姚老爷责令日夜跪在灵前请罪,连歇息片刻都不能。而姚太太,也因姚老太太的突然去世心虚着,担心姚老爷责难,不敢护着她。

谁要嫁给姚清弘来着?想到姚清弘出家了,自己虽说还没与他圆房,可名份已定,也得不到自由和幸福了,绝望像洪潮涌上苏青婵心头,再难消退。

两只蜻蜓掠过水面,翅膀带起轻微的波痕后,快活地翩飞向远处的花团锦簇,苏青婵如飘零在冬季的枯叶,迟滞地行走在美景中。

我以后该怎么办?在这个没有丈夫的家中守寡一辈子?

苏青婵想尖叫怒骂,却连细哼一声的力气都没有,双腿越来越沉,脖子似乎要折了,支撑不住头部的重量。
眼前是让人挣脱不开的重重无形枷锁,是让人沉沦绝望的泥泞深渊。

远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富贵奢华,苏青婵纤弱的身体轻颤,如凄风暴雨里遭摧残的花朵,缓缓地倒了下去。
身体的力量在日夜跪灵的这一个月已经消磨怠尽,求生的欲-望也被姚清弘出家这个残酷的现实抽走了,陷落进无穷无尽的黑暗前,苏青婵轻笑了一声:真好,一切都结束了。

这样的结局真是恰到好处,姚清弘出家,她则死了。

****
苏青婵今年十八岁,比姚清弘大了一个月,他们是两姨表姐弟,姚太太白氏与苏太太是嫡亲姐妹。喻紫萱小了他们一岁,是姚家姑奶奶的女儿。
喻紫萱爹娘早逝,五岁投靠姚家。她禀承了姚家姑奶奶的相貌和神韵,秋水为神玉作肌骨,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姚老太太将这个外孙女儿心头肉般宠着,带在身边亲自教养。姚清弘也是养在老太太跟前的,姑表兄妹俩同食同坐,朝夕相处,自然生了情愫,两心相许。

老太太言语中也透露着要将外孙女儿变成孙媳妇的意愿,但是,姚太太白氏却不这么想。
当年她嫁入姚家时,喻紫萱的娘尚未出阁,婆婆和丈夫将姑娘捧在手心里疼着,她受了太多无言的委屈,如今儿子又将喻紫萱捧着宠着,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白氏看中自己的甥女儿苏青婵,她拗不过婆婆和丈夫,但是,她有个听话贴心的好女儿。
姚清弘的姐姐妙瑷在宫中当女史,得皇帝垂怜,封了淑妃,生下了小皇子,地位稳固,无限荣宠。
白氏在姚家腰杆子挺直,姚老太太风烛残年,说话已越来越没有气力。

姚白氏想要苏青婵做媳妇,苏太太也巴不得做成这门亲事。
苏父很早就去世了,苏家靠着祖产度日,苏青婵的大哥苏绍伦是个混蛋,只知逍遥快活不求上进,二哥倒是个好的,却不是苏太太肚子生出来的,苏太太恨不得把他压到泥地里,家业让苏大少败尽了,也不肯交给苏二少打理的。
姚家现如日中天,若不是靠着姐妹情义,苏家也高攀不上姚家。

苏青婵与姚清弘的亲事迟迟没有定下来,因为姚老太太不同意,因为姚青弘心有所属,也因为,苏青婵一直拼死反对。

苏青婵最终与姚清弘成亲,却是因为苏大少犯事了。
苏绍伦那日在酒楼与人争执斗殴,拿起酒碗砸对方时,失了准头,酒碗砸到隔壁桌上吃饭的靖王府一个戏子头上,那人捂着头要来抓打苏大少,不意脚下一滑往前扑倒一头撞上桌角,一命呜呼。
论理,这人也不算是苏大少打死的,可靖王邹衍之却命人抓了苏绍伦送进刑部大牢,扬言要苏绍伦为这个戏子抵命,若是不想死,就把妹子嫁给他。

姚白氏听到靖王逼婚的消息,急坏了,连夜来了苏家。
“妹妹,清弘的性情,妹妹是知道的,我这做婆婆的,不肖说是疼自己甥女儿的,可不比进靖王府做无名无实的王妃强?”
“姐姐。”苏太太为难。
“妹妹,你可别糊涂,青婵进靖王府,跟做姑子有什么差别,万万不可。”姚白氏见苏太太沉吟不语,越发急了。
“毕竟只是传言。”苏太太低声道。

姚白氏说的,是有关靖王的传言,靖王邹衍之今年二十有二,是端静太妃所出,自糼养在太后膝下,皇族惯例,皇子十四五岁成年时,皇后会赐若干个侍寝宫女给皇子开荤学习,弱冠之龄时娶正妃,同时纳侧妃两名,以后可纳无数妾侍。
邹衍之却一直不肯娶妃纳宠,太后和皇帝往靖王府赐了不少美人,许多年了,靖王府却一个孩子都没有,据说邹衍之没召这些美人侍寝过,也没有男宠。

不召美人侍寝,又不是断袖,邹衍之某些方面有缺陷,便静悄悄地传开了。

“妹妹,若只是传言,青婵能嫁给靖王做正妃?”姚白氏温和地笑了笑,无形大棒朝苏太太打去。
苏太太面上赤红,姚白氏说的是实情,以苏家如今的境况,靖王若是身无暗疾,苏青婵连进王府当侧妃都不够格。
只是,靖王是当今皇帝亲兄长,名至言实的亲王,风华内敛当世无双,苏家祖上最显赫的,也只做到四品官,女儿给靖王当王妃,面子上是无限风光的,又能换回儿子,免了儿子的死罪,受些委屈也值得。

“妹妹,你只要答应让青婵嫁给清弘,我保证,一定请淑妃娘娘向皇上求情,让靖王爷不追究绍伦的罪责。”
“可是,姐姐,老太太与紫萱那头?还有清弘?”苏太太虽然暗恼亲姐姐跟靖王府一样借机要胁,却也无可奈何。

“老太太与紫萱那里,妹妹无需担心,有我呢,清弘那边,妹妹你不用愁,他虽说看着与紫萱亲近些,可青婵模样性情,哪一样比紫萱差?他会很喜欢这门亲事的。”

苏太太无语,沉默了片刻,道:“姐姐,青婵只怕不肯答应。”
“你让她在靖王与清弘之间选择,她若是选清弘,自是最好,若是选靖王,妹妹不妨如此……”姚白氏附耳低低嘱咐,苏太太连连点头。

苏太太让苏青婵选,苏青婵选了嫁入靖王府,苏太太道随她。
靖王府比之姚家,门楣自然更高,苏青婵以为,母亲更愿意攀高枝的,丝毫不怀疑其中有诈。

苏太太与姚太太约好了,纳吉问彩时,提都没提姚府两字,为防夜长梦多,从提亲到成亲,只用了半个月时间。

想到要嫁进靖王府守活寡,苏青婵悲难自抑,成亲的准备她一概不过问,吉时花轿到了,蒙了盖头由喜娘挽扶着上了花轿,拜过堂进了洞房,门外一阵咋呼,紫萱姑娘自缢身亡了,方知嫁的是姚清弘。

而姚白氏千算万算,再算不到,媳妇是娶了自己喜欢的外甥女儿,可儿子却出家当和尚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故人招牌——坑品良好
本文每天下午四点定时更新,欢迎新老朋友跳坑~~
打滚卖萌球收藏球评论~~~~

☆、芳魂回转

晕晕沉沉过了许久,苏青婵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
浅碧色的撒花纱帐,雕刻着精致的花纹的朱红色床橼,这是自己娘家的闺房的大床,怎么回事?胸膛里扑扑通通的心跳很清晰,自己没死吗?

“青婵,你要不愿意,娘去求你姨妈想想办法,你可别想不开啊……”抽泣声在耳边响起,那是她娘的声音。

苏青婵强撑着坐起来,瞬间落进一个温软的怀抱,有泪水滴到她发根上,热热的。
“青婵,你哥是混蛋,娘后半生只能指望你了,你若是不肯嫁进靖王府,娘绝不逼你。”

嫁进靖王府?苏青婵更迷糊了,难道姚清弘出家的消息已经传开了?可是就算传开了,她已经嫁过人了,靖王也不可能娶一个已婚妇人吧?

姚家因为姚老太太骤亡,姚太太根本不得空进宫,淑妃那边没有帮着求情,可靖王府不知为何,在她嫁进姚家的第二天便命刑部把她哥放出来了,既然不打算追究,不可能还要她再进靖王府替她哥哥赎罪吧?

一个圆脸丫鬟端着白瓷杯子走上前,在床前站住,细声道:“太太,小姐刚醒过来,先让小姐喝口水吧。”

这是她的贴身丫头琉璃,苏青婵推开苏太太,低声道:“娘,我想喝水。”
“好,好,来,喝水。”苏太太接过琉璃手里的水杯,递到苏青婵手上。
苏青婵小口小口喝着,眼角悄悄看着四周,想理清让她不解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