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烽火起三国

点击:
谁说鸡鸣狗盗不是本事?特种兵赵青,就是靠着这一招,来三国打拼一个大大的江山! 盗兵马,盗城池,盗人才,盗江山!最后当然也要来个窃玉偷香~

第一章 广宗城

夕阳西下,城墙也被照得血红血红的,几缕青烟在城墙上弥漫,带着一股血腥刺鼻的味道,令人作呕。

城墙上的女墙后面,一双黑溜溜的眼睛正朝着城外盯着看,一直看到城外那大片大片的兵马真正退走了,这才是晃了一下,从护城石的缝隙中消失。

“马勒戈壁的!又多活了一天!”赵青长舒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尽量让自己舒服地靠在城墙上,抬头看着同样被夕阳映照得发红的天空,满脸的不爽,嘴里不停地小声嘀咕着:“历史上卢植到底围城多久?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真的开始攻城啊?到现在也没个好办法,真要等到攻城那天,岂不是死定了?”

赵青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准确来说,他是来至于近两千年以后的后世,一名并不能算是普通的特种兵。说他不普通,那是赵青身为一名特种兵,最擅长的并不是格斗、射击,而是鸡鸣狗盗之术,说通俗点,那就是个小偷!

至于一个小偷,为什么会成为精英特种兵,这其中的过程就不多说了,总之,赵青靠着这一手神偷绝活,也算是在自己的部队里面混得风生水起,还立下了不少功劳。

可谁曾想,赵青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中了敌人的埋伏,眼看着自己就快要被敌人给打成筛子了,一眨眼,就到了这古代。

“马勒戈壁的!竟然是黄巾之乱!老天爷!你******在玩我是不是?”虽然才两天时间,赵青就已经弄清楚自己身处的时代,正是有着历史上最混乱年代之称的东汉末年,也就是三国时期!而赵青则是成功成为了一名造反派,黄巾叛军当中的一员!

当知道自己的身份和所处的年代之后,赵青简直是欲哭无泪,就算他再不学无术,那也知道历史上的黄巾军可没有什么好下场!特别是赵青现在所在的位置,正是黄巾叛军的大本营广宗,而城外则是由卢植所率领的朝廷大军!

历史上,正是在广宗的这一场大战,将黄巾军主力全部毁于此地,原本占据上风的黄巾叛军也是急转直下。最重要的是,黄巾叛军的首领张角,命丧于此!

赵青的历史还算不错,他记得历史上最终攻破广宗的,应该是汉末名将皇甫嵩,而眼下在城外领兵的,却是卢植,也就是说,现在还不是广宗城被攻破的时候。不过赵青也没有因此放松,这仗是天天再打,自己一个小卒子,就算是城没被攻破,也可能随时死在城墙上啊!

“赵青!赵青!”赵青心里头还在暗暗盘算着怎么保住自己的命,旁边却是传来了一把粗狂的喊声。赵青扭过头一看,却是一名长得五大三粗的大汉,身上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黄布衣衫,在最外面像模像样地罩了几块铜板,手上还提着一把朴刀,留着满脸的大胡子,看上去凶神恶煞的。

这人是现在赵青的顶头上司张彪,也只是黄巾叛军当中一名小小的头目。赵青刚刚到这个时代,就是被张彪给硬拉上做了壮丁,成为了一名黄巾小卒。不过赵青倒是不恨张彪,因为当时自己若是不加入黄巾军,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可以说张彪是救了自己一命也不为过。

“彪哥!什么事?”赵青嘴皮子厉害,这几天功夫,早就和张彪混熟了,说起话来,也是随意了不少,只是看到张彪现在一脸着急的模样,赵青也是立马站起身问了一句。

“什么事?你耳朵聋了?没听到这动静么!”张彪显然心情很不爽,要不是和赵青关系不错,换个人,他早就一个大耳朵刮子甩过去了,指了指城内方向,就是喊道:“城里面有人造反了!你赶紧跟我过去帮忙!”

造反?听得张彪口中蹦出这个词,赵青不仅没有着急,反倒是差点笑出声来。这黄巾军才是天下最大的造反头子好吧!在黄巾军面前,谁敢乱戴造反的帽子啊?

当然,赵青也不会真笑出声来,而是立马摆起一脸恼怒的模样,随手拿起了身边的朴刀,喊道:“妈的!又是那帮子刁民再闹事?干脆把他们全都宰了才好!”

张彪那可是太平道的狂热信徒,对于赵青的表现,张彪很是满意,连连点头,也是跟着赵青一块骂了起来:“就是就是!大贤良师太过良善了!照我说,就该把那帮子刁民全都给宰了!杀光了,自然就没人闹腾了!哎!先别说这个了,那边闹得厉害,我们赶紧过去再说!你小子这次卖力点,立了功,我就帮你请功!嘿嘿,我可是大贤良师的自家人,有我开口,将来你平步青云,说不定还能当上一方渠帅呢!”

张彪说着说着,又是洋洋得意地晃了晃那大脑袋,看得赵青那是又差点忍不住笑出来。张彪所谓的自家人,其实就是张角同村的乡人罢了,如果真的是张角的亲戚,又怎么可能只是一名伍长?当然,赵青倒也没有戳破张彪的吹牛,反倒是连连点头附和了几句。

张彪拉上赵青以及手下的几名贼兵,便是直接下了城头,朝着城内赶去,这一路上也是碰上了不少同样朝城内赶去的小队,汇合到一起,竟也有个四五千人!

很快,这支兵马就赶到了城中央,也是张角在城内的大贤良师府,混在贼兵当中的赵青远远望去,只见远处街道上,两三百名衣衫褴褛之人正围在大贤良师府门口,乱七八糟地喊着什么。而大贤良师府的大门前,数十名贼兵提着兵器守在那里,随时都有准备动手的意思。

“妈的!竟然敢冒犯大贤良师?兄弟们,给我杀!”一看到这个情况,一向将张角奉为神灵的张彪立马就是爆了,咬牙切齿地提着朴刀,领着赵青等人就是第一个冲了上去。

赵青撇了撇嘴,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跟着张彪冲了上去,走近了一看,这些围在大贤良师府门口的,老的老,少的少,一个个面黄肌瘦,瘦得跟排骨一样,分明就是一群吃不上饭的平民!

自从张角占据广宗之后,广宗城内的平民可就是遭了秧,成年男子那是抓的抓、杀的杀,至于女人,则全都被抓进军营里当了军妓,城里就只剩下这老老少少的,苟延残喘。眼前这帮人,显然是实在活不下去了,才会跑到这里来闹事。

这样的事情,赵青来到这年代不过几天,就已经见过五六次了,显然这些人来这里闹事就已经抱着必死之心了,左右都是活不下去,倒不如搏一搏。

显然,这两三百名连饭都吃不上的老少平民,是绝对不可能冲进大贤良师府的,对付这些平民,不要说是这陆续从四方城门赶来的贼兵了,就算是守在大门口的这数十名大贤良师府的护卫,都能将他们全都剿杀!不过这些护卫也是得了命令,始终都是守在大门前,没有主动出手,所以这平乱的责任就落到张彪等叛军中的大小头目身上了。

赵青可不愿意对付这些手无寸铁的可怜人,所以跟在张彪身后也只是装了装样子,连刀都没有提起来过。就算没有赵青出手,四五千贼兵对上几百名平民,结果也是没有任何的悬念了,不到半刻钟,那几百名老老少少就全躺在血泊之中。

“呸!”满脸沾满鲜血的张彪很是不爽地啐了口口水,念念叨叨地哼道:“刁民!刁民!全都是刁民!就这样也敢来冒犯大贤良师?简直就是找死!”

看到张彪的举动,赵青脸上没有表露什么,心中却是不住地冷笑。曾几何时,黄巾叛军不也是和这些平民一样,遭受着朝廷、官府的欺压,他们打着推翻朝廷的旗号起义,反过头来,却又变成他们最憎恨的人,去其他别人。难怪历史上最后黄巾军也是落得惨败的下场,现在看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骚乱平定了,各个小队自然也要回到他们各自的岗位上去了,虽说这些日子以来,城外的官兵一直都是实行佯攻,并没有真正发动攻势,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谁也不敢就此掉以轻心。

“张彪!”就在赵青跟着张彪也准备回去的时候,一把喊声却是从大贤良师府上响起,喊住了张彪。赵青顺着这喊声一看,原来一直紧闭的大贤良师府大门,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一名身材魁梧,却是穿着一身精良铠甲的黄巾军将领站在那,正冲着这边摆手。

张彪回过头一看,刚刚还是满脸怒容的,转眼便是面露喜色,立马就是喊了起来:“杜远?你是杜远?你小子竟然还活着?哈哈哈哈!”

张彪说着,便是径直朝着那将领走去,而那些守卫在大门口的护卫似乎也没有阻拦的意思,早早地就分立大门两侧。张彪走到那将领面前,直接拎起个拳头就是砸了过去,落在那将领的肩膀上,笑骂道:“好你个杜远,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妈的!既然没死,干嘛不来找我?”

第二章 人公张梁

杜远显然与张彪的关系不错,挨了张彪一拳,却是一脸苦笑地说道:“张彪,你可先别急着发火,我这也是没办法!长社一战,我所带的兵马被官兵给打散了,这几个月来,我可是东躲西藏,好不容易才收整了一些兵马,逃回了广宗。一回来,大贤良师就任命我为亲卫,守在大贤良师府,要不是刚刚听到你的大嗓门,我都不知道你就在广宗呢!”

听杜远说起这过往,张彪也是不由得面露感慨,紧接着又是眼睛一亮,瞪着眼睛看着杜远,问道:“杜远,你刚刚说什么?你,你成了大贤良师的亲卫了?当真?”

“当然是真的!”杜远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敲打的胸甲上铛铛直响,一脸得意地喊道:“看到没,真正的铠甲,这可是黄巾力士才能有的!”

黄巾力士,是黄巾军中真正的精锐,别看黄巾叛军声势浩大,可真正作战主力,却是只有不到十万的黄巾力士,分别掌握在少数几名大方渠帅手中。

在旁边的赵青一直冷眼看着杜远的这番做派,也算是看出来了,这杜远摆明就是在张彪面前炫耀罢了。此人外表看上去好像很豪爽,赵青却能感觉得出来,此人那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而让赵青有点在意的,也是杜远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看样子,应该也是一个在历史上留下过名号的。

赵青能一眼看出杜远的做派,可张彪却是个直性子,只是露出一脸的羡慕,却没有想过杜远的用意,看着杜远身上的制式铠甲,赵青也是不由得吧唧吧唧了嘴巴,嘿嘿笑道:“杜远,你小子混出名堂了!也拉扯拉扯兄弟啊!在大贤良师面前说说好话!怎么说,咱们也是大贤良师的老乡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