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崛起之宋末称雄

点击:
穿越回到北宋末年成为宋徽宗第九子赵构,
面对衰弱的腐朽统治,想要改变既定的命运……
与岳飞、林冲等人出自同门,又与高俅、秦侩等人斗法,
又在乱世中儿女情长,江山美人兼得,
且看他如何带领羸弱的北宋,一步步的崛起~~
作品标签: 热血、豪门、争霸流

第1章 金兵南侵,视死如归

公元1125年二月,金国大军俘虏辽国天祚帝,自此辽国灭亡,国祚二百一十年。当辽国灭亡后,金国的野心勃勃,想要举兵入侵大宋。金国、大宋原本是结盟国,共同消灭辽国,不曾想金国背弃约定兴兵攻宋。

此时,大宋国主乃是宋钦宗赵恒,也是大宋第九位帝王。

公元1125年八月,宋徽宗赵佶见金兵入侵大宋,匆忙中传位于太子赵桓。纵然赵桓登上皇位,也是心惊胆战,难得安稳。同年十月初,边关吃紧,一份紧急军情送往汴京,交于宋钦宗手中,却被他弃之一旁,不予理会。

“哼!想让朕派兵增援,岂容你有此机会!”宋钦宗赵桓冷笑一声,“自从你出生后,父皇对你一直格外宠爱,本以为父皇会将大宝传于你,万万没想到会落入朕手中吧!朕身为皇上,手中的权力却不及你,就连声望也不如你,又岂能让你如此称心如意!”

“金国入侵大宋,百姓都将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要是你凯旋归来,那天下黎民百姓心目中还有朕这个皇上吗?”

身为大宋君主居然枉顾边关战事,不顾边关将领生死,嫉妒贤才,恐怕也只有宋钦宗赵桓能做得出来!

如果是其他将领,宋钦宗赵桓绝对不会弃之一旁,置之不理,必定召集大臣商议。只可惜此次征战的元帅乃是宋钦宗的九弟,即宋徽宗赵佶第九子赵构。

“师弟,为何朝廷迟迟不愿增派援军?若是以我们目前的兵力,无法与十万金兵抗衡。若是金兵攻破此地,只怕大宋危矣!”

位于宋军阵营的帅帐内,宋军主帅赵构以及麾下将领共同商讨对敌良策。

一位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但见那人相貌堂堂,器宇轩昂,目光中透露着寒芒,眉头紧锁,端坐在椅子上,沉声道:“既然朝廷不愿发兵增援,唯有依仗我们自己,就算我赵构身死也决不让金兵入侵大宋国土半步。”

“元帅,金兵十万,我军唯有一万兵力,兵力悬殊,又该如何抵御?以目前金兵统帅实行的战略必然是强攻,要是强攻入城,只怕城池必定失守,这该如何是好?”

“兵力悬殊又如何?”赵构豪气干云地说道,“想当初我们不也是经历过兵力悬殊的战役吗?最后的结果还是我们取得胜利,兵力悬殊又如何,就算是再多的兵力也不惧,况且不过是十万金兵,就算是百万大军又如何?以前我们都安然度过,现在我们还担心战胜不了金兵吗?”

众人恍然大悟,他们一直担心十万金兵的兵力,却忘记曾经也经历过比之更加惨烈的大战,那一战死伤的兄弟更多,兵力更加悬殊,或许是大宋与金国交锋后屡次失败,又见识到金兵的强大心生怯意才会丧失信心。

“此次,金兵入侵大宋乃是蓄谋已久,唯有决一死战,让金兵看看我们大宋不是软柿子,想要入侵大宋,就算是皇上答应,也要我赵构同意才行。若是我不同意,金兵休想进入大宋国土一步。”

“只要我赵构在世一天,也要全力以赴抵御外敌,保我大宋江山,护我大宋子民!”

“我等誓死追随大帅,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好!经历上次战役后,诸位兄弟各奔东西,今日又再次齐聚,就让我们一起再创辉煌!”赵构高声说道,“身为大宋子民理应为国效命,今日金兵来犯,就算是战死沙场,虽死无悔!大宋江山由我赵构守护!”

“三军将士听命!”

众人齐声高呼道:“末将在!”

“岳将军、卢将军,本帅拨给你们三千军马镇守东门,若是金兵入城,放过一人进城,你们提头来见!”

岳飞、卢俊义二人齐声道:“末将领命!”

“林将军、刘将军,本帅拨给你们二人二千五百人镇守西门,不容有失!”

林冲、刘琦二人齐声回道:“末将领命!”

“孙将军、杨将军,本帅拨给你们两千五百人镇守南门,不容有失!”

孙立、杨沂中恭声回道:“末将领命!”

“呼延将军以及其他人随本帅镇守北门,正面迎敌。”

众人齐声回道:“末将领命!”

“既然金兵来犯,那我就让他有来无回!”赵构冷笑一声。

诸位将领也各自下去,独留下赵构一人留在营帐内,回想起过往,忍不住叹息一声:“不曾想我从后世来到北宋,居然会是北宋末年!既然再来一次就绝对不会让历史悲剧重演,就算是搭上我赵构这条命,在所不惜一定要守护大宋。”

“奸臣当道,民不聊生的朝代,好不容易有一线生机改变,又怎么会轻言放弃!即使改变历史又如何?我决不允许眼睁睁的看着历史重现,却什么都不做,任由丧国辱权的事情发生。”

“若是度过此难,我赵构便在乱世称雄;待我称雄日,便是大宋崛起时!”

第2章 三十而终

“赵总,朝阳集团董事长正在会客室等您!”

“王总来了?那好,现在就过去!”

那人埋在办公桌上的头猛地抬起头,细声细语,站起身来。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嘴角微微上扬。一身黑色的西服穿在身上,更显得他英俊提拔,器宇轩昂。

他身边的女子留着中长发,微卷的褐色头发披在肩上,一身职业装,长长的袖子下是一片小麦色的皮肤,给人一种健康活力的感觉,甜甜的笑容挂在脸上,让人如沐春风。两人走在一起就像是金童玉女,天生的一对。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赵构,你这小子果然在公司里,亏我大老远的去学校找你,最后还是没有找到,心想你肯定在这里。”

“王阳,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呢?按照你的习惯,这个时候不应该出现在我面前,应该出去泡妞了。”

“老赵,你能不提那件事吗?我已经改了,不再那样做了。”王阳苦笑的抱怨一声,急忙辩解道:“今日,做兄弟的过来,是给你派喜帖的,你要还是不要?”

“喜帖?”赵构看着王阳手中红灿灿的喜帖,急忙接过来,大吃一惊道:“兄弟,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他们两人是同班同学,大学里住在一个宿舍,关系特别好。当初,赵构自我介绍时,王阳都愣住了,非常的奇怪,居然有人的名字与南宋君主一样的。那个时候,王阳便记住了赵构的名字,两人的性格又非常的相似,唯一的却区别是王阳家里很有钱,赵构是穷山沟里出来的。

这个并不能阻碍他们两人的友情,反而两人的情谊是最深厚的,其他的同学有的早已不联系,他们两人还是互相联系,尤其是在一个地方。如今,赵构功成名就,拥有自己的公司,也多亏王阳的父亲帮忙,还是某大学历史系的教授。

“你觉得这件事,我会开玩笑吗?”王阳认真地看着赵构,沉声道:“当初,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你应该非常的清楚。只不过,这次不是玩玩的,而是认真地。因为她真的很好,为了她我宁愿放弃整片森林,只要她一人就好。”

赵构会心一笑,道:“如此一来,我必定到才是,到时候定然会送给你一份大大的礼物。”

“礼物就算了,人到就成!”王阳爽朗的笑了笑,低声说道:“兄弟,我知道你不喜欢出去玩,为了兄弟后天大婚之喜,结束单身,就一起出去玩玩如何?”

赵构回道:“你都如此说了,我能拒绝吗?”

于是,王阳便拉着赵构开着车便离开了。谁也想不到,这一天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也改变了整个历史。当天晚上,赵构与王阳去酒吧喝酒,两人的酒量本来就好,心情极好下,两人拼命的对饮,一直喝到很晚才走。

醉酒的两人迷迷糊糊的爬进自己的车里,直接倒在车里就睡着了。赵构喝得比王阳少点,迷糊中他听到汽车鸣笛声,奋力的睁开双眼。一道刺眼的远光灯照射进来,让他的视线模糊不清,看不见前方到底是什么。

疾驰的大车司机,看见前方有辆车停车,疲倦的双眼猛地睁开了,精神抖擞,恍恍惚惚之间,急忙刹车。速度极快之下,轮胎与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一时刹不住,唯有疯狂的按着喇叭。

“王阳,起来,快点起来!……”

赵构听到刹车声,又听到汽车的喇叭声越来越近,头脑立即清醒了过来,他急忙呼喊起沉睡的王阳。只不过王阳喝得太多了,意识不清,睡得非常的沉。眼看大车近在咫尺,赵构仓促之间直接将王阳从车内拉出来,只不过他的身体孱弱,王阳又身强体壮,纹丝未动。

当危险降临时,瘦骨嶙峋的赵构,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双手将王阳从车中拽出来。可惜,大车的车头也与他不远了。说时迟那时快,赵构直接将王阳丢了出去,自己的身体被大车撞飞了出去。

“啊!……”

大车撞到赵构的身体后,赵构感觉自己全身五脏六腑都移位了,耳朵里听不见任何的声音,视线也模糊不清,骨头被强大的冲撞力直接撞碎了。赵构的意识非常的清醒,想要转动身体,发现动弹不得,硬生生的跌落在地上,鼻孔、耳朵、嘴角都流出了鲜血。

“老赵,你干嘛呢?我……”王阳被赵构丢了出去,砸在地面上,全身疼痛让他清醒了过来,嘟嘟囔囔的抱怨几句。当他睁开双眼时,正好看见赵构被货车撞飞出去的场景。那一刻,王阳整个人都傻了,两眼无神,眼眶湿润的飞奔而来,大喊道:“老赵!……”

王阳跌跌撞撞的跑到赵狗的身边,泪流满面,哽咽道:“赵……赵构,你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兄弟,你撑住啊!你可是答应我,要参加我的婚礼!……老赵,你可不能食言!……”

“啊!……”赵构口吐鲜血,鲜血止不住的流淌出来,浑浊的眼神,显得有些疲倦,强撑着睁开眼睛,断断续续道:“王……王阳,上次……你……救我……一命!此次,算……是我……还给你的!……兄……弟,你的婚礼……我不……能参……加了,祝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