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决战第三帝国

点击:
秦川,一个从没上过战场的教授,一个考古学家,因为元首的黑科技回到了第三帝国并成为一名普通的德国士兵,一名被战友认为只会拖后腿的士兵,一名无组织、无训练、无经验的三无士兵,更悲催的这还是德国即将失败即将崩溃的时候……且看秦川怎么挑起这个大梁!

前言

随着绞索的脆响,一艘布满海藻及水生物的“u”型潜艇缓缓浮出水面展现在众人的面前,与潜艇一起被打捞来的,还有几只海龟和小丑鱼,它们显然是把潜艇当作自己的家,这会儿正仓皇失措的想要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秦川走近几步打量一下这艘潜艇,心跳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他发现这艘潜艇没有舷号,这似乎已说明了这艘潜艇与众不同的身份。

它会是那艘传说的“黄金潜艇”么?

秦川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但潜艇密封及生锈的舱门却让他不得不等待焊工将它焊开。

相传,德国纳粹时期末期,希特勒政权逐渐瓦解,而希特勒仍然不甘心失败,他命令将纳粹多少年来收集的黄金以及其他财富运往妥善安全的地方安置以便将来东山再起,负责这个任务的潜艇是“黄金潜艇”。

但是不久后,“黄金潜艇”神秘消失,没有人知道它的下落。

直到现在……

“教授!”助手隔着几米向秦川喊道:“门要焊干了!”

“好,我来!”秦川应了声。

别看秦川只二十出头,但他却是一个小有名气的考古学家。

与其它同行不同的是,秦川更痴迷于二战时期纳粹德国的历史,这也是他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之一。

“嘣!”的一声,舱门打开了。

在舱门打开的一霎那,秦川感到一阵诧异:在海底六十几年的沉船,无论如何里头也应该渗水了,但开舱门的声音听起来却并非如此。

秦川举起手电筒往里头照了照,果然验证了自己的猜测……潜艇舱里没有渗水,当然也没有於泥,这使潜艇内的结构在手电筒的光线下一清二楚。

“这怎么可能?!”秦川与助手对望一眼。

接着更让人吃惊的事发生了,助手将空气测量仪丢进艇内,仪表显示氧气含量高达百分之五十。

这时候本应让探险队走在前头看看有没有危险,但强烈的好心却促使秦川二话不说一脚踏舷梯。

当秦川踏进艇舱的时候,感觉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二战时期的战争世界:各种让人看起来神秘而又恐怖的按钮,乱七八糟的桌子和储物柜,还有地图、手枪,以及身着卡其色军装的德国潜艇兵尸骨……它们保持的姿势告诉秦川,这艘潜艇里的士兵在临死前做好了战斗准备。

但是,发生了什么?

是什么让这些生命突然定格在了历史的这一刻?

助手们万分期待的搜索了每一个舱室、每一个储物柜,但秦川可以从他们脸的失望看出他们并没有找到他们所希望找到的东西……黄金。

对此秦川并不感到意外,因为潜艇并不是运送黄金的合适载具……这是由u型潜艇不大的载重及狭小的空间决定的,所以秦川从一开始认为“黄金潜艇”运载的不是黄金。

“别动!”一名助手想要翻动一具德国士兵的尸骨,但很快被秦川阻止了。

秦川观察了下周围几具尸骨,发现他们的姿态都是朝向电控室的方向,似乎是那里发生了什么。

带着疑惑秦川快步走进了电控室,在那里他发现了一具特殊的尸体……它穿的不是军装。

没花多少力气,秦川很快发现了重点是他手里的东西。

小心的擦去了灰尘,两块铜质勋章在秦川面前露出了它的真面目……不,应该说这是一块勋章,那是一块勋章的两个部份。

秦川的呼吸不由急促起来:这难道是元首勋章?

不可能!元首勋章只存在传说里!

但是看这勋章的两部份,一部份刻着纳綷的“万”字符,另一部份是希特勒的头像,又分明跟元首勋章描述得一样。

它拥有什么样的神秘力量呢?!

好心驱使秦川将小心翼翼的将两块勋章合而为一……什么也没发生。

但秦川很快发现自己错了。

“教授!”

“教授!”

……

秦川听见助手慌乱的叫声,但却无法做出任何反应,渐渐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
第一章 拖油瓶

“轰!”

一枚炮弹在秦川附近炸开,炮弹掀起的热浪和沙子像潮水般的朝秦川披头盖脑的打来,其还夹杂着弹片飞过时发出的“嗖嗖”声。

炮弹?

秦川立时懵了……怎么会有炮弹?!!

定睛一看,不仅有炮弹,还有坦克、机枪、大炮,以及一群群穿着德军军服的士兵,此时的他们正举着手里武器朝对面射击,而对面也打来成片的子弹和炮弹。

秦川第一时间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因为那炮弹的啸声,子弹击人体后暴出的血花,濒死的士兵在地的惨叫和抽搐,以及炮弹在人群炸开后爆出的一片残肢断臂……

但秦川又不敢相信这些是真的,因为前一秒他还在一艘德国潜艇里,手里拿着元首勋章……等等,元首勋章!

“弹药!弗里克!弹药,把那该死的弹药拿过来……”一名德国机枪手冲着秦川高声大喊。

秦川很快意识到机枪手喊的是自己,当他看到身边不远处的弹药盒时更加确定。

所以,自己又叫“弗里克”?

秦川没时间考虑太多,他伸出发颤的手抱起弹药箱,刚走几步看到机枪手带着匪夷所思的表情望着自己,于是秦川明白了……他应该趴低身子,这是一名士兵最基本的战术动作,否则他在战场活不了多久。

秦川一边猫下身子一边在心里咒骂着……他讨厌成为一名士兵,痛恨自己身在战场,但却无可奈何,因为自己已经在这里了,他只能尽力让自己活下去。

机枪很快在耳边“哗哗”的响了起来,秦川很容易认出这是德军34通用机枪,他甚至很清楚它的性能及历史,如它是轻、重两用机枪,可以使用50、200发弹链或75发弹鼓等等。

但是亲眼看到它在面前喷吐着火舌还是第一次,尤其它射出的子弹还在夺取一个又一个敌人的生命。

渐渐的,枪炮声弱了下来,机枪手稍稍抬起了头朝前方望了望,说了句让秦川如释重负的话:“好了,敌人逃跑了!”

闻言,秦川像是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瘫软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伸手想要解开勒在脖子的头盔带,它让秦川感到有些呼吸困难,但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秦川干脆放弃了。

“怎么了?弗里克!”机枪手一边收回机枪一边问着秦川:“你刚才的样子像是我那患了自闭症的弟弟。你不会吓坏了吧!这不过是一场小仗……”

“弗里克有正常的时候吗?”另一名脸带着漆黑的烟灰的德军士兵走了来,顺便用脚踢了秦川一下:“如果有一天它正常了,那才该怪吧!”

周围传来德军士兵们的一片笑声。

秦川没有理会他们的冷嘲热讽,他只想躺在原地休息一下,然后好好想想这是怎么回事。

但很快,他这个小小的愿望也破灭了。

“继续前进!”一名军官大声叫着,接着冲着秦川大喊:“弗里克,抬起你的屁股让它动起来,否则我会让你永远留在这里!”

秦川不确定这军官说的话是真是假,不过他知道德国部队里枪毙逃兵及消极作战的士兵并不少见,于是慌慌张张的爬了起来,由于双脚发软,他甚至差点再次摔倒。

这一幕再次让周围的德军士兵们发出一片讥笑声。

秦川一边跟着队伍往前走一边整理着思绪,他至少可以确定两点:

第一:他现在正在沙漠,确切的说是在利亚。他所在的部队正在追击英军……是的,秦川现在是德军的一员,番号是第5轻装甲师,他记得隆美尔是带着这支部队登陆利亚挽救了濒临崩溃的意大利军队。

知道这一点至少还不算坏事,因为至少眼前德军还会打胜仗,所以自己也不会有很大的危险……不过这谁又能说得准呢?!

第二:这个叫做“弗里克”克的德国士兵,或者也可以说是自己,很不招战友待见。

秦川认为这该是跟弗里克并不像其它德国士兵一样擅长冲锋陷阵有关……这倒跟秦川有些相似。

所以,弗里克在战场的任务是运输弹药,像刚才在战场所做的一样,为机枪手、步枪手等提供弹药。

从某种程度来说,秦川还是很喜欢这个任务的,因为这也意味着他在战场不大需要使用k98k瞄准敌人,当然也会更少的面对敌人的枪口。

想到这里,秦川不由打量了一下手的步枪……他在现代时甚至收藏过几把这种步枪,但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带着这玩意走战场。

“嘿,拖油瓶!”机枪手在前方几米处摇着手空荡荡的水壶,喊道:“还有水吗?”

“不,没有了!”秦川晃了晃同样已经空空如也的水壶。

忘了说了,弗里克的外号叫“拖油瓶”。

“该死!”机枪手咒骂了一声:“后勤部队怎么能走得我们还慢,我们没有战死,却要被渴死了!”

“闭你的嘴,格罗斯!”军官打断机枪手的话:“这样你会在补给送来前活着,因为你正在浪费口水!”

“是,士!”机枪手和一众德军士兵发出会意的微笑。

机枪手叫格罗斯,外号大熊,取自他像熊一样健壮体格。

他总喜欢在秦川面前有意无意的展示自己的肌肉……这让秦川都觉得他是在勾引自己,后来才知道,他只是喜欢在弱者面前显摆而已,而秦川很明显是一个弱者。

“给!”军官递给秦川一个水壶,说道:“喝我的吧,省着点!”

“谢谢,长官!”秦川由衷表示感谢,能在沙漠里把水给别人,那可不是一般的恩赐。

军官叫奥托,是秦川的班长,因为他在入伍之前是个面包师,所以士兵们除了以军衔“士”相称外还称他“面包师”。

“我们……”又走了一阵,秦川忍不住问了声:“我们可以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