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战神之王

点击:
李锐,一个牧民少年,因缘际会,被卷入战争漩涡,不得不奋起反击,历经磨难,终于成为最神秘的龙牙部队一枚犀利的龙牙,为血海深仇,为国家使命,为尊严和自由而战,谱写出一段战神之王的铁血传奇!

第1章 雨夜杀戮

咔嚓——!

一道蜘蛛网般的闪电在漆黑的暴雨夜中忽然炸开,电芒四处乱窜,如仓皇逃跑的毒蛇,瞬间密布大半夜空。紧接着,一阵雷声滚滚而来,由远及近,放佛无数被镇压了千百年的洪荒猛兽在不甘的嘶吼,愤怒的咆哮。

暴雨如注,冷风凄厉,蹂躏着茫茫草原。

一片斜坡下,几十个毡房比邻而建,牧民早早上炕休息去了,马棚里,羊圈中,牲畜却在担忧的低声嘶吼着,声音颤弱,带着几许惊慌,每一顶毡房门口都趴伏着忠诚的牧羊犬,正懒洋洋的打着盹。

忽然,一只牧羊犬全身毛发炸起,抬起头警惕地盯着前方漆黑的雨夜,发出了警惕的低吼声,好像察觉到了什么?

更多牧羊犬纷纷站起,警惕远眺,有的更是奋力朝前冲去,大声吼叫着示警,但身体被栓紧的皮带无情的拉回,牧羊犬不甘放弃,继续狂吠,情绪激动。

几十条牧羊犬同时狂吠非同小可,毡房里睡熟的牧民们惊醒过来,以为是狼群偷袭,纷纷起身,点灯,安抚家人,拿起猎刀、猎枪准备出门查看情况,草原上并不平静,时常有野狼偷袭,牧民们见多不怪,并不慌乱。

忽然,如注的暴雨深处冲出来二十道人影,一个个身穿漆黑色雨衣,雨衣将头包裹起来,看不到模样,脚下箭步如飞,每一步都踩的水花四溅,手里都拿着砍刀,刀尖朝下,散发着寒芒,雨滴打在刀身上,水花四溅。

黑影放佛从地狱里钻出来的恶魔一般,阴冷,无声,转瞬间就来到了毡房附近,领头一人打了个格杀无论的手势,队伍迅速散开,每人扑向一顶毡房,挥舞着砍刀,身上散发着阴冷的杀意。

唯一没有穿雨衣的光头大汉直扑最大的那顶毡房,上身只穿了一件黑色短袖T恤,肌肉高高隆起,放佛要挣脱T恤的束缚,粗大的胳膊上青筋毕露,就像一条条蚯蚓在爬,隆起的胳膊肌肉里蕴含着令人胆寒的爆发力,三两步就冲到了毡房门口,牧羊犬恼怒的嘶吼着,跳了起来,呲牙直扑来人。

光头大汉不为所动,手上砍刀随意劈砍过去,却带着一抹诡异的啸音,速度快的骇人,后发先至,一刀砍飞了扑上来的牧羊犬脑袋,鲜血狂喷出来了,洒落地面,很快和雨水混在一起,没有脑袋的尸体更是重重掉在地上,水花四溅。

“嘭——”的一声巨响,毡房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杆猎枪,枪声炸响,火光耀眼,凶悍至极。

光头大汉身体一晃,诡异的从原地消失,砍刀却像一条毒蛇般脱手而去,掠过虚空,狠狠的扎进了毡房门口遮挡风雨的厚厚布帘,毡房里传来一身惨叫,光头大汉饿狼般扑向毡房内,脸上带着残忍的冷意。

毡房门口躺着一个中年人,心口插着一把砍刀,鲜血汩汩外冒,还没有断气,猎枪洒落在旁边,炕上坐着一名妇女和两个孩子,一个四五岁样子,另一个只有一岁左右,正惊慌失措的看着门口进来的光头大汉。

光头大汉扫了眼毡房,见不是自己要找的目标,抓起砍刀旋转一圈,顺势拔了出来,带起一掉血箭狂飙,一个箭步跨了上去,根本不顾妇女的求饶和孩子哇哇的大哭声,挥起砍刀恶狠狠的砍了过去。

一刀砍杀了妇女,光头大汉紧接着又是两刀,残忍的杀害了小孩,阴冷的脸色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就像只知道杀戮的机器,毫无人性,残忍的手段令人发指。

之后,光头大汉将油灯丢在床上,被褥被油灯点燃,迅速燃烧起来,光头大汉嘴角勾起了一抹残忍的笑,大步冲出毡房,便朝暴雨中压阵的为首之人点点头,朝另一个毡房冲去。

光头大汉蹭蹭几步冲到另一个帐篷门口,忽然,门口厚重的帘子里射出一支冷箭来,悄无声息,却凶狠至极,光头大汉不为所动,冷哼一声,大手一探,稳稳的抓住了箭矢,大拇指和食指用力一捏,箭杆被折断两截。

“找死。”光头大汉冷哼一声,将半截箭杆奋力甩了过去,没有箭头的木制箭杆居然噗——的一声刺穿厚重的帘子,这份腕力令人震骇。

光头大汉凶悍的冲了过去,奋力一扯,就将门口厚重的帘子撤掉,整个毡房都抖了起来,好像要坍塌了一般,咻咻咻——毡房内忽然射出三支箭来,呈品字形封锁了所有进门的入口。

“切——”光头大汉不屑的冷哼一声,双手连抓,幻化成一团残影,精准的将三支箭抓住手上,再顺手一甩,三支箭就像在空中拐了个弯一般朝里屋飞去,毡房内没有任何动静。

“咦?”光头大汉惊异的回头一看,一道黑影从毡房窗户口窜了出来,动作敏捷,落地后朝前窜了几步,跳到不远处的一匹马背上,马匹希律律——的叫了一声,撒开腿朝前狂冲过去。

“该死!”光头大汉脸色大怒,拔腿就追,快如猎豹,蹭蹭几步就窜向前近百米,大汉猛扑过去,这时,马匹加速度起来了,一个前窜避开了扑杀,光头大汉扑了个空,落地后大怒,从大腿处摸出一把短刀来,奋力一甩。

短刀毒蛇一般飞掠向前,在虚空中拉出一道乌光,瞬间没入马背上的中年人后背,直没根处,马背上的人惨叫一声,差点摔下马匹,趴在马背上拼命催马快跑,忽然看到前面有一匹马慢悠悠过来,马背上坐着一名少年,大惊,拼命喊道:“白狼,别过来,跑,快跑啊——,去边境找驻军,报——仇!”

马背上的人拼尽全力喊完话,喷出一口污血来,身体一僵,滚落下马去,重重的摔在地上,瞪圆着眼,死不瞑目。

“安力大叔?”少年看到这一幕大惊,悲愤的喊道,忽然看到了毡房冲天的火光,还有黑衣人在追杀其他人,一个个手里拿着砍刀乱砍,鲜血狂飙,冷漠,残忍,顿时反应过来,拼命打马冲向前来,一边悲愤的吼道:“啊——你们这些魔鬼,混蛋,我要杀了你们。”

第2章 尾随追杀

马匹放佛感受到了少年的愤怒,前肢忽然高高跃起,发出希律律的嘶吼声,落地后撒开四蹄向前狂冲,仿若一道黑色的闪电,光头大汉正好冲上来,看到来人眼前一亮,通过耳麦兴奋的喊道:“发现目标。”

“抓活的。”一个阴冷的声音在耳麦里响起。

“是。”光头大汉猛扑向上去,脚下猛的用力一蹬,身体高高跃起,朝马上少年扑去,打算将少年直接拉下马来。

少年见旁边忽然有人扑上来,恼怒的从靴子里抽出一把短刀来,狠狠朝来人反刺过去,就像受伤的猛兽临死前反击,带着同归于尽的气势。

咔嚓——这时,一道炙亮的闪电在夜空中炸开,天地间亮成一片,高大神骏的马匹上,少年双目赤红,跳动着愤怒的仇恨,脸色变得有些狰狞起来,放佛受伤的幼虎在咆哮,在抗争。

光头大汉没想到少年如此凶悍,身体诡异的在虚空中扭动,避开了刺杀,马匹带着少年冲向前去,四蹄践踏在草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泥土翻飞。

奔跑中,少年借着闪电亮光看清了惨死的安力大叔,后背那把短刀是那么的刺眼,也看到另一侧两道黑影正快速扑杀过来,带着一股阴冷的杀意。

啊——!少年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怒吼声,无尽的仇恨直冲脑顶,挥舞着短刀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呐喊:“我要杀了你们。”

声音带着浓浓的悲切、愤怒和不甘,驱马朝其中一黑衣人发起了决死冲锋,马匹感受到了主人的怒火,嘶吼一声,朝前面一人狂冲过去,四蹄如飞。

眼看就要撞上其中一人,对方忽然一个滑步避开了正面冲撞,身体一蹲,手上砍刀朝马腿狠狠砍去,带着一抹残影。

马匹通灵,猛的高高跃起,避开了致命一刀朝前冲去,少年被高高抛起,差点掉下马去,吓的清醒过来,见前方所有毡房都火光冲天而起,更多黑衣人骑着马追杀上来,留下必死无疑。

想到安力大叔刚才的示警,少年犹豫了一下,还是迅速调转马头朝边境驻军基地冲去,趴着身体在马的耳朵边愤怒的吼道:“王子,看你的了,甩掉他们。”

希律律——叫王子的马匹放佛明白了少年的意思,嘶吼一声,陡然加速朝前狂冲过去,放佛一道黑色闪电转眼消失在暴雨之中,三名身穿雨衣的人围拢一起,其中一人通过耳麦沉声说道:“队长,目标朝北逃去,请指示。”

“该死的,等着!”毡房附近一名脸色阴冷、身材高大的汉子冷冷的说道,正是为首的队长,队长看到所有毡房都被点燃,这场大火足以将所有痕迹掩盖,一切都在计划之中,但没想到还是出了纰漏,跑了最重要的目标。

这时,光头大汉小跑返回过来,手上那边砍刀还在滴血,深凹的眼睛里满是残忍的快意,放佛杀人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情,来到队长旁边时,光头大汉恭敬的说道:“队长┅┅”

“啪——”的一声,队长忽然出手狠狠抽了对方一耳光,动作快如闪电,根本没办法闪避,光头大汉脸上瞬间多了五个深深的指印,满脸震惊的看着队长,愈发恭敬起来,不敢有丝毫反抗。

“你不是最早发现目标的吗,目标呢?跑了目标谁也别想活,还不快去组织兄弟们骑马追赶,天亮前必须抓到目标撤离,否则谁也跑不了,该死的,多准备一些马匹备用,滚。”队长恼怒的喝骂道,带着一股森冷的杀意。

“是。”光头大汉赶紧答应一声,迅速组织其他人收拢了所有马匹,大家骑马狂冲上去,一个个沉默不语,冷酷、无情的杀气弥漫夜空。

轰隆隆——!一道炸雷在夜空中响起,天地都发出了嗡嗡的震荡声响,放佛要塌陷了一般。这些黑衣人不断更换马匹追击,以确保马匹时刻保持最佳状态,追击的速度很快。

没多久,这些黑衣人就看到了前面正疯狂奔逃的少年,奔跑的少年也听到了后面轰隆隆的马蹄声,知道凶手追上来了,大急,这里距离边境驻军基地还有一段距离,不得不拼命催促马匹加速快跑。

叫王子的马匹就像明白了少年的担忧一般,忽然发出了一声雄壮而又愤怒的嘶吼,希律律——!声音传出去很远,穿透暴雨,传到了后面追击的马匹耳朵里,所有马匹几乎同时应和起来,嘶吼着,此起彼伏。

紧接着,所有马匹都不经意的放慢了些速度,那些黑衣人随行带来的空余马匹更是四散开去,待跑远了些后停下来驻足观望,追击队伍中,队长看到这一幕大惊,光头大汉更是怒吼道:“发生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