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抗战之无双战神

点击:
做为偶然闯入抗战时期的后世来客,他能征善战,被众多人视为日军克星。为人敢爱敢恨,敢打敢拼,却也桀骜不驯习惯我行我束。
欣赏他的人,为他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而欣喜,却也为他爱捅篓子而头疼不已。仇恨他的人,总想尽办法要致其于死地,却往往机关算尽,反倒赔进自己的性命。
有他在的地方,总少不了硝烟与杀戮。久而久之,有人将其视为抗日战场令敌寇闻风丧胆的无双战神。而他总觉得,他就是一个为战争跟杀戮而生的铁血军人,仅此而已!

第一章失踪的伤员

民国二十六年(1937)九月,八路军第三八六旅在第一二九师师部率领下,由陕西富平出发,东渡黄河,开赴华北抗日前线,并由此拉开一二九师抗战大幕。

为牵制日军向黄河防线的进攻,配合晋南国*军和晋西北、晋西南的八路军作战,三八六旅在正太铁路沿线展开交通破袭战和伏击战,先后取得神头岭、响堂铺等战斗胜利。

次年四月,侵华日军以第一零八师团为主力,出动兵力三万余人,分九路向晋乐南抗日根据地分进合击,企图消灭八路军主力,史称“第一次九路围攻”。

尽管最后一二九师成功打退围攻的日军主力,可这一次的围攻对于刚组建不久的一二九师而言,无疑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甚至七七二团的团长也光荣牺牲。

为了保护建立在太行山区的这片根据地,战役结束三八六旅也开始进入休整。一边发展敌后抗日根据地之余,一边不断通过游击战打击日军壮大自己。

位于榆社山区的七七二团后方医院,这段时间也显得分外忙碌。前番战斗中一些重伤的伤员,也在这个缺医少药的医院中养伤。

而此刻在后方医院里,医院的胡院长看着医院的护士,一脸生气的道:“你们怎么照顾人的?一个大活人,说不见就不见了?你知道他是谁吗?”

面对胡院长的训斥,护士也一脸委屈的道:“院长,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出来吃个饭,等我回病房的时候,那位同志就不见了。他不是一直昏迷着吗?”

‘你也知道他是受伤昏迷的,现在人不见了,你让我等下怎么跟参谋长交待?早前李参谋长还专程派人过来询问过他的病情,现在人都找不到,你说怎么办?’

看着一脸着急的院长跟满脸委屈的护士,不少医院的医生跟护士,对于这个突然从医院失踪的病人。心里也有些好奇,是什么人令院长如此着急呢?

‘小刘照顾的那位伤员,听说只是个班长而已,院长为什么这样着急上火?’

‘那不是个普通的班长,听说是个老红军,早年跟我们旅部的李参谋长还一起打过仗呢!后来在长征中被炮弹炸坏了脑子,脾气很不好。但好歹还是活下来了!

后来分配到一营三连,前段时间外出买粮的时候,又碰上一帮土匪抢粮。听送他过来的人说,这家伙击毙了十几个土匪,最后弹尽粮绝才跳了崖。

送来的时候,就剩最后一口气,可好歹挺过来了。前段时间,一营的营长还亲自过来看望过。谁知道,这家伙一醒来,人就没影了。这家伙,还真命大啊!’

在后方医院为了这个有来头的伤员而头疼时,负责医院保卫工作的一名连长跑进来道:“院长,派人四处找过了。可还是没找到人,你说他会不会回连队去了?”

‘那就赶紧派人去三连问一下!唉,要是把人弄丢了,到时我怎么跟参谋长交待啊!’

当医院为找回不告而别的伤员,开始四处寻找时。位于医院不远处的一处山坡上,一个头上还绑着绷带的剽悍青年,正盯着身上的衣服发呆。

‘日了狗啊!老子怎么穿到这个年代啊!一九三八年,这TM不是抗战刚开始吗?人命贱如草,鬼子到处咬的年代啊!真没想到,老子还是个八路!’

坐在一块草皮上的剽悍青年,看着身上这套土黄*色还带有一丝血渍的军装,着实显得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但休息片刻,他还是毅然起身!

‘行了!看在我们同名同族的份上,我会代你好好活下去的。疯虎,娘的,这外号跟老子在部队时都一个样,咱们还真有缘啊!

十五岁参军,还跟那位一起战斗过,这来头可真不小。为了革命,一家老少全没了。看来,你这家伙比老子也好不到那里。但至少,你还知道自己家在那里啊!’

看似调侃的语气中却隐藏着无尽的落寞,或许只有站在山坡上的青年知道。他究竟羡慕对方什么!实际上,他内心也很同情这具身体的原主人。

摸了摸脑后还有些隐隐作疼的伤疤,剽悍青年露出一丝微笑道:“老话常说既来之,则安之。对于我这个战争疯子而言,这种战争年代,无疑也是最好的年代啊!”

在山坡上休息了片刻,剽悍青年继续沿着山路前行。等到天黑的时候,剽悍青年已经进入到一个地势险要的山口。望着前方的密林,他还是毅然迈步走了进去。

‘老子前世杀过恐怖份子,闯过的老巢,也干掉过凶残的黑帮老大。可剿匪,老子还真是头一次。那这次,就让我看看,这年头的土匪到底有多凶残!’

自言自语闯进这座险要山口的剽悍青年,面对茂密的丛林丝毫没有畏惧之色。若是此刻有人知道,他闯的是恶龙岭,只怕知道这山里有什么的人都会惊讶不止。

俗话说的好,穷山恶水出刁民。如今这种人命如草芥的年月,进山落草为寇,也成了很多人活命的途径。而这恶龙寨,无疑是这附近实力最强也最凶悍的一伙土匪。

趁着落日的余光,孤身闯进恶龙岭的剽悍青年,并没有第一时间跑到恶龙寨。而是在山寨附近便停下脚步,仔细观察了一会,便继续往深山中进发。

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剽悍青年已经在深山中生起火堆,架上先前在山中猎到的野兔,开始悠哉的享受起这顿丛林夜宴。

‘嗯,味道不错!就是少了点盐,看来有机会,以后要揣点盐在身上!’

自娱自乐的剽悍青年,在快速消灭找来的食物后,很快爬上一颗歪脖树上休息。等到月上枝头时,原本已经睡着的他却突然睁开了双眼。

看了看头顶的月色,翻身下树的剽悍青年伸了个懒腰,望着恶龙寨所在的方向再次自言自语的道:“这视力有待提高,好在今晚夜色不错!开干!”

在这个简易的林中营地稍做休息,剽悍青年握着随身携带的一柄短刀,如同夜色下的幽灵般遁入山林之中。不多时,他便出现在占据险要地形的恶龙寨附近。

扒开身前的树叶,剽悍青年仔细盯着山寨下面的哨岗,低声道:“先摸个哨,搞两把枪。没枪,确实不习惯。怎么着,这山寨听说也有几百亡命徒呢!”

说着话的剽悍青年,将短刀握在手中开始悄悄靠近恶龙寨设在山下的哨卡。时值深夜,安排值哨的土匪,根本打不起精神,大多都靠在栅栏上打旽。

趴在草丛之中的剽悍青年,清楚他刚刚适应这具身体,作战技能相比前世还是有很大差距。可摸几个土匪,剽悍青年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

看着距离身前不到三米的一名土匪,正靠在栅栏旁脑袋一点一点。深吸一口气的剽悍青年,打量了一下其它几名同样打旽的土匪,果断起身死死搂住这名最近的土匪。

没给对方任何反应的时候,锋利的短刀已然插进对方的胸膛。那怕对方拼命想挣脱,可被剽悍青年搂住的土匪,根本无力挣脱这种控制。

等到剽悍青年感觉怀中土匪已经停止挣扎,双手也无力的垂下来。将其继续靠在栅栏上,又向下一个目标前进。直到这个哨卡的六名土匪,全部被其抹杀干净。

‘娘的,看来这大病初愈,体力还是不行啊!杀几个土匪,都会气喘。这往后还怎么混啊!’

大口喘气的剽悍青年,看着前方山寨的灯光,并未继续往山中前进。休息了一会之后,将这些土匪身上的东西全部掏干净,扒了件土匪的外衣打包装好。

拎起一杆缴获的步枪,剽悍青年拉了一下枪栓道:“汉阳造,这作的也太糙了。娘的,这膛线都快磨平了吧?可不管怎样,好歹是杆步枪啊!”

嘀咕了几句的剽悍青年,将六支缴获的步枪全部背上,从土匪身上搜刮到的四十多发子弹,也一并被他揣进裤兜。

那怕以剽悍青年的眼光,有些瞧不上这种汉阳造。可剽悍青年非常清楚,如今在这附近敌后作战的八路军部队,很多根本连这种武器都装备不起啊!

既然选择适应这个时代跟这个身份,剽悍青年觉得等过几天返回部队的时候。拿这个土匪山寨的缴获回去,想来怎么着也能立个功吧?

第二章丛林杀戮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普照大地之时,原本应该安静的清晨,却被几声枪响给打破。平日大多睡到日上三竿的恶龙寨土匪,在听到山下响起的枪声立刻被惊醒。

‘大当家的,不好了!山下出事了!’

就在醒来的土匪,一个个衣衫不整冲出住所,拎着枪慌乱询问到底那里打枪时。一个先前下山换岗的土匪,一脸慌张的冲进山寨喊出了这番话。

看着慌张冲进聚义厅的土匪,走出住所的土匪也嘀咕道:“出什么事了?这大清早的,难不成有人敢找我们山寨的麻烦?”

等到换岗的土匪将山下的情况禀告过后,恶龙寨大当家刀刘大疤同样很震惊般道:“山下的六个兄弟都被杀了?那昨晚二道岗,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回大当家的话,没有!二道岗昨晚没动静,就是守一道岗的那几个兄弟全被人杀了。应该是用刀杀的,他们的枪也全不见了。’

气喘吁吁上山回禀的土匪,将先前看到的情况说明了一下。至于为何开枪,也是先前接岗的时候,发现岗哨出了事,换班的土匪才立刻开枪示警罢了。

而此刻距离恶龙寨不远的一处山谷中,同样听到枪声的剽悍青年赵铁虎,也睁开了双眼。嘴角露出一丝邪意十足的坏笑道:“今天应该有热闹看了!”

在赵铁虎开始起身进食,另外熟悉昨晚缴获的步枪时。距离恶龙寨十几公里外的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一营三连驻地,连长朱成喜同样满脸担心。

‘老宋,你说那家伙从医院偷跑出来,到底会跑那去?’

被其称为老宋的男人,同样有些担心跟苦恼的道:“谁知道,那家伙平时就自由惯了。这都过了一夜,他要想回连队,这会应该早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