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三国之兵临天下 第5节

点击:


他喝令左右,“把这两人捆绑起来,带给皇叔发落!”

“公子,不是我说你,你真不该去找他,他是黄巾贼,哪里会讲什么信誉,现在可好,我们两人都被抓起来,小命难保了。”

刘璟和伍修都被手脚捆绑,并排搭在一匹马上,伍修心中充满怨气,喋喋不休。

第8章 生死一线

刘璟却咬着嘴唇一言不发,目光不时瞟向押解他们的大汉,装有铜印等凭据的皮囊就在大汉背上。

大汉不识字,不知道刘璟的真实身份,不过他对那柄短剑很有兴趣,正拿在手中挥劈,看他的神情,已经决定据为己有了。

“公子,我们这下怎么办?回不了荆州了,可能要死在曹军手中。”伍修越想越悲,竟哭出声来了。

刘璟回头狠狠瞪他一眼,伍修吓得不敢再哭,他心里也有奇怪,公子怎么一言不发?

中午时分,一匹战马从远方奔至,马上骑兵大喊:“将军有令,休息片刻。”

士兵们纷纷坐下休息,押解大汉将刘璟两人拎下马,扔到一边,恶狠狠道:“给你们休息一下,等会儿继续上马。”

大汉坐到另一边,去玩他的新短剑了,刘璟见左右没人注意自己,竟从嘴里吐出一截剑尖,看得伍修眼睛都瞪大了,原来一直不吭声的原因是这个。

“快点替我割断绳子,曹军马上杀来了。”刘璟心中明白,此时才走了二十几里就停下,必然是发现了什么情况。

“那……我呢?”

“别废话,快替我割断。”

刘璟低低骂了一声,两人背靠背,伍修双手拾起剑尖,用锋利的剑刃替刘璟割绳子。

“崩!”绳子被割断了,就在这时,前方忽然传来一阵骚乱,有士兵狂呼大喊:“曹军杀来了!”

只见曹军从四面八方杀来,完全堵住了刘辟军队所有的退路,没有地形之利,黄巾军士兵顿时大乱,刘辟后悔不迭,只得硬着头皮大喊:“不要害怕,听我指挥,拼死杀出去!”

军队一片混乱,形势万分危急,刘璟一翻身,躲到伍修身后,从他手中抢过了剑尖,这时,押解他们大汉快步走上来,一把抓起伍修,向马上放去。

这个唯一的机会被刘璟抓住了,他迅速割断脚上的绳索,猛扑上去,抓住大汉的头发用力向马鞍上撞去,此时还不是桥型马鞍,而是圆筒状马鞍,两边箍有铁圈。

“砰!”一声闷响,大汉的头重重撞在铁圈上,脑门上鲜血涌出,大汉惨叫一声,双手捂住脑门,抓住这个机会,刘璟从他手中夺过短剑,猛地一剑刺进了他的后心。

大汉软软倒在地上,刘璟迅速割断了伍修手脚上的绳索,又从大汉后背上抢过皮囊,背在自己身上。

此时,曹军已经从四面八方杀进了黄巾军中,黄巾军士气崩溃,东奔西跑,被屠杀如牛羊,惨叫声响彻原野。

“公子,我们……怎么办?”伍修吓得声音都颤抖了。

“你这个白痴,快上马跑!”

刘璟不会骑马,但伍修会骑,可以带着他逃出去,尽管这是匹老马,但只要让它发疯,或许能逃过一命。

这时的战马还没有马镫,但已有一个供上马用的单侧马镫,双脚是套在两侧的绳套中。

伍修浑身发软,几次都蹬上不了马,就在这时,几支箭呼啸射来,正中老马,老马长嘶一声,倒地而亡。

只见数十名曹军士兵正向这边冲来,刘璟一把拉着伍修,转身就跑,跑出约一里,在混乱中趁人不备,刘璟一下子扑在死尸堆中,用鲜血抹满一脸一身。

“快一点,别发呆!”刘璟低骂一声。

伍修这才反应过来,抓起地上的血往身上脸上抹,“公子……这样可以逃命吧!”

“我也不知,挨一时算一时吧!”

刘璟知道,四面都被曹军包围了,除非有马,否则跑出去就是死,甚至有马都没用,乱箭之下,他们一样活不成,如果曹军不打扫战场,或许装死可以逃过一命。

但想想又不可能,曹军最后都会把尸体烧掉,防止生瘟疫,刘璟心中第一次感到了绝望,也不知他能不能逃过这一次了。

战争已经渐渐进入尾声,数十匹战马飞奔而至,战马就立在刘璟身旁,马上大将正是高览。

他的马首下系着一颗人头,正是黄巾军贼首刘辟,他已被高览所杀,瞪着眼,死不瞑目,一滴滴鲜血从脖腔滴下,正好滴在刘璟头上,令人毛骨悚然。

高览高声喝令道:“检查战场,所有装死的黄巾军一概诛绝!”

刘璟心一沉,这次他真的小命难保了,他还指望去谋刘表的家业,这下子什么梦想都破灭了。

这时,西北角忽然一阵大乱,有士兵大喊:“刘备军杀来了!”

刘璟在绝望之中,又看到了一线生机,偷偷抬头望去,只见一支数百人的队伍杀进了曹军群中,高举一杆黄底黑字大旗,上书一个大字“劉”,真是刘备军杀来了。

刘璟心中暗暗叹息,可惜他们来晚了一步,刘辟已经被杀,若他们知道这个消息,肯定会立刻撤离了。

但刘备军兵力太少,很快就被曹军冲散,为首大将毫不畏惧,单枪匹马在曹军中冲杀,杀得曹军人仰马翻,所过之处,曹军士兵皆吓得抱头鼠窜。

高览恼火万分,“他娘的什么人,单枪匹马,就这么凶猛吗?”

“将军,好像是赵云!”

“赵云!”刘璟心中一亮,他又仿佛看到一丝生机。

就在这时,一声长啸远远传来,声音越来越响亮,俨如枭龙出海。

阳光之下,一名白袍银枪将从远处疾冲而来,他手舞银枪,胯下战马高骏神勇,气势如龙,仿佛腾云驾雾般冲至,拦住了高览和众曹兵的去路,来将正是赵云,他奉刘备之命,来援救刘辟,却来晚一步。

“刘辟何在?”赵云数十步外一声大喝。

高览一声冷笑,“不就在我马下吗?”

赵云一眼看见刘辟的人头,不由大怒,催马冲来,数十名曹军骑兵一拥而上,乱矛刺向赵云,前后左右,将他团团包围。

第9章 一路追杀

赵云战马疾奔,手中长枪飞舞,如梨花翻飞,顷刻之间,数十名曹军骑兵被他杀得七零八落,死尸遍地,两名士兵从马上摔下,爬起便跑。

赵云将一纵战马,从两名士兵头顶一跃而过,反手银枪双杀,两名士兵被刺穿咽喉。

长枪一收,一道闪电直刺高览,喊声如霹雳惊雷,“叛主贼,吃我赵云一枪!”

高览大吼一声,迎面一刀劈去,刀势强劲,快疾如电。

赵云银枪一挑,顺势将高览之刀挑开,大枪并没有停留,借着战马的冲力,向高览脸庞疾刺而去。

高览一刀劈空,锐利的枪头已到眼前,惊得他魂飞魄散,头急向左闪,“嚓!”一声,枪尖擦着他的脸庞刺过,划开长长一道血槽,右耳被挑飞一半,鲜血喷涌而出。

不等他反应过来,赵云战马已从他身边疾冲而过,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赵云单枪一甩,枪头向他后心重重砸去,这是赵云的绝技之一:“枪锤”,以枪头为锤,用强大的力量砸断对方脊梁骨。

高览只觉身后劲风袭来,他心中一阵胆寒,此时他已躲无可躲,只得将刀杆向后一背,“当”一声刺耳的响声,枪头重重砸在高览的刀杆上,枪头这一锤至少有百斤之力,高览的虎口震裂,大刀脱手而出,鱼鳞铁甲叶片被拍得四处绽飞。

高览大叫一声,一口鲜血喷出,骨头几乎碎裂,但他毕竟是经验丰富的沙场大将,借着这一抽之力,猛夹战马奔逃,片刻间便逃得无影无踪。

其实高览的武艺也十分高强,至少可以和赵云战十个回合,但赵云心中激愤,勇猛超常,而高览单刀匹马,心中慌乱,武艺发挥自然打了折,这一张一缩,便使他难敌赵云一合。

赵云和高览之战只有一个照面,兔起鹘落,一瞬间便结束了,但这一战的惊心动魄却看得刘璟目瞪口呆,赵云速度之迅疾,力量之强劲,战果之惨烈,紧张得刘璟的气都喘不过来。

他慢慢坐起身,目光呆呆地望着这名闻名千古的大将,此时,他心中涌出一种无比强烈的愿望,他刘璟也要成为这样的猛将。

赵云勒住战马,看了一眼刘璟和伍修,见两人满脸血污,但装束却不像黄巾军,他也不及多问,便道:“你们快跑吧!装死是躲不过杀戮。”

他调转马头要走,伍修急道:“这位将军,这是荆州刘州牧从子,落难于此,请救我们一命,州牧必有重谢!”

赵云一愣,但随即摇摇头,“我救不了你们,你们快走吧!”

他催马便跑,刚跑出十几步,刘璟却大喊:“子龙将军,你真的要丢下我们不管吗?”

赵云身子略微一震,但并没有停下,奔出百余步,他却牵了两匹战马又奔回来,深深看了一眼刘璟,“你们快上马,跟我冲出去。”

伍修大喜,这就是要救他们了,他连忙翻身上马,拉住缰绳,赵云见刘璟没动,眉头一皱,“你为何不上马?”

简单的骑马刘璟学过,也会一点基本技巧,但要他纵马疾奔,他却没有那种控马能力,刘璟叹了口气,“你们走吧!我不会骑马,会连累你们。”

“公子,我们可以共骑一马。”伍修在一旁道。

赵云却没有采用这个方案,他催马而上,单臂抓住刘璟,竟一把将他揪起,放在自己马后,“抱紧我的腰!”

赵云催马疾奔,他心中明白,只有自己的战马才能驮负两人疾奔,其他马匹驮负两人跑不快,反而会拖累自己。

刘璟却没有抱他后腰,而是用双腿夹紧马肚,依靠在赵云后背,把自己身体固定稳,他从赵云后背摘下圆盾,一手执短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