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我的女友是小姐

点击:
我的女友是小姐 作者:锋寒

第一章 大学遇到MM

总以为时间是漫长的,直到今天我考上大学踩直到自己已经荒废了二十来年的青春。什么大学不大学,说到底,就是专门赚取我们父母的教育费用,不过有个好处便是可以在这里自由谈恋爱。以前看道很多小说中都是在大学找个女的同居,初次一想,对哈,他们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呢,要是能找个喜欢的女孩做女朋友,那我就和她同居。想到这里,我加快了去大学的脚步。

大学无非就是那些大同小异的程序,都是按部就班,报道——交费——分配——军训——上课(俗称最佳睡觉时间,我不直到什么原因,总是觉得在课堂上睡觉总是比在床上睡得舒服,因为躺在床上老是睡不着,总是想些无聊的办法逼迫最佳睡觉,然而道了课堂上,老师的声音就像催眠曲,没两分钟,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最后它们和好如初,拥抱到了一起,所以我就开始去拜访周公,据说他有个非常漂亮的女儿)(周公:靠,你小子竟敢打我女儿的主意)(主人公:21世纪恋爱是自由的)(作者:吵什么,现在是工作时间,不然扣你们工资!)(周公:。。。。。。)(主人公:。。。。。。)。

经过一星期的军训,我全身都晒黑了,有个黑人教师看到我,无比激动的和我握手,还叽哩哇啦的说了一长串鸟语,搞的我莫名其妙,我又不是你同胞你激动个鸟啊!靠。

张力是我们宿舍的幽默大师,他是外省人,豪爽,风趣,传承了他们东北人的优良传统。有事没事他总喜欢在我们面前炫耀他高中时的光辉事迹,打架,抽烟,泡妞,无恶不作,最后总结说大学的美梦破灭了,要是现在来第三次世界大战,他第一个去希特勒孙子的部队。我们笑着把他一阵海扁。

靠,不就是舍不得以前高中的狐朋狗党嘛,说得大学好像葬送了他似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长江后浪推前浪,当我们是透明的啊。(作者:长江后浪推前浪,后一句怎么说来着?)(张力:这都不知道还写小说?看在你工资的份上,就凑合着帮你扮演这委屈的角色吧,哎,谁叫你是老板?)

说做就做,次日就宿舍几个人绕着生活区兜了一圈,只可惜事实让我们大失所望,不要说美女,连恐龙都少见,估计冬眠去了。

“傻啊,都说了不要这么早就滚出来嘛,那有美女连吃饭时间都不到就走出来抗日的,这回知道了?”

“没可能,我们应该到那些多花花草草的地方去碰碰运气,美女们应该是爱好学习的,她们肯定是找了些牛逼美丽的地方看书去了,不提高下修养,怎么当美女啊,对不?同志们,我们转战陕北!”

"走个毛啊!美女爱学习?什么谬论啊,貌似都躲在隐蔽的地方看黄色小说,或者还有很多的约会安排,她们才懒得学习,以前我就看到一个女生躲在教室角落看那种书,脸都羞红了,o(∩_∩)o。。。。”小亮道。

“我草,我心中的美女形象全被你毁了,同志们这种叛徒该怎么办?”张力义愤填膺。

“群奸!”兄弟们同时答道。

“救命啊!”

。。。。。。

小亮跟杨倩又不知道为什么吵了起来,她们老是这样,我看他们是前世修来几万次回眸,今世才“每日擦肩而过”,两个都是死要脸,牛脖子的臭脾气,特别爱转牛角尖。自认识的第一天开始,他们就从没有停过,而且天天都有新的节目上演。然而争吵过后,无论谁胜谁负,彼此之间拍拍胸口(杨倩:本姑娘的胸口能随便拍吗?欠扁!)(作者:夸张点了,不至于打我吧),勾勾肩膀,俨然又是一副好兄弟的摸样,似乎一切并没有发生过。

他们就是这样周而复始的度过每一天,眼下这一场惨烈的屠杀看来在所难免。

我真是服了他们。

这一切似乎所有人都并没有发觉,出现了我们一直期待的画面,就在宿舍楼底下的林荫小道上,两个着装清纯的女孩在我们对面划过,合身的短袖外加条中短裙,青春而又不张扬的打扮,看到了就有想抱一抱的冲动。

我隔着小道注视,一个高挑的女孩不经意的看了我一眼,我马上低下头,但就在我碰到她眼神的那一刻,我明明看到那俏脸上写着明媚的忧伤。。。。。。。

当我回过头叫他们看美女,可她们已经走远,几个色狼只能齐刷刷盯着背影胡思乱想,大多估计都是龌龊的想法,小亮曾经就说过,他看到一个穿超短裙的女孩,就想象着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突然扑上去,干完后逃跑,一切神不知鬼不觉。(小亮:我日,我的隐私怎么到处宣扬,)(作者:好东西要打架分享嘛!)“很苗条的身材啊!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学校的?”

“要不我们追上去看个究竟吧,好不好?”

“还嫌我们不够色啊?还追上去,不如把她们强奸算啦!没脑子!”小亮道

“你先上,兄弟,我们支持你!”众兄弟异口同声道。

“日啊,对老子有意见啊,怎么老是我?”

“对了,子皓,发表下意见。”

我笑而不语,要是平常,我肯定会想入非非,这次我没有,只觉得一切都与我无关,因为一个那么漂亮的女孩,怎么眼神中有着淡淡的忧伤?

第二章 红灯区!

人真的是很贱,总是贪恋新事物,只过了半个月那种初进大学的新鲜感就荡然无存,学校的社团很多,我没有参加任何社团,因为我用依据经典的画说,就是群星聚会,萝卜开会。只在班上捞了个体育干部为自己长长面子。

日子总是很好过,一切都是那么平静,外人眼中的我总是表现得很斯文,即便是天天教学楼饭堂宿舍这样近乎三点一线的生活我也没有什么怨言。偶尔会在宿舍跟兄弟们东扯西拉,无恶不作。

每个人都有他的另一面,我不是神仙,所以也不例外。

十月一日很快就到了,兄弟们都回家了,我一个人也是无聊,所以也覆上回家的道路。无聊至极,走在街上突然遇到刘冰,他嚷着要请我吃饭。刘冰是我的高中好友,很喜欢玩,平时也很仗义。他家是开酒店的,毕业后他就回家帮忙打理酒店了,身上有几个钱。跟他大鱼大肉过后,混合着一身酒气的他开始述说着他这些日子的事情。

“子皓,你知道吗?在酒店真他妈的辛苦,自家开的当然要多出点力了。不过我还是挺过来了,免得又被你们这帮死党狂日。妈的,以前脑子进水,搞不进去学习,现在蛮力终该用得上排场了吧!怎么也得活出个人样来,老爸准备将酒店交给我,哎,看来一辈子也就这样了。来,干了!”

俗话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何况刘冰和我们分别了两个多月了,他变得十分现实了,不再像从前那样总是幻想空中楼阁了,不过这是好事。

“吹了!”我一饮而尽。我们这里通常把一口气喝完称为“吹”。

“你这小子在学校有没有去拐骗黄花闺女啊?你以前的诱奸计划实践没?不过看你这淫贱样都是很难得手的啦,理解理解。。。。。。”

“妈的,就会损我,以前说的玩玩的!”

“是不是你色光太高了,不入流的看不上呀?”

“8是。”

“那你还等个毛啊!小子你也老了,找个女人养养身体也好啊,玩腻了甩了不就是嘛!”

“这种事只有你干得下去。”

“老子我跟你说,我这几个月马子都换了好几次了,小弟弟都快磨出茧了,不过……不怕跟你说,头次做那事,是找妓女的,^_^。“

“日,这你也有脸说出来,我看你是喝多了。”

其实我也喝高了。

“没有骗你的,就在郊区的按摩店里,不信的话我可以带你去见识见识,里边很多都是大学生呢!”

“靠,我才不会把第一次献在那地方,妓女倒给钱我都不干。”

“总比你躲在家里打手枪强吧,难道你就不想?”

“。。。。。。”

。。。。。。

我跟刘冰互相拉扯,最后的我竟经不住诱惑,毕竟我对那东西还是非常期待的。就这样被刘冰扯到了车上。

酒确实可以壮胆,道了哪地方下车后,风吹在我脸上,酒醒了不少,但我退缩了,转头时又被刘冰拉住,她说不去就不够兄弟,我日,这事还将这些。碍于面子,没法子,只好硬着头皮跟着他进入了对于我来说最神秘的地方。

我下了决心:那事我绝对不干,最多做做戏!

随便走进了一个按摩间,刘冰在一排小姐当中挑选了个看起来年轻点的,我却直摇头,我是为了面子踩装出老成的样子。看到那些女孩像货物一样任人挑选,心中一阵酸楚,难道是为了她们?

这些不行又换了几个人来。

令我吃惊的是,跟她重逢会是在这种地方,真是极度的荒唐!我认得是她,那个眸子里充满忧伤的女孩,花一般的年龄。

估计她已经认不得我,这好,不然不壮胆我和她有多么尴尬,到时候不壮胆怎么收场。

突然间对她产生了种莫名的好奇,我完全想不出理由来把她跟小姐联系在一起。

我鬼使神差般的指着“就是她。”或许我内心不忍心她去陪别人吧。难道我有资格去管她一辈子?那是不可能的。

房间里没有什么动静,我坐在沙发上沉思着。她没有想到我会这么有礼貌,其实,来到这种地方还有神秘礼貌可言?只不过是异常皮肉交易罢了。

。。。。。。

她有点羞答答的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脱下,眼看就要脱光,我连忙制止,表面上我很冷静,其实我内心慌乱的很。

看来她有点误会了。

“小姐,能先陪我说说话吗?”我努力掩饰着自己的紧张,但声音有些颤抖。

昏暗的灯光下她眼神中流露出迷惘。

“什么?”她没有想到我会有这一出。

”我想你陪我说说话。“我重复说了一遍。

“先生,你开玩笑吧!”她声音很轻柔,显然以为我故意耍她。

“我是真的只想说说话。”其实,就算我真的很想要,对这她这样忧郁的女孩怎么下得了手?我不是禽兽。

“这样啊。。。。。。好吧!”她答应了,她显然觉得这样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