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爱上已婚女人

点击:
那天,我去咖啡馆上班,我遇到了她,一个开着奔驰车的富婆,她说她叫兰姐,我想我爱上了她.....

第一章 偶遇富婆

09年我上大二的时候,家里出现一个困难,我爸在工地做工的时候从高处摔了下来,摔断了双腿,然后包工头跑了,建筑商推卸责任,我妈求爷爷告奶奶也只要到了一万块钱赔偿费,这远远不够医疗费。于是我妈砸锅卖铁四处借钱给我爸治病。

就这样,本来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经济严重困难。

我知道以家里现在的经济条件,我妈没有能力再寄给我生活费了。而学校的贫困生补助我连想也不敢想,有的同学家庭条件比我还差,甚至父母都不是健全的,相比之下,我起码有个完整的家。至于勤工俭学,一个班级一个名额,更轮不上我。

所以我想利用空余时间出去打工,宿舍里的兄弟知道我这个想法后,说这样会影响我的学习。我说我现在只需要生活费,我要赚钱,然后他们沉默了。

宿舍里的一个兄弟、猴子,由于感谢我帮助他考试作弊而没有挂科,给我介绍了一个工作,就是因为这个工作,影响了我此后的生活轨迹,一直到现在,深深的影响着。

猴子说他有个表哥在咖啡馆里当经理,那里去的外国人比较多,他觉得我英语比较好,去那当服务员比较合适。在我的记忆里,咖啡馆是个高大上的地方,是小资情侣幽会的场所。当猴子说我可以值夜班,晚上去那工作时,我就动心了。至少我可以自力更生了,再也不用问爸妈要生活费了,那是我上学时少有的激动和兴奋。

那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梦见我在咖啡馆干了两个月后,赚了几千块钱,然后回家了。我给正在田地插秧的妈妈买了一双两百块钱的鞋,她边抱怨说我乱花钱,给他买这鞋子干嘛,边抖了抖裤脚上的泥水,黝黑干裂的脚丫试穿了一下。我问她怎么样,合脚不?她坐在田岸上,在阳光下抬起干瘪的脸颊,向我龇着发黄的牙齿,笑着说合脚。

第二天猴子打了电话给表哥,他表哥说让我明天傍晚去咖啡馆等他。然后猴子把我手机号码给了他表哥。

到了下午三点多的时候,由于想给猴子表哥留下个好印象,就准备提前坐公交车去咖啡馆找他。

咖啡馆的名字和方位猴子已经告诉我了,叫岸岛咖啡馆。

我走出学校,来到最近的一个公交站台等候着公交车,大概昨夜下了一场雨,天气有点阴冷,学校里没有出来,所以站台上只有我一个人。等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无聊,我就拿着手机在手上摆弄着,那是我为了方便和同学联系,狠下心买的,等了半个小时后,远处的路口还没出现公交车缓慢的身影时。这时,一辆红色的跑车却飞快的奔驰而来,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丝毫没有减速,我躲闪不及,溅了我一身的水。

大概这是有个牛爹的富二代吧,望着那远去的跑车,后面的标志是奔驰,然后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现实的残酷远远地拉开了富裕和贫穷的距离。

而我又能做什么呢?

只能在生活中麻木地被一次又一次剥削。

大概良心发现,或者又觉得戏耍我不够,还想找我茬。过了很久那个开着红色跑车的人又开回来了,车门停在我的面前,从车窗里探出一个脑袋,出我意料,竟然是个女的,而且是一个化妆化的很好的女人,看样子比我大,年龄约三十左右。

她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开口的第一句话是:“刚才没看见,溅了你一身水,不好意思。”

我当时头脑就短路了,她竟然道歉?在电视新闻和报纸的印象里,开着名车的富婆,一般不是撞车后破口大骂交警就是扔垃圾打环卫工人的耳光,而她现在朝我道歉了!

我感到宠若惊!

我连忙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按照现实生活中的惯例,她应该拉上车窗,然后踩下油门,绝尘而去,只给我留下一堆尾气。毕竟,我和她只是两条没有交点的直线,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可是她没有,她看了看我旁边的学校,又看了看我,问道:“你是安徽工业大学的学生?”

我点了点头,表示默认了。

她确实挺漂亮的,我无意或有意地观察到她的美貌。浓浓的柳叶眉,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眼皮大眼睛,再加上一张樱桃般的小嘴,在浓妆艳抹的修饰下,就像女中之郎一样。只是年龄偏大一点。

而且我是站在公交站台上的,她是坐在车子里的,我高她低,视线是俯视45°角,透过车窗,隐约的看到她那一缕大红色的披肩,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格外艳丽,身穿黑色低胸连衣裙。双腿在黑丝的包裹又性感又长。

她又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嘴角微微向上一扬,露出一抹趣味的微笑。也许是无心问一句,也许是好奇心,也许是机遇下产生那莫名其妙的缘分,她问我:“你站在这干什么?”

我站在这干什么?我看了看身后的公交车站牌,感觉她问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我还是老实回答:“我在等公交车。”

说这话的时候我有点紧张,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紧张,大概这是天生的自卑心理作祟吧,一个一无所有的农村穷小伙,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里总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后来,兰姐笑着对我说,我第一次看见你,你就像个傻逼一样站在公交车站牌,想看我却又不敢看,特别像个傻逼。

是啊,我是个傻逼,一个农村出来的土傻逼。

她笑道:“哦,等公交车啊!”

3爪机书屋

我点了点头。但心里却不由自主地说了句:废话!

“那你去哪儿啊?我送你吧。”她说出让我出乎意外的一句话。

我看着她的脸,脑海里拼命旋转着,搜索了一分三十二秒后,我确定自己以前没有见过她,我也不认识她。

所以我摇了摇头,礼貌说道:“谢谢你的好意,不用了。”

“哈哈,你是不是怕我把你骗卖了?我看看是劫财还是戒色。”说着,她看着我笑得更加厉害了,而且看我的眼神有点古怪。

我头脑顿时有点懵了,一个女的对一个陌生男子说这样的话,我感觉她的性格挺开放的,有点自来熟,我没有反应过来。
                
第二章 她叫兰姐

接着她打开车门对我道:“上车吧,就当我对溅你一身水的赔偿。”

看她如此殷勤,我实在不好拒绝,更何况她是个女的,我是个男的,她不怕,我又怕什么。劫财?表示自己浑身上下加在一起都买不起她车上的一个轮胎。戒色?咳咳,说句自恋的话,我确实有点小姿色。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上车了。

坐在副驾驶位子上,关上车门,我闻到了一股香味,是香水的味道,应该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我坐过的最贵的汽车是别克,是同学的父亲顺便载我的,所以我没坐过这么好的汽车,我感觉有点不自在。

她的双手搭在方向盘上,十个指甲涂着红色的指甲油,随即转头看着我,我俩间彼此的距离只有三分米远,所以我脸颊上的毛孔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呼吸,她笑着问:“你去哪啊?”

我的喉结微动,小声地咽了一口吐沫,说:“岸岛咖啡馆。”然后报请了方位。

她噢了一声,踩下了油门,车子缓缓使动,她边打着方向盘边好奇地问:“去咖啡馆是不是和女孩约会啊?”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是。

“那是?”她问。

“我去那工作。”我回答到。

“做兼职?”她说道。

我点了点头说:“今天去那应聘。”

“现在还没放暑假你就去咖啡馆找工作,不怕影响学习?”这时,前方出现了红灯,她停下车子,转过头问我道。

“还好吧,我只是去当服务员,值夜班的。”我说。

红灯倒计时结束,绿灯亮起,她再次踩下油门,并好奇地再次问我:“缺钱?”

这次我既没点头也没摇头,没有说话。

她大概知道我的沉默是默认,也知道这个问题有点伤我的自尊,也没有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车子停在岸岛咖啡馆的门前,是一座三层高的白金色复古装饰“宫殿”。

我回头对她说了句谢谢,然后打开车门下车,我没有推开玻璃门走进咖啡馆,而是蹲在咖啡馆的门前。

没想到她没有开车离去,反而也打开车门随我下来,大概对我的举动感到奇怪,问我:“你不进去蹲在门口干嘛?”

我有些尴尬道:“我在蹲咖啡馆的经理。”

她噢了一声,随即又嘀咕着道,等人怎么不进去等啊,蹲在门口干嘛?

我没有出声,难道我要说我怕进去后要花钱?我丢不起这个脸。

她见我没出声,也没走,就站在那里看着我,她仿佛来了兴趣,眼睛就一直盯着我,盯得我心里有点发憷,低着头,眼睛根本不敢看她。过了一会儿,她笑盈盈道:“看你长得挺帅的,进去吧,我请你喝东西。”

我忙摇着头说不用了。

她顿时说道:“咋啦,帅哥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我忙说不是,我在门口等就行了,不想进去。

我话音刚落,她就扭动着屁股,走到我身边,拉着我我的胳膊道:“哟,帅哥还害羞啊,走吧。”

我忙起了身,被她拽进咖啡馆里。我坐在沙发上,她向服务员要了两杯咖啡,一杯推在我面前,她自己拿着勺子轻轻地搅拌了一下咖啡,随即端起来抿了一口。

她没说话,我也没说话,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只是有点苦,没加糖。

两分三十秒过后,她抬起头看着我问:“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本来不想说的,毕竟对一个陌生人,我不想有太多的纠缠,也不想说出太多的信息。但看着她的睫毛,我终于还是开出了口,张开嘴唇道:“我大二了,叫胡卫。”

“胡卫,蛮不错的名字。”她再次抿了口咖啡,说道:“你叫我兰姐就行了。”

于是我喊了一声兰姐,她笑了笑。

这时,兰姐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拿出手机看了看,然后收起手机站起身来对我道:“胡卫,我现在有事,就不陪你唠嗑了,既然你准备在这工作,以后有时间我会来这喝咖啡的。”说完,兰姐转过身,付完咖啡钱,踩着高跟鞋,走出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