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网站

皮肤
字号

结婚三年,丈夫出轨了

点击:
结婚三年的丈夫出轨了,时薇在十分钟前刚刚得知。

今天是周六,本该是休息的时间,可她因为工作室出了问题必须得赶过去看看,所以撇下睡得正香的丈夫林萧然开车前往工作室,但是才出门两分钟她想起来自己的稿件还留在家里没有收,又折回去准备拿。

可当她打开大门准备走进去时,却听见卧室里传来林萧然的声音:

“那个黄脸婆已经走了,你什么时候过来?”

时薇的身体一颤,林萧然在跟谁说话?还有,他口的黄脸婆是谁?

“讨厌……人家一会儿过来啦,你这么想我啊?”他还开了扩音,这个女声一出来时薇脸色更白。

因为她听出来这声音是自己工作室成员韩梦的,韩梦长了一张狐媚子脸,喜欢乱勾搭男人,林萧然只去过她工作室一次,他们俩到底是什么时候勾搭的?

时薇又急又怒分分钟想冲进去撕破这对狗男女的脸,可是天生理智的性子让她硬生生转了脚步离开,走的时候还很轻的带了门。

等时薇反应过来之后她已经开车离开了。

时薇愤怒的给自己的闺蜜苏晴打电话:“林萧然他妈的居然出轨!对象还是韩梦!我要跟他离婚,你赶紧给我合计合计怎么把我的损失减到最少。”

苏晴是一名律师,专打离婚案。

“什么?林萧然劈腿了?我早跟你说过不要招韩梦进工作室你不听。”苏晴听到这消息也愣了好一会儿,“如果真是他出了轨那你去收集他出轨的证据,录音录像都行!”

时薇道:“你帮我购一个摄像头,林萧然居然还把韩梦带回家里来,一想到他们曾经在那张床滚床单我觉得恶心!”

听林萧然打电话那声音他们俩肯定早搞了!

“行了你也别太难过了,在哪儿呢,我过来陪你。”

“不用了,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时薇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将车停在了常去工作的那家酒店门口,因为工作需要所以干脆在这里定了长期套房。

下了车时薇将钥匙交给工作人员泊车,自己带着满身怒气进了电梯,电梯门刚要合,又进来一男一女。

职业习惯让时薇即使在这种情绪下也还是忍不住去打量他们,男的帅女的美,不过时薇觉得不协调,因为男人太帅了,让人轻易不会忘记,反观女的清淡许多。

一进来女的旁若无人的对男人说:“不能留在这里陪我吗?我好不容易过来一次呢。”

男人淡淡道:“还有客人。”

听到这时薇挑了挑眉,下看了一眼这个男人,可惜了,长得这么帅身材这么好,居然是只鸭。

他们也是去的31楼,时薇故意落后一步,站在电梯门口没动,从口袋里摸了支烟出来点着含在嘴里。

没一会儿那个男人折回来了,看见时薇还在这里时,淡淡看了她一眼。

时薇将烟夹在指尖,诶了一声:“包你多少钱?”既然林萧然劈腿,她也没必要为他守着。

“什么?”霍振廷眯了眯眼,看向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

时薇嗤笑一声:“不是只鸭嘛,还怕我付不起钱?给你十万,陪我一天,怎么样?”

霍振廷眸色一深,有怒意在眼底呈现,可他却是勾了勾唇角,前一步压到时薇面前,丹凤眼睨着她,淡淡开口:“给你一百万,陪我一天,怎么样?”

“好啊。”时薇哂笑,话音一落便将手烟一掐直接抱住霍振廷的脖子吻了去。

林萧然背叛了时薇,时薇也不想为他守着什么,再说了,眼前这只鸭不管从哪方面来看都林萧然好千倍万倍,更重要的是他还要给她一百万,何乐不为呢?

时薇因为工作忙碌的关系已经很久没跟林萧然做过了,她不知道林萧然是不是因为这个才出轨的,但她现在也不在意了……

结束后,时薇躺在床不爱动,霍振廷去浴室洗澡,他洗完澡出来时,时薇正靠着床头在抽烟。

她抽烟的模样格外诱人。

“诶,你叫什么名字?哪家店的?下次去还点你出台。”时薇眯着眼看见他出来,懒洋洋问了声。

霍振廷勾唇:“你不知道我?”

“我为什么要知道你?你很有名吗?”时薇反问,虽然他确实看起来是挺眼熟的,不过她这人脸盲,只见过一两次的还真记不清。

霍振廷没回答,不过却重新解开浴巾压了过来:“不知道?那做到你知道为止。”

晚,时薇一个人站在房间巨大落地窗前,披着卷发手里夹着烟,冷眼看着这座城市。

她当初跟林萧然结婚的确是因为爱情,可是爱情在三年的婚姻生活早消磨光了。

刚知道林萧然出轨的时候她的心里不是难过而是愤恨,他喜欢别的女人了跟她提离婚是,他知道她有洁癖还把女人往家里带,居然还搞她工作室的员工!

她也承认自己是不爱林萧然了,所以之前才能跟那只鸭床,但这并不代表她要跟林萧然和平离婚,至少在发现他出轨前她是没想过要给林萧然戴绿帽子的。

时薇深吸了一口气,将心底那股郁结散去,旋身想去给自己倒酒时,看见床头柜之前那个男人留下的纸条:“明天来找我。”

她眼睛也不眨的将纸条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她都又快忘了,他又没留电话名字的,她哪儿去找?

时薇到了杯酒,坐在地毯仰起头来喝酒时,突然透过落地窗瞟到对面那栋大楼挂着的广告牌,牌的男人穿西装打领带,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身形笔直,侧脸刚毅沉静,离得较远,但时薇依然能看见,他那双如同深渊一般的墨眸噙着锐利以及凌厉。

时薇嘴角一抽,再一想到自己之前睡过的那个男人,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那个男人是霍振廷?

她说怎么那么眼熟!

在c市一直有这样一个谣传,谁都可以惹,是不能惹姓霍的。

如果非要惹姓霍的呢,那千万不要惹霍振廷。

霍振廷今年28岁,他所掌权的霍氏企业在两年前濒临倒闭,但他接手仅短短两年的时间便将霍氏重新做起来,并且还当初的霍氏要更强,所以霍振廷也被外界称为霍爷。

时薇勉强咽下口的红酒,颤抖着手刚准备去拿手机,屏幕便亮了起来,苏晴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

“东西我给你买好了,明天到,你什么时候过来拿,还是说我给你送过去?”苏晴没发现时薇声音里的异样。

“我自己过来拿吧。”时薇还沉浸在对霍振廷深深的恐惧当无法自拔,“诶,问你个问题,你知道霍振廷吗?”

“霍爷嘛,谁不知道啊。”苏晴道,“怎么,好端端的怎么问他?不过霍爷还是单身,你要是想找个男人回去气死林萧然,我觉得霍爷肯定是不二人选。”

“我先挂了啊……”时薇颤抖着手把电话挂断,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自己不久前才跟霍振廷滚过的床单,痛苦的捂住脸。

完蛋了,她现在真成骑虎难下了,她只希望霍振廷千万千万不要记得自己!

毕竟他身边女人肯定很多,如之前那个女人。

在时薇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她拿起一看,是林萧然打过来的电话。

看到面备注的老公二字,时薇的身体便是一抖,真他妈的恶心。

“喂。”时薇语气冷漠的接通电话。

林萧然不悦的问,“都几点了怎么还没回家?”

“有事,今晚不回去了。”时薇强压下自己心头的怒意,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跟林萧然说话。

如果是以前的林萧然,他肯定能听出来时薇的不对劲,可是如今的他所有心思都在别人身,哪怕是时薇死了他都不会为她流一滴眼泪的吧,或许还要拍手叫好呢。

“妈过来了,你明天早点回家。”林萧然淡淡说了一句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时薇听着他最后那句话愣了一下,林萧然的妈过来了,那说明他们又要被催着生孩子了。

结婚三年时薇的肚子一直没动静,婆婆因此对她很不满意,还老说要是放在以前是可以给丈夫纳妾的什么的,之前时薇也听听罢了,不过现在她只想冷笑。

她想起来自己之前好几次打电话都是婆婆接的,恐怕婆婆也知道林萧然出轨的事情吧,还帮他藏着掖着。

第二天一早,时薇直接开车回了家,一进家门便听见婆婆在对林萧然说话。

“我说你俩到底什么时候离啊?她那肚子三年了都没动静,不能再拖了!”

“别着急,现在还不是时候。”林萧然说道。

时薇狠狠皱眉,林萧然这话的意思……是他还准备了计划要对付她?

她故意将门摔得很响,客厅里面在说话的两人顿时安静下来。

“你昨晚哪儿去了,还夜不归宿?”婆婆一看见她便冷脸质问,“放着萧然一个人在家你们能有孩子才怪。”

时薇冷冷一瞥婆婆,“这是我们的事,跟你没关系。”

听见时薇这么说,林萧然顿时脸一黑:“时薇,你怎么跟我妈说话的?”

“我这脾气,看不惯可以走人。”时薇压抑了一整个晚,这会儿压不住了,但是又怕自己说多了坏事,所以只能咬着牙转身朝卧室里面走,刚走到卧室门口便想起来林萧然曾经跟韩梦在这床翻滚过,她的胃里一阵恶心,连忙掉头朝客房走去。

关门之前,她还听见婆婆在指责:“大清早的吃枪子了这么跟我说话!”

“别理她,她是个神经病。”林萧然骂道。

听到这里,时薇再怎么坚强的心也还是有些痛。大学的时候林萧然把她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现在他们居然走到了这个地步。

下午的时候苏晴把东西给她送过来了,她自己都差点忘了。

苏晴来的时候林萧然没在家,她帮着时薇将摄像头全部安装,都是针孔摄像头,林萧然那缺心眼的肯定看不出来。

苏晴也没有多待,装好摄像头后走了,时薇继续躺在客房睡觉,但是没想到傍晚的时候林萧然突然回来了,还带着韩梦。

时薇在他们进来的时候便感觉到不对劲,她将手机藏进了衣服里,警惕的看着他们:“韩梦,你来我家做什么?”